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座遗言图书馆的文案,带你看尽人生最后一刻的众生相

举报 2021-02-24

这座遗言图书馆的文案,带你看尽人生最后一刻的众生相

扫描,分享朋友圈

当一个文案对生命有了更深刻的洞见,他才写出更能打动人的文字。

正好前几天在读书的时候看到了一本很接近“死亡”的书,叫《遗言图书馆》,里面记载了很多名人的遗言,大家熟悉的契诃夫啦,塞尚啦,居里啦等等都有收录。在这座遗言图书馆里,名人的遗言变成了文字,文字又集成了书。我们在书里读这些文字,文字又在脑海里向我们呈现一幅幅鲜活的画面。

在我没看的时候会觉得,遗言嘛,当然是非常郑重其事的对自己这一生的总结啊、功绩啊、荣誉啊之类的,应该是凡尔赛大型比赛现场没错了,毕竟谁会在生命的最后一刻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情呢?

当我打开看得时候,我发现我错了,还错得贼离谱。这样严严肃肃对待自己遗言的状态往往只是人们一种美好预想。毕竟死神总是一个蛮不讲理的坏蛋,我们往往还没有准备好就已经在本场游戏game over了。看到这些名人的遗言,我们或许能用一种新的角度看待遗言和死亡这件事。毕竟,作为人类四大旋律的“生老病死”,每一样都能成为我们广告人洞察的现实来源。


并非过分关注死亡本身,而是用一些美好的事物作为生命的结尾的遗言,我将其归为“甜”。比如带来幸福感的职业、美好的爱情,诙谐幽默的临终发言等。


01

P. T.巴纳姆

(1810—1891)

全名菲尼亚斯·泰勒·巴纳姆,美国马戏之王

今天我们马戏团在麦迪逊广场演出收入怎么样?


02

克拉伦斯·W.巴隆

(1855—1928)

美国财经记者

有什么新闻?


03

多米尼克·鲍赫斯

(1628—1702)

法国散文家以及语法学家


我马上就要——或者说,我即将——死去了:
这两种表达方式都是正确的。


04

安德鲁·布雷德福

(1686—1742)

美国出版商


噢,上帝,原谅所有印刷错误吧!


05

托马斯·范特·德·拉戈尼

(1660—1734)

法国数学家

他如此平静以至于别人以为他可能已经去世了,

但是当他的朋友问12的平方是多少时,

德·拉戈尼飞速回答:


144。


06

弗洛伦兹·齐格菲尔德

(1867—1932)

美国剧团经理以及马戏团老板

在谵妄状态下,他大嚷:


拉幕!快节奏音乐!灯光!最后一幕准备就绪!

演出看起来很棒,演出看起来很棒!


07

A. E.霍斯曼

(1859—1936)

英国诗人以及古典学者

在医生讲了一个笑话后说:


这笑话真不错,我得在金地大厅给他们讲一遍!


08

波莱特·布里拉特-萨瓦林

著名享乐主义者让·安姆特·布里拉特-萨瓦林

(1755—1826)的姐姐。

波莱特在吃饭中途突然病倒,她说:


快!抓紧上甜点!我想我快要死了。


09

米勒德·菲尔莫尔

(1800—1874)

美国第十三任总统

当时正在被喂汤的他说:


营养又美味。


10

弗拉基米尔·伊里奇·列宁

(1876—1924)

他的狗给他带来一只死掉的鸟,他说:


好狗。


11

亚瑟·柯南·道尔

(1859—1930)

对妻子说:


你棒极了。


12

保罗·法里纳托

(1524—1606)

意大利画家


现在我要走了。

据说当他讲出这句遗言时,他正在生病的妻子回答说:

我将陪伴你,我亲爱的丈夫。

接着她也断气了。


13

约翰·塞巴斯蒂安·巴赫

(1685—1750)


不要为我哭泣,我将去往音乐诞生的地方。


以死亡作为终点而表达本可以、未完成、无奈心酸等遗言,我将其归为“酸”。

14

安东·契诃夫

(1860—1904)


我很久没喝香槟了。


15

埃瓦里斯特·伽罗瓦

(1811—1832)

法国数学家

在一次决斗后受到了致命的伤害,

他对兄弟说:


不要哭。

我需要所有的勇气来面对

在二十岁死去这件事。


16

路德维希·凡·贝多芬

(1770—1827)

他在美因茨订购的一箱葡萄酒终于到了,

原本指望靠这酒养养每况愈下的身体的:


遗憾,遗憾——到得太晚了!


17

伊丽莎白一世

(1533—1603)


愿用我的一生所有来换取一刻时间。


18

刘易斯·卡罗尔

(1832—1898)


把枕头拿走吧——我再也不需要它们了。


19

卡塔琳娜·伊丽莎白·冯·歌德

(1731—1808)

德国著名作家约翰·冯·歌德的母亲

一个多产的写信者,

她的最后一封信是回复一位不知道她病情的朋友发来的请柬:


请务必原谅我无法出席,因为我快要死了。


20

约瑟夫·亨利·格林

(1791—1863)

英国外科医生

格林临死前在测自己的脉搏,说:


停了。


21

哈利·胡迪尼 

(1874—1926)


我厌倦挣扎了,达什。

我猜这次可能我没法成功逃脱了。


22

詹姆斯·门罗

(1758—1831)

美国第五任总统

他谈起最好的朋友,

美国第四任总统詹姆斯·麦迪逊:


我很遗憾自己要离开这个世界,

不能再见到他了。


23

罗伯特·E.霍华德

(1906—1936)

美国通俗小说作者,死于自杀。

他放在打字机上的遗书引用了维奥拉·加文的一首诗:


一切都走了,一切都已结束,

把我放在火葬场的火堆上吧;盛宴已经结束,

灯光已经熄灭。


24

艾米尔·左拉

(1840—1902)

法国作家

当他们因不明原因的一氧化碳中毒而痛苦挣扎时,

左拉对他的妻子说:


我感觉我病了。

我头痛欲裂。

不,

你看到我们的狗也病了吗?

我们都病倒了。

肯定是吃坏了什么东西。

这难受劲儿会过去的,我们不要过多在意。


25

查尔斯·杜德利·华纳

(1829—1900)

美国散文家以及小说家


我现在不舒服,

想要躺一会儿,10分钟后你能来叫我吗?谢谢你,

你真好——10分钟后——记住了!


26

让-雅克·卢梭

(1712—1778)

法国哲学家以及作家


把窗推上去,

那样我或许还能再看一眼美丽的大自然。


27

亚当·纳鲁塞维茨

(1733—1796)

波兰主教以及历史学家

提到他毕生的作品,

以及波兰的历史时,他说:


我真的不能写完它了吗?


28

贝尔纳·勒·布耶·德·丰特奈尔

(1657—1757)

法国科学家


我并没有痛苦,只是感觉要活下去有些困难。


除了死亡一刻带来的肉体上的痛苦,在生平以及最后一刻都在苦苦追求名利等虚无的遗言,我将它归在“苦”。

29

亚历山大·仲马

(1802—1870)

大仲马向儿子小仲马提及了他的文学作品:


告诉我,亚历山大,凭着你的灵魂和良心,

你相信我死后所有的作品仍将流传下去吗?


30

伊莎多拉·邓肯

(1877—1927)

美国舞蹈家

邓肯开着敞篷跑车与大家挥别时说道:


再见了,朋友们!

我要驶入光芒了!

不幸的是,

走之后她那长长的随风飘舞的围巾卡在了汽车轮轴上,

勒断了她的脖子。


31

沃伦·哈丁

(1865—1923)

美国第二十九任总统

他一边听着妻子读的夸张阿臾他的报纸新闻,一边说:


很好。继续。再多读一些。


32

乔尔·钱德勒·哈里斯

(1848—1908)

美国作家以及民俗学者

当被问及感觉如何时,他回答:


我感觉只有小昆虫的不到十分之一眉毛

那么点长度的好受。


33

弗兰兹·卡夫卡

(1883—1924)

卡夫卡死于肺结核和饥饿,

因为他已经无法吞咽食物。

在绝望的状态下,

他恳求医生:


杀了我,

否则你就是杀人凶手!


不因死亡的到来而屈服,仍旧做自己,用辛辣的语言——或讽刺,或反击等来面对死亡的这类遗言,我将其归为“辣”。

34

约翰·亚当斯

(1735—1826)

美国第二任总统以及美国开国元勋之一


托马斯·杰斐逊那老家伙还挺着没死。

可怜的亚当斯搞错了,事实上杰斐逊当天早上已经先于

他撒手人寰了。


35

伊桑·艾伦

(1738—1789)

美国独立战争的将军

临死前,身边的医生试图安慰他:

“天使们正在等候你呢。”艾伦答复:


她们在等,是吗?她们正等着,是吗?

那就让她们等着吧。


36

罗伯特·彭斯 

(1759—1796)

他曾是邓弗里斯志愿军的成员,

对于此段经历他一直耿耿于怀:


噢,不要让那群笨手笨脚的新兵为我鸣枪!


37

保罗·塞尚

(1839—1906)

塞尚在临终前,异常兴奋地不断重复着那个

拒绝展出他画作的美术馆馆长的姓名:


庞迪耶!庞迪耶!


38

托马斯·克兰默

(1489—1556)

坎特伯雷大主教

克兰默曾被迫签署了一份放弃自己新教信仰的声明,

但还是被天主教玛丽一世视为异教徒而被判火刑。

他率先把自己那只曾经签署耻辱声明的右手伸进大火,说:


这只配不上我的右手。


39

德尼·狄德罗

(1713—1784)

法国哲学家

当他伸手要去摘杏子,

妻子责备他时,他回答:


我就是摘了,又他妈的会怎样呢?

过了片刻,他死了。


40

乔治五世

(1865—1936)

皇宫官方公布的遗言是:


我的帝国当下如何?

但是有传言说他真正的遗言是回应医生

(后者让他放心,他们很快会带他去博格纳疗养院休养):

该死的博格纳!


41

虔诚者路易

(778—840)

法兰克国王

据说,当他听闻儿子造反时,他诙谐地说:


我原谅他,

但是得让他知道我的死要算在他头上了。


42

苏格拉底

(约公元前470—前399)

被城邦判为异端神论者并被逼喝毒酒自杀


克里托,我们欠着阿斯克勒庇俄斯一只公鸡的钱。

一定要给他。千万别忘了。


43

格伦·米勒

(1904—1944)

美国大型爵士乐队音乐家

他在登上飞机时大喊:


降落伞到底在他妈的哪里?

这架飞机在英吉利海峡上空失踪。


44

让·菲利普·拉莫

(1683—1754)

法国作曲家

对在他床边唱歌的牧师说:


你到底想对我唱什么,牧师?你跑调了。


45

卡尔·马克思

(1818—1883)

管家问他是否还有要传达的信息,他回应:


真啰唆,滚开!

只有没说够的傻瓜才有临终遗言。

从这些名人的遗言中,我们会发现面对即将到来的死亡,大家的反应也是千姿百态。

有到死亡前最后一刻还在关心自己工作的:“我真的不能写完它吗?”,有紧抓自己的丰功伟绩不放的:“很好,继续。再多读一些。”。还有对自己的一生表示遗憾的:“不要哭。我需要所有的勇气来面对在二十岁死去这件事。”。令人惊奇的是,居然还有很多隐藏的吃货在最后一刻暴露了自己的本性:“快!抓紧上甜点,我想我快要死了!”。

除了了解名人遗言的具体内容,获得人生的感悟,我们也可以进一步去了解遗言的性质——遗言是由后人记录的,自然避免不了稍加润色,这些出自它口的遗言也提供给了我们更多关于这个人物的品性上的洞见。

作为一个人留在现实世界最后的只言片语,我们或许能从遗言中窥探到最接近死亡的人性本质,也能多一些对自己人生的思考。

和《遗言图书馆》类似的其实还有《墓志铭图书馆》,《墓志铭图书馆》更多的是一些经过深思熟虑的句子,那些关于亲情、友情、人生的反思,都随着墓志铭和它的主人一起,永恒长眠了。

这些名人的遗言中,哪句话最能够触动你呢?欢迎在评论区留言讨论~


结尾彩蛋儿

看了这本书,我对自己的人生也多了一些接近终点的思考。老实说,其实我一点也不想我的遗言听起来胡言乱语奇奇怪怪,所以现在先写下来:哦,上帝,给我一杯奶茶吧,三分糖,去冰,不要珍珠,多些椰果和布丁,谢谢!


数英原创内容,转载请遵守规范
作者公众号: 数英DIGITALING (ID: digitaling)
1614915184889153.png

本文系作者授权数英发表,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数英立场。
转载请在文章开头和结尾显眼处标注:作者、出处和链接。不按规范转载侵权必究。
本文系作者授权数英发表,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数英立场。
未经授权严禁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作者本人,侵权必究。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数英立场。
本文禁止转载,侵权必究。
本文系数英原创,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授权事宜请至数英微信公众号(ID: digitaling) 后台授权,侵权必究。

这座遗言图书馆的文案,带你看尽人生最后一刻的众生相

扫描,分享朋友圈

    参与评论

    文明发言,无意义评论将很快被删除,帐号将被禁止发言
    DIGITALING
    登录后参与评论

    参与评论

    文明发言,无意义评论将很快被删除,帐号将被禁止发言
    800

    12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