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进日本宜家三天三夜,新晋网红 imma 酱居然不是个“人”?

原创2020-09-16举报8710

住进日本宜家三天三夜,新晋网红 imma 酱居然不是个“人”?

扫描,分享朋友圈

住进日本宜家三天三夜,新晋网红 imma 酱居然不是个“人”?
2020 年8 月底,宜家原宿店 Happiness at home with imma 活动    图片来源:IKEA Japan 官网

作者:Yi L.
数英原创文章,转载请遵守底部规范

完美的面庞,永不失控的性情,精心设计的私人生活…和流量明星抢代言,何必是真人。

 

携手创意代理商 Wieden + Kennedy Tokyo,日本宜家 8 月底来了次大动作:在原宿店的一楼和二楼,靠着橱窗,他们「搭」了间客厅和卧室。其中位于二层的卧室,直对着原宿地铁站熙熙攘攘的人流敞开。

新晋网红 Imma 酱小姐,被邀请「入住」其中三天三夜。众目之下,这位梳着粉色 bobo 头的少女,公开展示自己的宅家生活。从品牌方放出的 3x24 小时录像中看,她在屋子里十分乖巧的生活着:清早起床,练瑜伽,打扫房间,摊在沙发上刷手机,睡前敷面膜…

住进日本宜家三天三夜,新晋网红 imma 酱居然不是个“人”?
住进日本宜家三天三夜,新晋网红 imma 酱居然不是个“人”?
住进日本宜家三天三夜,新晋网红 imma 酱居然不是个“人”?
Happiness at home with imma 活动    视频截图 © IKEA Japan

透过 Ins,Imma 酱实时 po 出自己和屋子的各种合影,live 感十足。

住进日本宜家三天三夜,新晋网红 imma 酱居然不是个“人”?
住进日本宜家三天三夜,新晋网红 imma 酱居然不是个“人”?
imma 酱晒自己宅家自拍   图片来源:IKEA Japan 官网

要真请个大活人住在店里,再让消费者近距离参观,这想法怎么说都太大胆:三天三夜的日常起居,不过是事先录好的影像;房间也不是真的搭建在店里,而是透过贴在橱窗上的 LED 屏播放。

当然,这些都不算什么:毕竟 Imma 酱并非真人,她是当下在 Ins 上超火的虚拟模特。

将虚拟网红包装成空间装置,不得不说,日本宜家,真是会玩:没有什么他们做不了,只是你想不到。

 

「斩」了诸多大牌的 Imma 酱,到底是谁?

原宿宜家与 Imma 酱的本次合作,是为了让疫情宅家的市民们,能更多发现屋子里的乐趣:望着 Imma 酱慵懒地躺在沙发上,翘着两只脚,边翻着手机,谁都能感受到那份舒服与自在。

那么问题来了:Imma 酱到底什么来头?宜家为何偏偏选中与她合作?

「诞生」于 2018 年 7 月 12 日,Imma 酱是日本首位虚拟模特,由东京 Aww Inc 公司运营。Imma 在日文里的意思是「现在」,小姑娘在 Ins 中称自己「热衷于日本文化、电影、艺术」。

主打时尚路线,Imma 酱从出生之日就走在了潮流最前端:标志发型,鉴于温柔与平静之间的面部表情,极具原宿风的街拍打扮,怎么看都像是位有品、性格好、亲和力极佳的真人小姐姐。

住进日本宜家三天三夜,新晋网红 imma 酱居然不是个“人”?
图片来源:新浪微博 @ imma 酱

仔细看她的照片,尤其是有场景的全身照,足以以假乱真。其实,这些照片都是请真人模特先摆拍好,之后再将头部影像更换成 Imma 酱的 3D 动画。

住进日本宜家三天三夜,新晋网红 imma 酱居然不是个“人”?
住进日本宜家三天三夜,新晋网红 imma 酱居然不是个“人”?
上图 imma 酱为保时捷拍摄大片,下图 imma 酱身着山本耀司 Y's 品牌服饰,并接受品牌方采访
图片来源:新浪微博 @ imma 酱

如今在 Ins上已拥有超 25.6 万关注者,Imma 酱是许多潮流品牌,包括保时捷、爱马仕、CK、彪马等,热衷合作的对象。而她其实早已借着品牌的东风,进军了中国市场:

2019 年 10 月,携手窦靖童、绫濑遥、Behati ,imma 酱在 SKII 超能力传奇短片中,率先登场。双手吸满饱饱的 Pitara 元素后,她分别走向其他三位明星,通过击掌,将能量逐一传递,可谓是片子里关键人物了。

SKII:imma 酱 x 窦靖童 x 绫濑遥 x Behati

2020 年 4 月,梦龙推出日式抹茶口味冰淇淋,官宣 imma 酱为品牌「欢愉大使」。在广告片中, imma 又一次率先登场:嚼一口冰糕,蹬上滑板,粉发白裙绿罩衫…就像一朵在原宿街头飘舞着的樱花。虚拟与真实自由衔接,整个 TVC 梦幻感十足。

梦龙 MAGNUM x imma 酱

早在 2019 年 2 月,imma 酱就开设了自己的微博,后来也玩起了抖音。内容都是她的日常生活更新,街拍,心情分享,与品牌的合作信息,和真人网红没什么差别。最近她还经常携手自己帅气的弟弟 plusticboy 一同出镜。当然咯,他也是个虚拟人。

住进日本宜家三天三夜,新晋网红 imma 酱居然不是个“人”?
imma 酱和弟弟Plustic boy    图片来源:新浪微博 @ imma 酱

  

各位明星请注意:虚拟人来抢生意了!

Imma 酱并非全宇宙第一位虚拟模特:学名「CGI 网红( Computer Generated Imagery Influencer)」的他们,近年来层出不穷,是品牌营销的实力新宠。

由伦敦摄影师 Cameron James Wilson 于 2017 年春天制作的虚拟模特 Shudu,号称「世界首位数码超模 (world’s first digital supermodel)」。她有着极富视觉冲击力的黝黑肌肤,身材与面庞都堪称完美,在 Ins 上一经推出,便吸睛无数。为了让 Shudu 看上去更逼真,她的脸上还增添了痘痘、法令纹等等。

住进日本宜家三天三夜,新晋网红 imma 酱居然不是个“人”?
由摄影师 Cameron James Wilson 制作的虚拟超模 Shudu
图片来源: Instagram @ shudu.gram

2018 年 9 月,Shudu 佩戴蒂芙尼珠宝登上了 Vogue 澳洲版,她还为包括 Balmain、Ellesse 等时尚大牌拍摄硬照。2019 年,Shudu 身着一身耀眼的施华洛世奇黄色长裙,出现在英国电影学院奖(BAFTA)的虚拟红毯上。

住进日本宜家三天三夜,新晋网红 imma 酱居然不是个“人”?
虚拟超模 Shudu 身着 Balmain 品牌服饰
图片来源: Instagram @ shudu.gram

战绩显著的 Shudu 并非虚拟网红中「最能打」的一位:梳着平刘海娃娃头的 Miquela 于 2016 年 4 月 23 日发布了第一条 Ins,截至 2020 年 9 月,该账户已有超 276 万粉丝。

住进日本宜家三天三夜,新晋网红 imma 酱居然不是个“人”?
住进日本宜家三天三夜,新晋网红 imma 酱居然不是个“人”?
虚拟网红 Miquela,以及她“现身” 纪梵希品牌活动现场
图片来源: Instagram @ lilmiquela

与 Shudu 的「超模人设」不同,由美国洛杉矶 Brud 公司制作的 Miquela,是位实打实的「平民网红小妞」:忙着发单曲、拍 MV、接受各种采访、出席时尚活动等等。

2018 年,Miquela 被《时代》杂志票选为 「互联网最具影响力 25 人」,与侃爷、蕾哈娜、渡边直美等一众大咖齐名。当然,她也十分擅长与这些真人明星互动:2019 年 5 月,在 Calvin Klein 投放的新广告中,Miquela 和真人超模 Bella Hardid 上演了「惊天一吻」,在媒体圈和时尚圈瞬间引发「地震」。

住进日本宜家三天三夜,新晋网红 imma 酱居然不是个“人”?
CK 广告里,虚拟网红 Miquela 和真人超模 Bella Hardid 上演“惊天一吻”
广告片截图 © CALVIN KLEIN

至于大牌为何都热衷于找虚拟模特合作,不外乎两点:一是作为新现象,容易引发关注度与话题度;其次是虚拟人具备的完美面庞、永不失控的性情、精心设计的私人生活,怎么看,似乎都要比启用真人明星,来得更保险与安全。

 

虚拟网红:完美,却也令人困惑

虚拟模特的出现,为品牌营销打通了不少新玩法。回到日本宜家 Campaign ,以艺术装置的形式,向公众「直播展出」了 imma 酱的日常生活。若换成真人模特,这样的创意恐怕就难以成型。

不过,真人不适合的表演,虚拟人就一定适合去做吗?我们究竟该如何定义与归类虚拟模特?这其中不乏令人困惑与质疑的点。

比如前面提到的 Calvin Klein 广告,虚拟人 Miquela 与超模 Bella Hardid 的激情互动,就让英国《卫报》评论人直呼「受不了」。真人与假人之互动的分寸在哪儿?如何在吸引眼球的同时,确保观赏舒适度?品牌在启用虚拟模特之时,这些问题都需好好掂量。

虚拟网红的兴起,最感危机的莫非真人模特与明星。不仅是抢生意,二者的竞争可能根本不处在同一条跑道上:虚拟人想要更「以假乱真」,在脸上添加几颗痘痘与法令纹即可;而真人模特要想拥有虚拟网红的完美身材,恐怕不止塑性这么简单。

随着数字技术的不断进化,科幻小说里的情节好像比预想中来得更早。当人类观众面对比自己外型更完美、性情更淡定的虚拟网红时,内心深处是否会飘过一丝焦虑?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吧。

 

Reference

1. Happiness At Home With imma, IKEA Japan.
2. Andrew Webster,
Ikea turned a virtual influencer into a physical installation, The Verge, 31/08/2020.
3. Angela Natividad, 
Meet the Ideal Covid Endorser: An Influencer Who Never Lived, Muse by CLIO, 01/09/2020.
2. Arwa Mahdawi, Why Bella Hadid and Lil Miquela’s kiss is a terrifying glimpse of the future, The Guardian, 21/05/2019.
3. Jessica Miley,
Meet Imma – the World’s First Computer Generated Model, Interesting Engineering, 23/01/2019.
4. Lindsay Dodgson,
Fake, computer- generated Instagram influencers are modelling designer clothes, wearing Spanx, and attending red carpet premieresInsider, 04/09/2019.
5. Sara Semic,
Meet the Man Behind the World’s First Digital Supermodel, ELLE, 15/07/2019.
6. Zara Wong,
Meet Shudu, the digital supermodel who is changing the face of fashion one campaign at a time, Vogue Australia , 20/09/2018.

本文系作者授权数英发表,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数英立场。
转载请在文章开头和结尾显眼处标注:作者、出处和链接。不按规范转载侵权必究。
本文系作者授权数英发表,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数英立场。
未经授权严禁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作者本人,侵权必究。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数英立场。
本文禁止转载,侵权必究。
本文系数英原创,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授权事宜请至数英微信公众号(ID: digitaling) 后台授权,侵权必究。

住进日本宜家三天三夜,新晋网红 imma 酱居然不是个“人”?

扫描,分享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