4A男子图鉴:那个自称“萨曼萨”的男孩没有离开南京西路的公寓

原创2018-05-26举报244254

4A男子图鉴:那个自称“萨曼萨”的男孩没有离开南京西路的公寓

扫描,分享朋友圈

首发:小野喵雄

在上海,但凡时髦一点的公司里,如果没有一个像丹尼这样的男孩总会让人觉得缺憾。

1504690839188175.jpg
插画来自网络(Behance@Jun Cen)

丹尼几乎拥有《欲望都市》里莎曼萨的所有特质,时髦靓丽,热辣高挑,虽然性别不一样,但他们喜欢的性别都一样;他在国际广告公司做客户经理,服务一线奢侈品牌,都说做一行像一行,他本人也是周身的精致,从里武装到外,即使临时告诉他,下班要去W酒店参加泳池趴,脱下外衣也挑不出任何毛病;有人问过他,觉得自己和哪个奢侈品牌气质最接近,丹尼想了想说:“Tom Ford吧,毕竟我是性感又高级的,不信你闻,我身上是不是有纽约上东区的味道。”

也许还有一味——辣,扎根在丹尼每天自带的便当里:水煮鱼,辣子鸡,毛血旺,就着视频里小s和蔡康永的欢脱谈论,吃遍了舌尖上的川渝;是的,丹尼虽然浸淫了都市人的习性,但骨子里就是地道重庆男孩。

和所有重庆人一样,丹尼的“辣”从味蕾层层渗透到根性的,并以气场影响周围环境,给人一种不怒自威的气势,但光凭这点还不足以支撑他立足职场;奢侈品客户的挑剔、刻薄,在广告圈人尽皆知,甲方和乙方是施与受的关系,乙方承受高强度工作的同时,还要承受甲方情绪所带来的心理压力;所以“撕”是日常必不可少,但丹尼不这么讲,他说:“这是帮客户理清思路,像机器用久会烧糊,人也一样,但毕竟客户是人不是机器,不能用巴掌拍,那就用吵的吧。”

和客戶的战场从邮件,一路蔓延到电话和微信,文明社会吵架不带脏字,丹尼就身体力行教客户做人——

有一次,一个女客户在电话里一顿狂轰后,还没等丹尼开口就挂了电话,丹尼一下火气上来,耐着性子回打几十通电话女客户才接,接通后丹尼就说了一句话:“挂电话前说再见是职场基本礼貌,所以我说完了,挂了,再见。”

一来二往,没有大面积伤亡,反而让大家工作效率提高,减少了客户作妖,所以从客户到公司也没有说丹尼不好。

“连麻辣都能驯服的人还有什么搞不定?”

别误会,这不是丹尼的自夸,这是现公司老板用不熟练的中文对他提出更高要求,老板们惯用这招,明夸暗怂,既然花钱买了你一个月21天工时,当然希望物尽其用,获得更大投资回报,这是一本公平又冷漠的账单。

挣五位数月薪、时髦靓丽的丹尼,当然比一般人更明白这本账单的分量。


— 01 —

他也吃过人的亏,从22岁到25岁,恋爱最好的3年时间成了一段求而不得。

4A男子图鉴:那个自称“萨曼萨”的男孩没有离开南京西路的公寓
插画by小野喵雄

丹尼刚毕业的时候,在一个本土设计师品牌做公关,循序渐进的努力,加上形象优势,两三年的时间里,上海的媒体、模特、设计圈内都有他的知己闺蜜;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丹尼发觉自己的努力,更多是为了这位名设计师老板——杰瑞周能多投注自己一些侧目;也许是从面试那天就开始的?

杰瑞周,伦敦圣马丁设计学院毕业,外形俊朗,世家出身更为他积累出好品味,还有一种美而不自知的天真,这些,对刚入世的年轻人来说都是劫难;丹尼也不例外,他沉沦了,从告白到欢爱索求,杰瑞周都没有拒绝,但事后又像什么都没发生过,只有和他单独在一起的时候会有特别照顾;最后一次,是After Party后,丹尼鼓起勇气问他:“为什么就是不想和我在一起?”

杰瑞周见他是动了情,温柔而镇定地告诉他:“我可以拥有你,但最多只是一阵子,我们之间的差距,还会让你受很多委屈,我更欣赏你的工作能力,答应我,好好工作,我会给你最好的来补偿你,让我占有你再久一点好吗?”

的确,这几年,丹尼跟他学会了在思南路的法宅品评时鲜珍馐,知道四季酒店的哪个房间能看到中秋最好的月色,懂得了与名流宝绅三分真切三分应酬的交际学问,这些,不同于刷卡买包带来的片刻满足,而是给了丹尼成为这个城市一份子的梦想,丹尼也想成为他这样的人——被很多人羡慕的人,丹尼也差一点就成为他这样的人;

“但这个人不爱我。”丹尼从酒精里清醒过来,说:“算了吧,我累了,正好,我也想看看其他工作机会了,你们尽快找人接手,虽然有点仓促,可是你知道,我对你是真心的,我爱你,但我更爱我自己。”

丹尼如释重负,亲身演述一遍萨曼萨的台词竟有一丝兴奋;杰瑞周愣了一下,随即抱了抱丹尼,这就算是告别了。

丹尼感觉心里曾经构建的东西全部崩塌,从前无论是工作还是生活总有个挂念、一个轴心,突然被抽空,想念又该往哪里安放,哭,是哭不出来,像一记老拳打在胸口,成了淤伤,痛和闷久久不能挥散。

但,这里是上海,每一秒都在剧烈变革;没有人在意上一季的热卖色号,也没有人记得上个月的网红奶茶,我们每个人都身处其中,成了只有7秒记忆的金鱼,丹尼也是,年轻的他,只会忘得更快。


— 02 —

下一份工作,下一任男友,下一场约会,30岁前我们理所当然的相信更好的总在“下一次”。



4A男子图鉴:那个自称“萨曼萨”的男孩没有离开南京西路的公寓
插画by小野喵雄

一个月后,丹尼接到新公司的offer,电话里HR故作神秘的说:“能请教你一个私人问题吗?”

丹尼已猜到七八分,便说:“是的,我是,喜欢男孩的男孩。”

HR在电话里笑了好一会儿才止住,接着说:“好的,我们都非常欢迎你的加入!”

HR这么问也是有缘故的,这家英国广告公司的奢侈品组几乎都是丹尼这样的男孩,据说他们这样的男孩有两颗心,一颗男人的心,一颗女人的心,有男性的果敢,也有女性的细腻,在语言、艺术上也有更高天赋,这也是他们深受奢侈品客户信赖的原因之一。

都说严于律己的人,往往也会苛求于人,奢侈品客户和两颗心的同事加在一起只会更加严格,半年来,工作上的琐事就像蚊虫一样,不断叮扰,客户的需求必须随时响应,渗透到了午餐时间,晚餐时间,还有周末的时间;而这些并不足以成为丹尼的阻碍,他从没放松对自己的要求,不断升级的衣饰配件、谈吐礼仪、容貌体态,让他越来越像上海的一份子,也越来越希望身边有个段位匹配的人。

丹尼今天格外别致,缘是要见客户,一身象牙灰吸烟装,内搭珠灰色针织粗呢圆领衫,梳了三七分头,加强了鼻梁和眉额高光,眼下特意画了一点烟灰色泪痣,配上骨感的倒三角脸,像粗眉版的刘雯,又像媚态版的金大川,站在大厅等待的时间里,旁人已从他身上解读出了一千零一个故事。

滴答滴,丹尼看着时间,老板和总监又迟到,但他更讨厌总监多一点,因为下个月和老板出差纽约,有他没有丹尼,不就是资历长我一点吗?

后来又听说纽约这个客户谈下来后会分给另一个客户经理,就因为那个男孩英文好,说到底,好像去纽约这个动作的意义,已经远大于去纽约的目的,人人都能去的纽约,偏偏就是我不能,丹尼越想越烦。

“你好,麻烦帮我刷一下卡,我在楼上工作,忘了带门卡。”

“拿身份证去前台登记。”

“下来吃午饭没带身份证,麻烦帮帮忙,真在这里上班的。”

旁边一阵响动,一名男子在与安保周旋,大概被当作一般推销员想进楼扫荡,所以安保不予通融,男子百般解释也无用;乍一看男子虽然不算光鲜人物,但衣饰都十分低调讲究,豆沙红衬衣配中灰色西裤,系了条雾霾蓝缎面领带,玳瑁色镜框下一对黑白分明的眼睛,体型魁实,肩背处的轮廓凹凸有致,身材是训练有素的。

见安保不肯理睬,男子左右四顾,想看有无同事可以遇见,余光扫过处和丹尼目光重叠——他在看我?

男子觉得丹尼是在看自己出糗,丹尼觉得男子是寄望于他,但一种更加原始的本能告诉他们,他们是同类;也许是有感同是被人质疑而得不到协助,丹尼走上去对他说:“我帮你。”


— 03 —

体面的外企工作,年收百万的男友,城中的高级住所,这就是我想要的全部吗?


4A男子图鉴:那个自称“萨曼萨”的男孩没有离开南京西路的公寓
插画by小野喵雄

虽然网传关于做广告单身一辈子的段子一大把,但是此类魔咒在丹尼身上好像都失效了。

从上次大厅相遇,到正式交往不过三周,难落俗套的暗示,挑逗,约会.. .. ——而最终打动丹尼的,是弗兰克的告白:

“丹尼,我问你,你想成为一道题,还是成为一个谜?”

“有什么不一样吗?弗兰克先生。”

“如果你选成为一道题,我就可以把你慢慢解开,如果你选成为一个谜,那就表示你想孤独的美下去。”

“我选题。”

对他们这样的人来说,剔除异性婚姻传宗接代、育儿奉老的捆绑性使命,剩下的就是情感和肉搏,爱情真正算得上是维系两人关系的终生事业——前提是有那么久的话。

弗兰克比丹尼年长15岁,是更早一批从台湾到内陆掘金的先驱,因为上海对外籍的优待政策,他除了能够在公司拿到高于Local Pay 3倍的Global Pay之外(本地标准薪资&国际标准薪酬),还在上海拥有两处置业,一处在南京西路,一处在苏州河,一个时髦繁华,一个腔调文艺,就像弗兰克本人,不彻底的时髦和不彻底的文艺,每一个形容词用在他身上,好像都不足以代表他,他是一种新型混合物。

他正式邀请丹尼搬到南京西路和他住,他总有他的说法:“丹尼宝贝,我想每天醒来看到你,用煮咖啡代替闹钟叫醒你,晚上下班回家汉你一起吃晚餐,周末我们可以去看话剧。”

到了他这样的段位,并不是太在意钱,他其实可以对丹尼说得更直白——我养你;而事实上,他没有这样说,是因为他们目前还不是什么玩笑都可以开,但他可能想得更远,如果一切顺利,他也许会带着丹尼去纽约结婚,尽管那一纸婚约在内陆什么都不是,但到底是有始有终,弗兰克的确这么想过。

丹尼当然是高兴的,他已经开始想象的未来生活——南京西路的公寓根本就是上海的宇宙中心,步行到静安寺上班,下班就能去马当路喝一杯,购物就去淮海路,他迫不及待告别合租生活:“再见了老公房,再见了陌生人室友,再见了1小时地铁通勤。”

直到丹尼把细软铺陈到弗兰克家里每一个角落,他才真正宽心,而不再觉得这是另一种形式的室友合住,弗兰克从身后抱住丹尼,尽管这很老套,但丹尼此刻却很享受,他耐心听着弗兰克为他介绍落地窗外的夜景——

“你从这里看出去,西面那个瓦片刘海楼是恒隆,再前面凤爪楼是会德丰,南边看那汪亮晶晶的是苏州河。”

“记得你说,你在苏州河也有一套房子?”

“是的,借给一个朋友在住了,我这个人比较实际,凡是都要准备两套,有备无患。”

“那男朋友也是要准备两个吗?”

“你又调皮了,看我今晚怎么收拾你。”


— 04 —

他的确过得比你光鲜,但不必羡慕,因为快不快乐终究不会写在脸上。

4A男子图鉴:那个自称“萨曼萨”的男孩没有离开南京西路的公寓
插画by小野喵雄

武康路晚上10点后比一般道路更寂静,这里靠近法租界,窄长小路两旁都是黑黝黝的老洋房,像一个世纪前的鬼魂依附在这里,又被时髦的租客们改造一新,完成轮回,有的成了网红小店,有的成了Airbnb,从早上到黄昏都好不热闹,是上海广告人所钟爱的小街之一,但此刻,只有橱窗里的霓虹灯代替了烛台,整夜祭奠它过去的辉煌。

“男人都不是好东西!”

丹尼喝得有点高,这是一家朋友开的塔罗牌占卜屋,此刻闭店单为他开放,还专门开了酒为他浇愁,说是来求神问卜,其实丹尼心里早有答案。

“别看他长得老老实实,时兴什么他就玩什么,从前流行我这样消瘦清秀的,玩好了,现在又流行起肌肉男,他马上就找一个放进苏州河的公寓里,什么好东西都往那边搬,见一面也要十天半个月,还真把自己当皇帝设立东宫西宫啊!?”

丹尼见过那个男孩,他和丹尼放一起就是环肥燕瘦,圆寸头,加上一身腱子肉,20岁出头,一脸朝气,本来也是健身房的私教,不过是近水楼台,盯上了弗兰克这块肉,从特别关照的健身指导,到特别制作的健康餐食,一步步攻占弗兰克的心和胃,至于肉体占有不过是这场旷日持久战里的一个花絮——借口检查弗兰克肌肉紧实程度,然后上下其手,一个不小心拨动开关,就一发不可收拾了。

你要问丹尼怎么会没有早察觉?他开始以为弗兰克也不过是玩玩,就像他自己平常那样——

一年半载相处下来,和弗兰克早就腻了,虽然没到相看生厌,但也就是没话找话的尴尬,有一次弗兰克去出差,丹尼和昔日的好友相约去390Club,主题是庆祝丹尼“今晚3小时单身“,酒下肠肚,丹尼彻底释放,冲进舞池就和Go go boy尬起舞来(夜店舞男),被鲜肉体包围的丹尼如获新生,临走还带了一个对眼男孩的回去。

第二天醒来已经中午,丹尼睁眼看到旁边横陈的陌生肉体,感到一丝恶心,但他还记得弗兰克说今天上午就会到上海,一看手机10点左右的时候已经有两个未接,他赶紧吆喝旁边的男孩起床走人,一边憋着嗓子假装刚睡醒,给弗兰克回电话——

“宝贝,你醒啦。”是弗兰克平常的语气,亲密中带有距离感,没有异样。

“嗯,昨晚喝了点酒,刚睡醒,你到了吗。”

“到了,我先来公司一趟,晚点到家。”

“好。”

一切如常,丹尼放下心,梳洗打扮好要出门吃饭,走到门口被楼宇安保叫住——

“早上弗先生走得太急,这是这个月还没有签的.. .. ..”

丹尼脑袋嗡了一下,根本没听保安接下来说些什么,然后迅速冷静下来对安保说:“等他回来签,我不知道这件事情。”

所以弗兰克是早上就回来过?那他进了家门吗?进来的话他又看到了多少呢?丹尼有点后怕,但之后弗兰克一切如前,或许真的是中途折返没进门就直接去了公司吧。

从此,他们有了新的默契,问答都只到一半,不往深处细究,见过什么人,去了什么地方,买了什么东西,除非对方主动讲,不然看在眼里,也就只是看在眼里。

直到这一次弗兰克主动提出要搬到苏州河那边去,丹尼才急了,软硬兼施,开始想用钱把对方打发走,见没用,就来硬的,把这个男孩所有的前世今生都搜罗出来,印成一摞厚厚的4A纸放在包里,带到了男孩上班的健身房。

毫无疑问,丹尼这一闹,男孩丢了工作,但他倒是给了弗兰克机会,直接把人接到苏州河那边就住下了——

“弗兰克,这就是你所谓的有备无患?呵,真是讽刺。”

“丹尼,对不起,请给我一点时间,他现在需要我。”

“他?他算什么东西?给你们时间那我怎么办??”

“或者,我们先分开一段时间,冷静一下。”

“不行!你让我怎么冷静??”

上班时间也不安心,来回信息战,看着丹尼皱紧的眉头,他的实习生撤回前一秒发给他的deck(ppt方案),决定再修改一下传给丹尼。

在4A聊八卦才是拉近人与人关系的纽带,这会儿,几个小实习生正聚在pantry(茶水间)聊天——

“你们丹尼最近对你忽冷忽热的,他怎么了侬晓得伐?”

“说是跟他男朋友吵架闹分手,还跑去小三公司闹过,凶得嘞!”

“我听说,本来就是包养,不过就是玩腻了换新鲜的,丹尼大概要下架了吧!”

“但是丹尼还住在他男朋友家?”

“那又怎样,迟早要被赶出门的,那个男的又不傻,伊两套房子,东宫西宫,一边一个。”

“丹尼也是可怜,这段时间好像老板也challenge(批评)他几回了。”

丹尼知道这些流言,但他明白过段时间这些人又会换话题,不必太在意,虽然自己近来有很多冲动的表现,但内心里思路很清晰,所以接下来的重点是,如果留不住人,那他还能留下点什么。


— 05 —

他仍旧住在南京西路的公寓,没有弗兰克,他也不寂寞,有人看见他常常和时髦男子出入公寓,情场得意,职场也称心,工作满了年限,公司也给他升了职,现在是Associate Account Director(客户副总监),工资涨了两倍,他从没有想过28岁的自己,在上海的生活会像现在这样容易,但谁又能想到呢?

和弗兰克的纠葛以一纸合约落下帷幕——

“本人弗兰克(身份证xxxx),将上海市静安区南京西路某小区公寓,无偿提供给丹尼(身份证xxxx)使用,使用期限10年,期间一切房屋费用由本人承担 .. ..” 

对弗兰克来说,这是他心有愧疚,为丹尼做的一点点补偿,对丹尼来讲,他并不觉得受之有愧,看到弗兰克额前一丝乱发,丹尼伸手为他拨开,敞出他明亮的额头和黑圆的眼睛,弗兰克的眼神还是那么深情,这个曾经说要把自己当一道题解开的人,终究是个蠢货——“自己会在上海再呆10年?那时候38岁?”

让20多岁的人想象自己40岁太过残酷,而丹尼不同,他立下目标,即使再过10年,20年,仍要保持最完美的容貌,穿最时髦的衣裳,过最体面的生活,就像《欲望都市》开头所说:“Year after year,twenty something women come to NYC in search of two Ls ——Labels and Love。”(年复一年,二十出头的女人们不断涌向纽约,她们来到这里不为他求——奢品臻萃和旷世奇缘都终将被她们一并收下。)

如果你在上海,恰好也在4A,看到一个时髦靓丽,热辣高挑,像“萨曼萨”一样的男子,请你相信,不管他快不快乐,他一定过得比你想象中更好。


- END -


数英用户原创,转载请遵守规范
作者公众号:小野喵雄(ID:WakeUpGarls)

转载规范及须知*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数英网立场
本文由作者授权数英网发表,并经数英编辑。转载此文章,在文章开头和结尾标注“作者”、“来源:数英网”并附上本页链接;
数英编辑原创文章及专题,必须确认已被数英官方微信发表后,方可转载;
如作者注明不能转载及需要授权的,请联系作者本人;
本站(网页、APP)部分文字及图片来源于网络,如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及时告知,我们将及时处理或删除。

4A男子图鉴:那个自称“萨曼萨”的男孩没有离开南京西路的公寓

扫描,分享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