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我想干广告

原创2017-05-16举报212

老婆,我想干广告

扫描,分享朋友圈

2013年4月,桐城

张九龄:我要去上海。

戚宜芬:你要分手?

张九龄:不是。

戚宜芬:那为什么去?

张九龄:去干广告。

戚宜芬:谁是广告?

张九龄:你不懂,说也没用。

戚宜芬:你不说,怎么知道我会不会懂。

张九龄:你不想懂,说一万遍也没用。

 

沉默是今晚的桐城。

 

戚宜芬:你不说,我也知道。上海能干广告,省城也能干,关了灯都一样。

张九龄:关了灯都一样的话,要灯干嘛。

戚宜芬:我不管。干广告和干我,只能选一个。

张九龄:你不能逼一个心里有答案的人做选择。

戚宜芬:那我知道了。最后只有一句,贴小广告的时候机灵点,被人逮到了容易挨揍。

张九龄:逮不到。我坐办公室,敲电脑。

戚宜芬:高中都没毕业,坐个屁的办公室。

张九龄:你还是不懂。干广告,小学文凭就够了。

戚宜芬不语。

张九龄:其实,异地恋也不错。

戚宜芬:三四天是不错,三四年呢?



2017年4月,上海

一个陌生来电。

声音并不陌生,"是我"。

张九龄:知道。说出你的故事。

戚宜芬:6月28号,我结婚。

 

这是个事故。

 

张九龄:跟谁?

戚宜芬:这不重要。

张九龄:那什么重要?

戚宜芬:重要的是我,要结婚了。

张九龄:为什么告诉我?

戚宜芬:想请你帮个忙。

张九龄:这个忙,恐怕帮不上。

戚宜芬:放心,他不会误会,只要你问心无愧。

张九龄:如果我问心有愧呢?

戚宜芬:你,你……就假装问心无愧。

张九龄:你先说帮什么。

戚宜芬:电子婚礼请柬,想让你来写文案。我们小地方的婚庆公司,只会写“百年好合、白头偕老”。我不喜欢。你随便写写,都会好很多。

张九龄:随便写写?那你怎么不随便选个请柬。

戚宜芬:你是不是搞错了重点。

张九龄:让旧情人写新婚,你这是在虐我?

戚宜芬:如果虐你让我开心,我倒是愿意。

张九龄:你的意思是你不开心。

戚宜芬:开不开心,跟你有半毛钱关系?

张九龄:好。四年前,是我对不起你,这次答应你。

 

张九龄挂下电话,脱下饿了么工作服,打开了“文案有翅膀”的公众号。

四年前,张九龄初来上海,满心以为可以去广告公司,结果处处碰壁。做过快递员,干过催账工作,现在是一名外卖小哥。唯一与广告有点关联的,是他微信里的广告文案类的公众号。

 


2017年5月,上海

张九龄:写得差不多了。你看看有没有要改的地方?

戚宜芬:谢谢。不用改。

张九龄:请柬做好了,不要发我。

戚宜芬:好,不发。

张九龄:省了一笔份子钱。

戚宜芬:你没资格出份子。

 

莫名。



2017年6月28日,上海

戚宜芬结婚的日子。

张九龄结束了中午的送餐工作,刷手机。昔日众多好友都在朋友圈分享这样一条内容:

戚宜芬的结婚请柬


结婚当天发请柬,第一次见。而且没有男方的名字。张九龄没忍住,点开:

张九龄,请你跟我结婚。


原来是“请你跟我结婚”的“请”。

张九龄曾写出的婚礼文案,嵌在其中。原来这是写给自己的。


张九龄拨通电话:我要结婚了,我却不知道。

戚宜芬:现在知道,也不晚。

张九龄:可我有很多事,你不知道。

戚宜芬:那你告诉我。

张九龄:其实我在上海,从没干过广告。我只是一个送外卖的。

戚宜芬:其实,我一直都知道。


电话这头沉默。


戚宜芬:你文案写得很好。

张九龄:你又不懂广告,怎么知道好与不好。

戚宜芬:我不懂广告,但我懂什么叫对你好。


又一阵沉默。


戚宜芬:我去上海,帮你送外卖。你去干广告,哪怕为我,再试一次!

张九龄:可是你骗我说你要结婚了。

戚宜芬:如果你愿意,那我就不是骗你。

老婆,我想干广告

扫描,分享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