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2020:中国财富逻辑,就此改写

原创2020-09-01举报

2010-2020:中国财富逻辑,就此改写

扫描,分享朋友圈


也许,现代医学让人可以活十个十年,但决定你人生高度的,只有其中的两到三个,但更多时候,只有一个。


那些登峰造极的时刻,总是因为几个核心要素的叠加,从而实现了戴维斯双击般的效果。而那些一泻千里的溃败,亦是因为某些负面要素的叠加。


其兴也勃,其亡也忽。



2010年,中国第一神股还不是茅台,那一年也没有那么多人囤茅台喝酱香。股价在100多徘徊。


这一年,五粮液的营业规模达到了155.41亿,超过贵州茅台接近40亿。



站在那个时间点,如果你写一篇,《贵州茅台可以卖到2500一瓶》。我觉得股民们会骂你是傻逼。毕竟那一年贵阳的房价均价只有5487元,今天被称为中国最牛投资机构的合肥市均价只有6342元。


那一年,你要说合肥能成为投资大神,我估计大家也是不信的。那时,中国中部的经济崛起尚未开始。



所以,过去十年你最好的理财方式是啥?是买个房子然后把所有闲钱变成茅台储藏在你的房子里。如果再买一点茅台股票,你就是人生大赢家。但是事后诸葛亮谁都会做,是不是?


如果我们一定要总结一点道理出来,那就是:在那个大增长时代,很多价格不能通过长期的商业价值来判断,而只能用货币现象来解释。


房子,茅台,茅台股其实是一个东西,那就是他们都变成了金融产品,是资金避险的方式,是对抗通胀的等价物。


呵,事后诸葛亮就是这么好做。


2010年到来前的一个月,洋河股份上市,这家企业起码颠覆了两个认知:1. 白酒必须是暖色系的瓶子,它主打蓝色。2.深耕一个省,也可以做很大,然后再慢慢做开去。


后来,全体白酒企业都颠覆了一个认知,这个行业原来可以那么大。年销售几十个亿那都是起跳平台。


这还告诉我们一个最朴实的道路,人啊,入对行很重要。有的行当,天花板可以到几百亿,有的行当再折腾你就是几个亿的命。


还有,在中国,什么都可以泡酒。什么动物一但传说具备了某种不可描述的功效,那么就离绝种不太遥远了......



2010年世博会,人山人海。


站在疫情后的今天,突然有点想念那种疲惫不堪的拥挤。失去的总是更珍贵。


那时候,我有个发小,我们住在一个小区,隔壁楼,经常互相串门吃饭,去他家打超级玛丽。最近乐高推出了超级玛丽联名款,和约翰列侬纪念款,真的是打中了老去的人们的心。


他爹是警官,被迫学习英文。我教了他很久,就记住了一句“pardon?“所以后来我叫他怕等叔。


怕等叔一直说:我亏就亏在英文不好,知识改变命运啊。然后给我夹了一块红烧肉。


是的,这事依然没有改变。只是这个时代能改变命运的知识,和过去的知识不一样了。


后来,红烧肉三个字也被人给毁了。


乐高,在世界范围内,也变成了超越玩具的收藏品,社交货币和大孩子的信仰。乐高还变成了一种兴趣爱好的代名词,两个男人哪怕第一次见面,只要说到自己是乐高迷,瞬间比是老乡还亲。这就是亚文化的力量。


也许,男人至死是少年。



2010年的时候,只有一个日化集团敢站出来说,自己要赶超英美。他就是上海家化,但其实说实话,也没有几个人相信。


剩下的大多数国产厂商都还在县城日化店里抢占渠道,要么在大卖场里争夺大妈,要么在OEM,ODM。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十年前,你喊国货崛起,大多数人是不信的。十年过去了,因为种种原因,上海家化一言难尽,但新国货真的崛起了。花西子,完美日记,一茬接一茬。连汽水大家也都爱国货的了,喜小茶,元気森林。


2012年后,淘品牌起来了。美妆女装,包包,内衣,再到后来的食品类。阿芙,御泥坊,韩都衣舍等一系列品牌都是那时候做起来的。同时成就的还有一大批TP代运营商,丽人丽妆,宝尊等等。


2013年,到济南调研,大明湖畔,一位电商代理商老板盛情地接待了我们。豪情万丈地说了自创品牌的梦想。


那夜色,如此美丽,就像梦想一样。


到了2014年,就再也没有淘品牌什么事了。出淘,做垂类电商成了那段时间的热点。但后来基本上都没有干成。


淘品牌,之所以不是品牌。其中很大的原因就是因为他是纯线上的,他所有的费用都砸在品类词和搜索流量上,他没有品牌资产的沉淀。随着竞争要素和成本结构的变化,就会随风而去。


所以其实用户要买的是20元10条的内裤,至于你叫AB,还是BA,还是CD。他们是无所谓的。


而品牌是啥。就是我要买CK。你和我说这个更便宜。我回答:哦,但我还是要买CK。


还有,单纯依靠线上,你的生命力并不立体也不够渗透。电商一路狂奔的十年后,我们依然发现在江西抚州山沟沟里的小县城,大家是这样购物的。同时,溢价还是来自于逼格,圈层认同,和品牌。



这段时间,服装产业大跃进,全中国的库存服装可以够全体中国人穿好几年。唯品会本质上是抓住了这个而一战成名的。


其实阳光底下,没有新鲜事。这几年讨论的去库存,下沉,五六年前也是这么干的,只是不同的时间点不同的叫法。


如果我们把淘品牌和商场品牌库存太大,两件事情放在一起看,你会发现另外一个残酷的事实。那就是:当商场货1000的时候,价格敏感的用户也许会选择400的你。但是他压力太大了,他上了奥特莱斯,上了电商,卖500,甚至无限趋近400的均线。(数字纯假设)那对不起,我才不要没有品牌资产的牌子。



16年的时候,我采访过一个连续创业者。他属于AT最早期的员工,曾做过淘宝TOP10服装店,但是又一年双十一前,仓库因为意外烧了,后来他做了汽车后市场的相关产品,(汽车后市场也是一言难尽)。


仔细一算,如果拿着股票啥事不干,现在股票价值远超过折腾。但是市场上广为流传的故事是:有人放弃了百万股票,做出了N亿的企业。


如果我们把一个人的十年拉出来,你会发现,曾经同样的人,甚至同样聪明,努力,怎么会差这么多。这种事情,还真的是说不清楚。


玄学之所以有巨大的生命力,是因为很多事情你确实很难去解释。或许,这也是成功的故事,那么受人欢迎的原因吧。



回望2015,2016,2017那真的是一个中国VC的黄金年代啊。那时候XX资本,如雨后春笋般涌出。光参加路演会,一年里就没几天能休息的。


有一次陪朋友去见投资人,在一个做水泥发家的老板硕大的办公室里,他说:“给你一分钟打动我。”当时我心里想,您咋不说,一秒钟呢。


后来那一年有50个项目用分钟打动了他,在第二年,那些项目都消失了。这得卖多少水泥啊。


二级市场上,抓住个十倍股,就是大牛。但很长一段时间里,风投市场上,没有100倍,都不好意思自己擅长做投资了。所有的故事都是一分钟决策,千倍回报。


有人一把梭哈上去了,有人一把梭哈结束了。并没有任何一个侧面和正面能够代表一切,它像一颗高尔夫球,好像是一个圆,但却拥有无数个横截面。


终于,投资行业迎来了和全产业一样的宿命。无限向头部集中,以及少数极其垂直的基金。募资难,投资更难。


如果你不是头部资本,现在都是都是跪求入一点好项目,出去玩都是投资人买单。


五年河东,五年河西。


这依然是产业现象+货币现象的综合表现。龙王天天下雨,卖伞的卖雨衣的卖烘干机除湿机的就发财。有时候和个人能力真的有那么大的关系吗?或许那个1000倍里的10%是个人能力,剩下的都是造化。


造化可以成就你,也可以弄人。



2020年的八月站在亚洲最大的商场,广州正佳广场里,要不是大家还带着口罩,你或许都感受不到疫情还没有彻底消灭。在这个品牌厮杀最强烈的前沿阵地,五万平米里,几千个品牌在抢夺市场。


每个月都有店铺倒下,都有新的店铺起来。


如果你拉住这个商场的招商问一下,他可能也说不清楚,十年里,这里倒下了多少品牌。


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


故事,都是幸存者写下的。但故事不一定是完全对的。过去十年,到底是品牌的十年,还是杂牌的十年?还是商业地产的十年?


或许都是。


零售业在2010年至2014年间从15.7万亿元升至27.2万亿元,近乎翻倍。


从2014年到2019年,又从27.2万亿增长至41.1万亿元,再次翻倍。



但迄今,在诸多类目,杂牌占据60%以上的份额。比如袜子,内裤,胸衣。


2019年全国开业购物中心529个,体量4772万㎡,但总数量还减少了。因为有大量的商场关停改造。


如果说,有淘品牌,其实还应该有一个叫做“万达品牌”。那就是随着商业地产的崛起,跟随者万达系全国疯狂开店而起来的品牌。


对应的还有“苏宁品牌”,“国美品牌”。比如老板电器,在家电卖场的黄金年代,给家电渠道最高扣点,做最好的装修,深度培训销售员,然后猛砸广告。


这些都是渠道的胜利。亦是品类空白时代的品类胜利。


而今天对于一批渠道致胜的企业来说,最核心的问题是:渠道成为了负担,资产变成了负债,品牌基本没有,有流水但没有利润。



这十年,真正的大浪潮之一,当属移动互联网的浪潮。但最后,项目那么多,谁赚到了大钱?


信息流,商品流,资金流,关系链”只有这四者,才是生意的本质。


得一个,可占山为王。四者地其二三,巨无霸。


你看头条系,腾讯系和阿里系,以及七小巨头是不是都是这样的。


信息流的战争是最早打响的,因为这个最易于搬到线上。


2010年时,信息的入口依然是搜索,但到了2013年这件事情就彻底变化了。百度的这十年是迷失的十年。头条今天抢走的很多广告,其实就是百度家的。


2010-2012年,是微博的高光时刻。作为一款横跨后PC时代和移动时代的产品,使得新浪跨越了生死门,如果没有微博,新浪应该和搜狐差不多了。


但微博想攻商品流和资金流,和社交链一直没有成功,后来逐渐变成了娱乐性的媒体平台,离社交越来越远。


微博崛起那两年,腾讯非常紧张,直到握住了微信这一张船票。关系链这东西太强了,并且是高度符合马太效应的。


所以做个小工具那一类的创业,在整个产业进入第三个年头的时候,就结束了。不是你技术不行,是你离钱太远。


那几年,北京中关村创业街如火如荼。有时候,我还挺想念那个有点虚幻的年代,你看那泡沫好美,好像看到了彩虹。虽然现在想想,那么多项目好像都很傻啊。


今天,逻辑和产业逻辑经常出现激烈的碰撞,并且互相不是很对付。这件事还会持续好几年,直到大家都发现原来自己都是有短板的,我们需要融合,而不是谁领导谁。这就是互联网的下一个十年。



2010-2020,其实横跨了两个周期。它包含了上一个周期的巅峰,和下降以及下一个的起点。


一切的逻辑正在发生切换。但是仍在分区域,分层次地逐步切换中。如果你的事业抉择,暗合了产业周期,就是时来天地皆同力。如果反了,就远去英雄不自由了。


所谓顺势而为,并不是瞎猜和一些似是而非的东西。本质上是科学的判断。


是货币,地缘问题,政策,产能,供需,这一些的组合。才组成了真正的势。


正如开篇所说,也许,现代医学让人可以活十个十年,但决定你人生高度的,只有其中的两到三个,但更多时候,只有一个。


像一个沉稳且敏锐的猎人那样,守候在下一个十年的路上,抓住一次属于你的机会,那就是你的大时代。


本文首发于正和岛(ID:zhenghedao)。


<end>


本文系作者授权数英发表,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数英立场。
转载请在文章开头和结尾显眼处标注:作者、出处和链接。不按规范转载侵权必究。
本文系作者授权数英发表,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数英立场。
未经授权严禁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作者本人,侵权必究。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数英立场。
本文禁止转载,侵权必究。
本文系数英原创,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授权事宜请至数英微信公众号(ID: digitaling) 后台授权,侵权必究。

2010-2020:中国财富逻辑,就此改写

扫描,分享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