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年轻人在网上交朋友:一半是“灵魂伴侣”,一半是“荷尔蒙经济”

举报 2021-05-20

当年轻人在网上交朋友:一半是“灵魂伴侣”,一半是“荷尔蒙经济”

扫描,分享朋友圈

当年轻人在网上交朋友:一半是“灵魂伴侣”,一半是“荷尔蒙经济”

作者|Grey,编辑|Flora

兼具“社交达人”与“超级死宅”两个身份的小安无疑是个究极矛盾体。

尽管不大爱出门,下班后就跑回家,但小安手机中的社交软件提示音几乎从未断过:陌陌、探探、Soul、Clubhouse等社交软件就这样被她齐刷刷摆在了一个专属的文件夹里。

因为精力有限,小安难以做到“雨露均沾”,在新鲜劲过后,最终还被她每天成功打开的APP却是寥寥。 

在被陌生人社交软件“洗礼”的过程中,小安也见证了一段属于年轻人社交游戏的历史。

在历经数年发展后,移动社交市场,尤其是陌生人社交已不再是年轻人避而不谈的话题。据艾媒咨询数据显示,2020年中国移动社交用户规模已突破9亿人,较2019年增长7.1%。而在不久前刚刚公布的举行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数据中,我国总人口也不过14.1亿人。

那些我们身边不怎么合群的“小安们”,恰恰是具有强社交需求的大多数。 

当年轻人在网上交朋友:一半是“灵魂伴侣”,一半是“荷尔蒙经济”
图/Pexels

近年来,随着图片社交、声音社交、视频社交等产品形态的创新以及革新,移动社交市场也愈发热闹起来。

就在近日,准备上市的Soul在招股书披露,其2019年、2020年分别实现营收7070.7万元、4.98亿元。这一数据在2021年一季度更是达到了2.38亿元,增长不可谓不快。而另一方面,“老大哥”陌陌早已转战直播,探探也在不久前宣布“换帅”。

陌生人社交市场前途几何?恐怕不是一家平台说的算的。 


1.0时代:   以“约”为生的陌陌和探探, 彻底倒向“荷尔蒙” 

提起荷尔蒙式社交,恐怕没人不会想到陌陌。毕竟靠着“约X神器”一战成名的它,无论是从其独特的基于位置的技术属性,还是基于颜值社交的“朴素”算法,就刚好定义了何为荷尔蒙社交。

以“撩妹”这个尽管不怎么上得了台面却迎合了万千单身男青年核心痛点的需求,陌陌迅速崛起成为陌生人社交的“第一高峰”。

创立短短三年时间,陌陌成功登录美股,收获万千用户的同时,也在陌生人社交领域闯出了属于自己的一片天,结束了寂寞男女们只能靠“漂流瓶”和“附近的人”来解决社交痛点的时代。 

当年轻人在网上交朋友:一半是“灵魂伴侣”,一半是“荷尔蒙经济”
图/网络

无论是陌陌还是已加入陌陌麾下的探探,都是“颜值社交”的典型产物。既然“始于”颜值,那么“终于”荷尔蒙也是“水到渠成”。无论是监管隔三岔五的约谈和应用商店下线,还是不时爆出的平台上色情交易、甚至是杀猪盘的新闻,都为陌陌与探探带来了不小的麻烦。“约X神器”是成就它们的绝招,也已经成为了它们摘不掉的标签。 

在认定陌生人社交是一门风险较大的生意后,陌陌似乎自2015年起就已经转入了更为隐秘、也更为活跃的直播市场。但看似步入了“中年”危机时刻的陌陌,其实依然在“闷声发大财”。

以其2020年第四季度的直播服务营收来看,尽管同比下滑31.2%,但仍有着23.28亿元的体量,比起Soul等后辈仍具有绝对优势。

尽管陌陌营收、净利润、付费用户数增速放缓,在最近“吃”掉探探后,陌陌还是会重新整合平衡其陌生人社交&直播业务,其体量依然是行业巨头。 

同时从直播行业自身属性来看,依然是陌陌所热衷的“荷尔蒙经济”,颜值主播与观众们的一对多沟通,何尝不是一种我们熟悉的陌生人社交形态。

当年轻人在网上交朋友:一半是“灵魂伴侣”,一半是“荷尔蒙经济”
图/Pexels

大可不必断言陌陌和探探已经仓皇退场,在陌陌与探探整合后,为了更大程度上挖掘探探商业化上的潜力,除开直播带货,探探近年来增设了会员订阅、虚拟礼物等多项增值服务。

“双剑合璧”的陌陌与探探还将讲述新的故事,而陌陌在陌生人社交市场上第一的位置也许将会更牢固。


2.0时代:“灵魂社交”Soul,即将走向资本市场 

与陌陌和探探或直接或隐秘打荷尔蒙牌的玩法不同,Soul以完全不同的方式展开了灵魂社交剧本。

“不看脸”,只匹配志趣相投的朋友。这使得Soul在几年内迅速成为了陌生人社交新贵,在用户构成上其日活跃用户数量的73.9%是来自于90后,堪称Z世代的陌生人社交最爱。在毛利率上,Soul高达86%的毛利率相对于陌陌也有着绝对优势。 

然而,Soul选择在现在上市果真只是水到渠成么?也不尽然,尽管营收和毛利增长迅速,但自2019年以来,Soul一直处于亏损状态。

在2019年和2020年,Soul分别亏损3.00亿元、4.88亿元,在2021年第一季度更是巨亏3.83亿元,相比去年同期扩大了624.7%。这其中,销售和营销费用是造成亏损的“大头”。如在2020年其销售和营销费用为6.2亿元,占比高达62.9%。

“灵魂社交”的故事或许好听,但还是终将落地到如何赚钱维持现金流。在漂亮的增长数据外,Soul通过上市融资的意图已非常明显。 

当年轻人在网上交朋友:一半是“灵魂伴侣”,一半是“荷尔蒙经济”
图/网络

此外即便立志成为清流,对于普通消费者而言,Soul的“有色眼镜”依然在短期内难以摘掉。

如知乎等平台,已经不乏Soul的用户对于其“变味”的负面评价:尽管声称是“灵魂交友”,但Soul上匹配到的朋友依然摆脱不了“查户口”、“要照片”甚至于“照骗”等广泛存在于陌陌、探探等主打颜值社交平台的问题。

在2019年,Soul更是与其它老牌社交APP一样,因存在传播历史虚无主义、淫秽色情内容被国家网信办要求下架。

相对于已经学会赚钱的陌陌和探探,Soul在未来显然不能只通过资本市场来为其持续“供血”,探索商业化道路对其至关重要。

此外,绝对的“灵魂社交”是否存在,本身也是见仁见智的问题。如同Facebook在一开始都是为哈佛的单身汉们通过“哈佛”的高门槛标签去吸引异性,用有趣的灵魂吸引异性何尝不是另一种荷尔蒙社交?

盲目标榜自己“与陌陌不一样”,终不是洗白之路。


3.0时代:Clubhouse,不能代表未来 

还是在最近,有一款一夜爆火又突然无人问津的APP,Clubhouse,一度被认为是可能引领社交APP革命的颠覆者。 

但即便一跃成为被马斯克等大佬青睐的网红APP,ClubHouse也依然难以逃脱“结识优秀异性”这一无法逾越的老模式。从1.0到3.0,社交平台的属性从单纯的“荷尔蒙社交”到关注精神世界的“灵魂社交”,再到凸显实力的“圈层社交”,本质上仍然是在围绕衡量异性的各个维度做文章。 

当年轻人在网上交朋友:一半是“灵魂伴侣”,一半是“荷尔蒙经济”
图/网络

话说回来,Clubsouse之所以迅速爆红再迅速过气,就是因为它的魅力太“短期”了:Clubhouse被疯狂追捧,就是源于其内容来源的独家性与用户圈层的高端性,一旦它变得大众化,高谈阔论的从马斯克变成了隔离老李,早期提供内容的大佬们也会相继离开。没有了吸引力的Clubhouse相比一般的Linkedin、Facebook等平台也只能再次泯然众人。 

但Clubhouse的探索也并非没有意义,这一点即将踏入资本市场的Soul也能为我们提供一些新思路:许多Soul的忠实用户并非是以交友为目的使用Soul,而是将平台当作“朋友圈“去不断产出UGC内容,长此以往优质用户也将朝着KOC、甚至KOL的方向发展。

如同使用Clubhouse是为了听大佬们讲述自己的生活,Soul的另一种思路同样是在APP上膜拜大佬的生活。与陌陌的主播模式一样,这同样是一种”一对多“的社交,只是更安全、更无害。如未来政策再次收紧,这或许也是能帮助Soul活下来的办法。 

什么样的陌生人社交平台才是自己想要的?小安不得而知,一种是荷尔蒙迸发带来的新鲜刺激,另一种则是沉下心来静静旁观的理智冷静。这两种“分裂”的需求恰恰对应了我们最真实的人性,如同在未来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陌生人社交市场依然会沿着荷尔蒙及灵魂社交两条路前行。

人性生而复杂,社交平台的未来也不是非此即彼的二元论,供平台们通过的第三条路,正在悄然探寻中被踩出脚印。

本文系作者授权数英发表,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数英立场。
转载请在文章开头和结尾显眼处标注:作者、出处和链接。不按规范转载侵权必究。
本文系作者授权数英发表,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数英立场。
未经授权严禁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作者本人,侵权必究。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数英立场。
本文禁止转载,侵权必究。
本文系数英原创,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授权事宜请至数英微信公众号(ID: digitaling) 后台授权,侵权必究。

当年轻人在网上交朋友:一半是“灵魂伴侣”,一半是“荷尔蒙经济”

扫描,分享朋友圈

    参与评论

    文明发言,无意义评论将很快被删除,异常行为可能被禁言
    DIGITALING
    登录后参与评论

    参与评论

    文明发言,无意义评论将很快被删除,异常行为可能被禁言
    800

    推荐评论

    全部评论(5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