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小程序经济圈的崛起

原创2020-09-10举报

2020:小程序经济圈的崛起

扫描,分享朋友圈

1979年,广东省宝安县改名为深圳,撤县设市。

 

第二年,深圳成为经济特区。

 

一个时代在这里风起云涌,无数机会在这里诞生。

 



 

1983年,34岁的王石来到深圳寻找发迹的机会。

 

那时还有很多人习惯管这里叫宝安,初来乍到的王石靠着倒卖玉米和鸡饲料赚到了第一桶金——差不多四万块钱。

 

短短几个月,他就成为了万元户。

 

一时间难免给人一种遍地黄金的错觉。

 

几个月之后,突然有报道称鸡饲料中含有致癌物,一夜之间整个珠三角的肉鸡市场全部退烧,价值十几万的鸡苗鸡蛋突然成了垃圾。

 

刚赚了几十万的王石突然又成了欠下七十几万巨债的穷光蛋。

 

8月的深圳,热到心惊胆战。

 

他决定破釜沉舟,跑到大连、天津、青岛等地一口气又购入了三万多吨原材料,因为他觉得市场不会放弃鸡肉,肉鸡绝不至于就这样灭亡了。

 

他赌赢了。

 

不久之后报纸发布辟谣消息,称报道有误,鸡饲料不含致癌物,可以放心购买。

 

拿着连本带利赚的300万,王石离开了惊心动魄的饲料行业,去做更刺激的房地产。

 

王石创立万科的时候,任正非刚跟几个朋友一起勒紧裤腰带,凑了两万块钱注册了一家叫华为的公司;不到三十的马明哲来到蛇口寻找机遇,当过工人做过司机的高大青年在这里举目无亲,他经常在出差的路上跟英语词典死磕。马明哲并不会想到,三十多年后他将会成为福布斯中国的最佳CEO之一,带领平安集团荣登全球TOP50企业的名单。

 

那个时代,马化腾刚随父母从海南迁至深圳,还在读高中;马云正在反复落榜,骑着破旧的自行车穿梭于杭州的大街小巷。

 

马云考上大学的那年,82岁的邓同志到深圳视察。这座刚刚被确立为特区的城市还没来得及变得繁荣。一眼望去,到处都是即将变成高楼的沟壑,无数挖机吊臂正在工作,无数工人在工地里幻想着自己与城市的将来。

 

老人看着这座年轻的城市,而这座年轻的城市,也在踌躇满志的回望着他。

 


一遇风云便化龙

 

四十年后的今天,深圳从只有30万人口的宝安县,发展成了一座拥有2000万人口的超现代化都市。与分散在粤港澳大湾区的各个小城市一起组成了泛珠三角经济圈,成为中国开放程度最高、经济活力最强的区域之一。

 

在去年年底发布的《中国城市营销发展报告(2019)》中,珠三角城市群位列2018-2019年度城市群品牌前5强第4位。

 

这里以广东70%的人口,创造着全省85%的GDP,从1980年到1996年,珠江三角洲地区9个城市实现国内生产总值年均递增17.8%,不仅高于全省14.5%、全国9.7%的同期平均增长速度,而且高于“亚洲四小龙”经济起飞阶段的平均增长速度,地区的生产总值从1980年的80亿美元急升至2012年的7669.9亿美元。

 



囊括9座城市和2个特区的珠三角经济圈,以中国0.6%的国土面积,吸纳了全国5%的人口,创造了全国12%的GDP,堪称“中国第一湾”。

 


除了泛珠三角经济圈之外,以江浙沪为主体的泛长三角经济圈,以青岛和大连为核心的环渤海经济圈也在这四十年间从无到有,轰轰烈烈,异彩纷呈。

 


下一个经济圈的诞生

 

有人说,时代的红利已经结束了。

 

每次看到这样的言论我都会想,那时候的王石、任正非、马明哲、马化腾、马云,知不知道自己其实正站在时代的红利期当中呢?

 

我觉得大概率是不知道的。

 

人往往不会知道自己到底处于大时代洪流中的哪个阶段,只有一切尘埃落定以后,回望过去,才猛然惊觉原来自己抓住了时代的橄榄枝。

 

这样一来就有了另一个问题:有没有可能,我们现在正站在另一个红利期的初始阶段?未来几十年之后,我们会不会为自己现在的某些选择恍然大悟,或者痛心疾首?

 

也许会,也许新的经济圈正在或者刚刚形成。

 

过去我们谈经济圈,会特定指向一定地理区域范围内的城市集群,依托核心城市和区域内的多个城市去评价经济圈的经济生产能力和发展带动能力。

 

但随着互联网引领的新经济的发展,对于经济圈的定义或许也该适量放宽一些。

 

比如说,它可能并不存在在线下的实体当中,并不是某个真正的城市集群,而是一种虚拟生态。

 

即使依托特定的优势互联网工具与平台,但是这个虚拟生态仍然孕育出了巨大的社会经济价值,那么它就可以被称作是一个新经济圈。

 

在目前的互联网环境内,虚拟经济圈其实不少。广义来说可以分为产业互联网经济圈和消费互联网经济圈,而根据功能细分的话,还可以细分为电商经济圈、本地生活经济圈、直播经济圈、微信小程序经济圈等等。

 

电商经济圈说,去年整个电商平台的商品零售总额大概是 10 万亿出头,其中淘系占5. 48 万亿元,超过一半。淘宝直播GMV在2019年达到2310亿,环比增长130%。今年的全年GMV预判可能达到4000~ 5000 亿之间。而抖音快手两个平台加起来,2019 年的GMV大概 1000 亿出头,但是今年这两个平台加起来很有可能超过 5000 亿。

 

京东电商经济圈的2019年全年GMV是2万亿,拼多多也实现了破万亿,达到了10066亿元。

 

看这个增长速度就能明白,这个经济圈还在突飞猛进,红利远远没有触底,甚至恐怕连底在哪里都还没有人看得到。

 

说完以阿里系和淘系为主力军的电商经济圈,再来说腾讯微信系的小程序经济圈。

 

今年以来,微信完成了社交到数字经济产品的全面升级:小程序先后推出:小程序直播组件、小程序订单管理、交易保障、服务搜索、微信小商店等功能。

 

这让微信在自己的生态内孕育出了充满活力的小程序经济圈,它以微信小程序为核心纽带,连结微信支付、企业微信、微信搜一搜、微信AI等微信生态能力,构成了一套独特的全景生态矩阵。

 

在2019年,小程序经济圈交易额已经突破8000亿;2020年,小程序经济圈的规模更是有望达到2万亿。

 

8月12日,腾讯发布了2020年第二季度业绩报告,财报显示,二季度腾讯营收和利润双双高于市场预期。其中,腾讯Q2营收为1148.83亿元,同比增长29%;净利润为301.53亿元,同比增长28%。

 

根据腾讯Q2财报显示,微信和WeChat的合并月活跃账户数为12.061亿,同比增长6.5%。

 

越来越多的人发现了这片待开采的油田,并且入局其中。

 


 

小程序经济圈

 

2017年10月,服装品牌茵曼上线了品牌小程序。

 


在小程序的辅助下,茵曼通过公众号推文、门店社群、导购体系+朋友圈,尝试实现精准会员运营,希望能够依靠微信生态完成顾客的触点闭环。

 

今年2月21日,茵曼启动了第一场小程序直播,获得了超过100万人观看、26万人点赞、直播评论超11万的数据。

 

6·6直播节期间,茵曼的的直播直接带动超过30万销售额,3000+的有效门店引流。

 

小程序已经成为了茵曼新品发布的一个重要平台,品牌用小程序在直播间提前一周展示新品,配合直播过程中的互动沉淀顾客,提高黏性。

 

成立于2014年的母婴领域的微信公众号小小包麻麻,至今已积累2200多万用户,并获得数亿元的融资随着微信生态的不断升级,小小包麻麻也在视频号和小程序直播开辟了战场。

 

4月19日的小程序直播中,小小包麻麻仅3小时销售额突破400万,销售出商品近3万件,成为头部带货网红之余,也刷新了商城销售纪录。目前,小小包麻麻60%的用户来自微信的“最近使用小程序”,还有超过22万用户点击了收藏。

 

对美妆品牌妍丽来说,小程序直播有着“两低一高”的特点:直播门槛低、运营成本低。

 

5月份妍丽完成了全月直播打卡,每天直播带来的业绩已占到整体小程序业绩的40%。疫情缓和后,小程序仍能占比整体大盘业绩近30%。2020年上半年妍丽小程序整体销售额达到了1.5亿。

 

即使是百果园这样的生鲜新贵,也在小程序中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目前百果园小程序会员突破2800万,7月25和26日,百果园举行连续两天的小程序直播,通过微信支付发券超150万张。微信上的单日交易额突破3000万,拉动百果园整体大盘增长了30%,小程序交易增长了40%。

 

……

 

茵曼、小小包麻麻、妍丽、百果园这些企业能在小程序业态中完成转化变现,证明了小程序经济圈在功能上的有效性。

 

根据内部资料显示,在实现了微信支付、企业微信与小程序三者的高度互通之后,小程序经济圈已经完成了对用户的触达、留存、转化,让超过200个细分行业内的数万个企业进行数字化经营闭环。

 

在功能和能力上,小程序的前景可以说是肉眼可见的。

 

但这样的功能,目前也只不过覆盖到了200个细分行业,数万个企业而已。

 


在整个市场范围内,这还只是一个很小很小的数字。仍然有无数企业或者个人没有发现这个圈子的存在,或者仍然在旁观,在犹豫。

 

这也是为什么我会觉得这仍然是一个“幼年期”的经济圈,就像姚明小学四年级就已经一米八五,但对于他自身而言,这个身高只是他人生中的幼年期。

 

从功能上看,小程序已经进入了查漏补缺,逐渐自我完善和精细化的阶段。尽管小程序经济圈的规模也已经在去年达到了8000亿,今年,外界预估甚至将超过2万亿。而且小程序跟小程序之间可以实现跳转,App和H5之间也可以实现跳进小程序,整体生态趋于开放,但纵深仍然远远不够,距离能够真正覆盖市场,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说白一些,现在的小程序经济圈,恰似40年前的深圳。生机勃勃的建设之中,埋藏着更为远大的无限可能。

 

说在最后

 

今年是深圳经济特区成立40周年,在过去的40年里,我们凭借自己的努力创造出了“深圳神话”“珠三角神话”“中国神话”。

 

这些神话的背后,是无数个普通人从无到有的打拼,这些人共同铸造了今天的泛珠三角、泛长三角、环渤海三大经济圈。发展到今日,许多经济圈已经实现了由点到面,由面到片,由片到圈的共同富裕。

 

有的人会说,很遗憾自己没有赶上那个风起云涌的时代,如果自己也能在那个时代努力,也许自己也能成为大时代的主人。

 

事实上,新的经济圈仍在发生。只不过它不在线下,而是在互联网之内,在微信生态环境之中。

 

大时代仍然存在,那些曾经在过去创造过神话的人也还在缔造下一个神话,所以不要说“真遗憾,我没有赶上那班车”。

 

因为时代从未结束,改变从未中止,故事尚未结束。

 

你我仍然有机会做出选择:是否要成为这个时代的主人。



<end> 

编辑:文昭关

总编:沈帅波

本文系作者授权数英发表,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数英立场。
转载请在文章开头和结尾显眼处标注:作者、出处和链接。不按规范转载侵权必究。
本文系作者授权数英发表,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数英立场。
未经授权严禁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作者本人,侵权必究。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数英立场。
本文禁止转载,侵权必究。
本文系数英原创,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授权事宜请至数英微信公众号(ID: digitaling) 后台授权,侵权必究。

2020:小程序经济圈的崛起

扫描,分享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