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即使离开那么久,我们还愿意称自己为“奥美人”?

转载2017-03-20举报2146

为什么即使离开那么久,我们还愿意称自己为“奥美人”?

扫描,分享朋友圈

为什么即使离开那么久,我们还愿意称自己为“奥美人”?

来源:就那点小破事儿(微信号:cherliu2015)
作者:Lonely Planner

昨晚跟一个老同事聊天,不知怎么就聊到我们历经过的广告公司。我在奥美、麦肯、BBDO待过,外加JWT(多伦多)有过小一年的经历。他的简历上则有BBDO、麦肯、萨奇、奥美等赫赫大名。 

不知道为什么,虽然离开奥美已逾十年,但仍然愿意告诉别人曾经也是“奥美人”,语间难免骄傲和怀念;但对其它几家公司,最多会说:“嗯,我也在那里待过。” 

朋友说他也是。

要说“我是你的人”,那得是多大的认同和归属感。虽说4A系统在今天的大时代里日薄西山,但不少老臣仍旧对奥美抱有迷之情结。我想从个人的经历和体会来聊聊为什么。


1.有感召力又明确的品牌愿景或理念

愿景(Vision)在我眼中曾经是一个玄虚的学术用词,很多企业的所谓愿景都看似假大空。的确,是奥美让我理解了一个好的愿景/理念的重要性。 

之前奥美用过这样一句稍显绕口的话:To be most valued by those who most value brands。绕口是故意为之,却曾在一只广告雏鸟心里点亮了一盏灯,让她模模糊糊地认识到她在干什么,又是为了谁?广告本身并不是多么崇高的职业,但有一个略显高尚而又明确的目标却能让人愿意为之没日没夜地付出,并为自己的所作所为感到骄傲。是的,在奥美的每一天,我都相信自己正在做着一件很有价值的事情 --- 创造力可能提升一个籍籍无名的品牌的声誉,更有可能改变很多人的观念和行为。听上去,与改变世界无异有没有?!

后来奥美又用回了很久以前大卫奥格威说的“We sell, or else(一切为了销售,否则我们一无是处)。”虽然“sell”听起来有那么一点局限,但无法否认,广告公司存在的真正目的就是帮助建立品牌,促进产品的良性销售。再通俗一点说,广告公司是藏身客户身后的智囊,麦迪逊大道上那些令业内震颤的名字一度甚至不屑署名于作品里。 

看现在的奥美网站,似乎那一句话变成了“We make brands matter(我们让品牌变得有意义)”。我的个人观感是,内涵变大了,但也越来越generic了。那盏令员工和客户都能感到骄傲的灯黯淡了。 

再来看BBDO的品牌口号“The Work, The Work, The Work”(真是有先见之明,很久以前就知道重要的事情要说三遍)。这个口号被无数人误解为“加班,加班,加班”,以为是血汗工厂赤裸裸的挑衅。其实此处“Work”是个名词,所以人家的意思是“作品,作品,作品”。我觉得这算不上是一个好的企业信条。作品对于一个创意公司来说固然重要,但问题是如何才能得到好的作品?是飞机满天飞,还是靠累死累活的加班,抑或是把个人的得奖意识强加在并不适合的客户案例之上?

缺乏清楚的目标定义,就不容易聚集人心,也难以产生长久的归属感。


2.家庭氛围

可能由于开业之初受到台北奥美的影响很深,之前的上海和北京奥美都有着强烈的family feel。不能说企业有家庭氛围适合每一个人,但它的确是我喜欢的公司文化之一。 

在以前的博客里有描述过很久以前去TBWA客户部面试的经历。当时的总经理很酷地告诉我,他们需要的是fighter。我当时的感受是怕怕。 

有些人可能在高压环境中才能有高质量的产出,而我,更喜欢一个温暖的家庭环境。无论在疾风骤雨里奋战多久,总有人为你递上一杯热茶。干得漂亮了,自会得到应有的credit;做错了事情,也会有人指引和鼓励。 

我始终看不懂老板会为了一点小事就把员工辞退。这个人不是你招进来的吗?你给了TA多少扶持和训练?TA没有做到你满意的样子,难道公司完全没有责任吗?视创意公司最重要的人力为机器零件,要的时候拼命用,不顺手了就扔......野蛮生长的环境哪里都有,对员工而言当然也无需恋栈。 

奥美不是没有辞退过人。当时流传甚广的一个故事,是TB好言劝退某个实在不适合做广告的员工。与其闪烁其词,不如直接告诉他优缺点一二三。这个人自己也深表认同,回家后痛定思痛,最终成了一名很不错的园艺专家。 

家庭氛围并不是一团和气,而是真诚相待,互为扶持。即使离开了奥美那么多年,我与当时的AM、AD、GAD都还是很不错的朋友。他们看着我成长,我很感激他们。


3.专业精神

不太确定“专业”这两个词对今天的广告新人还有没有吸引力,反正我从进奥美一直到今天,都觉得一个专业的职场人在某种程度上很酷,就像匠人一样。或多或少相信我有一点solid的技能傍身,不仅饿不死,甚至还有一丝优越感。 

你喜欢奥美给你的训练,你背熟了奥格威的所有金句,你开始指导实习生该如何给客户写邮件发快递,有板有眼......这些小小的专业知识与技能,为忙碌琐碎的职场岁月带入了一点庄重的仪式感;而渐渐深入骨髓的专业精神和与之共生的仪式感,会让你以为you are SOMEBODY who is doing SOMETHING。仅仅如此,就足以避免你自贬为广告狗了。 

不知道奥美现在还有没有投入很大的财力人力来经营培训,曾经,奥美的培训是令新人垂涎的巨大吸引力。当然,很多“实干的”经理人觉得这得不偿失,奥美“黄埔军校”的标签并非仅仅是赞美,也有一丝嘲讽在。但留不住人是一回事,留住了心是另一回事。


4.行业偶像

这一点是我想说又不太愿意多说的。 

除了大卫奥格威永留在奥美的牌匾上,那一代奥美人还有很多本土(台湾)的偶像前辈,比如TB宋、庄淑芬、叶明桂、孙大伟、林友琴,等等等等。他们每个人都是一部好看的电影。

不得不承认,他们是一代人热爱广告、热爱广告圈的理由。奥美的星光曾经比任何其它公司都要灿烂。 

可是,这一行何时缺少过偶像?当年的粉丝今天坐在了偶像的位置上,却很难说他们仍然保持着对专业足够的尊敬与热爱。我对广告圈塑造偶像的习惯保留看法。


奥美输出过那么多广告人,总会有人心存感激,有人不屑一顾。这不过是跟个人经历有关。想来我还是觉得很幸运,做奥美人是我职业生涯中最美好的日子。愿你也有过或将会拥有这样的一段日子。

为什么即使离开那么久,我们还愿意称自己为“奥美人”?

扫描,分享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