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工厂「重生」记

原创2020-08-24举报

中国工厂「重生」记

扫描,分享朋友圈


前言


个人的努力固然重要,但更多时候还需要考虑历史的进程。



火车,汽车和包子


小时候,我最喜欢在马路上遇到火车,看着栏杆放下,所有车都得停下,然后与对面的人默默得对视,期待着呜呜呜的声音由远及近,然后数着火车有多少节车厢。


以上一个场景,是我前几天在电影院看电影的时候突然弹出在我脑海里的,因为电影里有一模一样的火车那一幕,还有我妈今天让我下个月的某一天留出来去参加我叔叔的生日。我的天,他竟然这么老了,我脑海中还是那个小时候骑着我去看火车的大伙子。


九十年代初的上海,还不是金融之都,严格来说,他还是一个当时远东第一大工业城市,和今天比起来,当时这座城市并不大,今天的内环线以外,有无数的工厂,轻工业的,重工业,纺织业的。


千禧年到来之际,这座城市正在向国际化前进。我还记得永安百货的楼顶,每天都会吹响萨克斯。伴随着外滩的钟声,深沉而悠远。


上钢厂的汽水,化工厂的包子,钟表厂的盒饭,造纸厂的澡堂子,总有一种力量,让我们泪流满面。


曾经,大家觉得有一朝一日做厂长,拥有一台桑塔纳那简直是不得了的日子。


工厂外迁到内地和周边,成为了那些年上海的主旋律。在那个时候,我们家族里有很多各类工厂的管理者和经营者。


后来,有很长一段时间,工厂这个词就逐渐和我的生活愈来愈陌生。



也曾铿锵唱兴亡


但从更广大中国来看,那是中国工厂最黄金的年代。中国厂长曾经是多么光鲜的群体,像极了今天的资本大佬。


那些年,出口呈倍数得猛增。21世纪的第一个十年,大型集装箱司机和重卡司机的实际收入,可以达到1-2w元。是碾压很多大学生的。


制造业的掉头向下,向头部集中。其实是近十年的事情。本质上就是产能严重过剩,以及同质化。还有就是周期。


那个机器一响,黄金万两的年代再也没有了。时代变了。



康波周期

 

从历史上来看,经济有增长就一定会有放缓,这就是周期。而过去几年我们所感受到的经济放缓,从经济学和需求的角度来讲,就是一个康波周期进入了尾部。

 

康波周期,由俄国经济学家卡德拉季耶夫在1926年提出,讲的是发达商品经济中存在一个为期50~60年的经济周期。一个康波周期分为繁荣、衰退、萧条、回升四个阶段。


在这长周期里面,还有一个2~4年的库存周期。过去几年,我们知道国家层面上一直在做一件事情,就是去库存。所以基本我们处在一个长波周期的尾部和新的短波周期的头部。

 

第二个重要的周期叫朱格拉周期。朱格拉周期在9~10年间,这是一个跟收入、失业率、利润和价格高度相关的周期。

 

最近的一个朱格拉周期的代表就是中国的互联网产业。过去十年,你会发现随便一个工作都能拿两三万公司,其实价格是偏高的。于是非常多的年轻人毕业就想去互联网公司,供应慢慢就充足了起来。


结果就是,过去三万块钱的岗位现在一万块钱就能招到人,并且大多数时候是没有什么技术上的难度和区别的。

 

于是,整个行业随着发展又进入了饱和阶段,大公司也开始裁员了。这套囊括了收入、失业率、企业利润以及产品价格的循环逻辑,就是朱格拉周期。而很明显,我们现在处于一个朱格拉周期的尾部。


第三个,是以15~25年为一轮的库兹涅兹周期,也称为建筑周期。建筑周期俗称房地产周期,在中国变成了一个超级强的周期,但也接近了尾部。

 

康波周期的开启需要的是巨大的技术革命,而我们目前还没有看到特别明显的全新的由技术革命所引领的需求,所以我们又处于一个康波周期的尾部。综合来看,我们处于四个经济周期的尾部叠加期,恰恰又都是增速放缓的周期。

 

所以这两年我们的日子都过的很困难,周期尾部再迭加疫情,一下子就掉下来了。这就是从科学理性的角度来理解这件事情,其核心就是周期。

 

处在周期的尾部,也就意味着我们正处在一个新周期的酝酿期中。在这个时间里,会有各种各样奇怪的现像涌现出来。但我们也不用慌张,也不应该过度揣测。



在过去四十年,中国已经形成了全球最全的工业门类。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基础能力。


全球60%的假发是河南许昌生产的,主要销往非洲,所以,假发自然有了市场。


全国80%的活动金蛋来自山东省水湖村,就是线下砸金蛋的那种。数据显示,一年卖1.5亿颗金蛋,2块钱一颗,产值3个亿。全村一共2600人,几乎所有人都从事生产金蛋的工作。 


其实,每一个县域都有一个独特的产业,正是这一个个独特的产业,这支撑起了中国经济的底盘。


除此之外,还有大量的产业带形成,全国不少于150个产业带,正在奔腾。


比如排名前十的就有 广东深圳的数码,电脑产业带和家用电器产业带;浙江金华的日用百货产业带,服饰产业带和运动户外产业带;福建泉州的男装产业带;广东汕头的内衣产业带;浙江温州的包装产业带;广州的女装产业带,彩妆个护产业带。



他们中有大量的受到了外贸受阻的冲击。



鸿雁向苍天,天空有多遥远。


那么,提问:在这样的情况下。工厂还有什么希望吗?难道是等周期到来吗?


答:那个躺着赚钱就有订单,不愁销路的周期肯定是没有了。


只有对要素进行重组,才能改变。


传统意义上,我们认为生产要素主要是:劳动力、土地、资本、企业家。


那么今天很明显:数字化的能力,和数字化人才与数字化渠道是最核心的生产要素。


制造的数字化,就离不开C2M。


所谓C2M,即先有客户定制需求,工厂再接单生产。该模式是基于“工业互联网”背景下,运用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以及通过生产线的自动化、定制化、节能化、柔性化,按照客户的产品订单要求,设定供应商和生产工序,最终生产出个性化产品的工业化定制模式。


其实这个概念,也不是很新了,七八年前就有了。但一直没有做得太好其实。


为啥?


因为初期搞错对象了。因为做大的工厂的利润还是来自于品牌化的,C2M不是他利润的核心源泉,柔性柔性,小才能柔。


但是小厂,连活着都挺难的了,他要是还有数字化的能力搞C2M,他早就做大了。


这就是悖论。



经过N年的发展,我们看到两种C2M的方式比较可行。


1、互联网电商平台来完成获客和数字能力的赋能。


2、需要一个中间商,这个中间商具有品牌,获客,整合,撮合能力。有点像C2B2M


据我观察,今年最猛的C2M平台,就是淘宝特价版。


根据昨天阿里巴巴最新的财报,淘宝特价版移动月活跃用户(MAU)达到约4000万,这距离其推出新版本还不到100天。其增长速度极快。


淘宝特价版是一个独立的APP,不是淘宝的主APP里的一个板块。



在淘宝特价版,我们可以看到一种C2M的实践。




照片里的雷丛瑞,是一个情趣内衣工厂的老板。


 “准备往国外发货时,因为疫情,国内的物流中断。2月底,国内的物流恢复正常,但是错过了情人节档期,加上海外疫情爆发,海外订单纷纷取消。”


据悉,他的情趣内衣工厂登陆淘宝特价版转内销,首先是去库存,挽回损失,改善现金流。


第二步,是通过淘宝特价版的数据反馈,研发更多适应国内消费者需求的款式,也就是我们说的C2M;


第三,通过直面C端,打造属于自己的品牌,梦想是做:中国的”维多利亚的秘密“。


当我看到100支铅笔1.9元,7.2元一箱玩具的时候,我惊呆了。这还能赚钱吗?答案是,只要上规模,去掉各种中间流转,就还能赚钱。在规模效应的基础上,效率提升、成本降低,毛利自然就高起来了。而因为这一模式去除了高额的营销成本,故而空间就出现了。


在过去,工厂仅仅作为一个代工商来说,其实也没有什么利润,甚至还有更长的周期。但为了保证开工率和发工资,就只能不停地接没有利润的单,最后还很容易赔了夫人又折兵。


基于C2M的模式,在有利润的情况下先做销量,同时因为直接面对了消费者,再孵化品牌。



《天下网商》曾采访过一位厂三代。他们家经营着一个牙刷厂。


“今年33岁的屠新业曾求学于南京航空航天大学飞机发动机设计专业,后来到英国谢菲尔德大学继续读本专业的硕士研究生。2013年,屠新业毕业回国后,看到年过五旬的父母还和工人们一道在车间忙碌,“辛苦的样子让我感觉很心疼,也忽然意识到作为家中独子的责任。那一刻我决定放弃专业,全身心投入到牙刷厂的经营中。”


淘宝特价版对我们反馈说,现在电动牙刷是个风口,但是不少农村地区消费者对动辄100多元的电动牙刷不敢尝试,建议我们推出低价版电动牙刷,用低价版来教育牙刷市场向电动化方向升级。”(引自《天下网商》)



仅在618期间,就卖了20万支电动牙刷。



文章的最后,附上一张上周在江西抚州山沟沟里的小镇拍的家店专卖店的照片。



是的,就是这样的。


什么新零售,体验经济。换个角度想,这便是时代赐予我们的机会。



二十年前,1999年浦东机场刚落成,当时学校春游组织我们去参观,第一次踏进机场时,我都惊呆了,觉得太豪华了,那一年我八岁,咖啡厅的可乐已经卖20几块一杯了。


是我半个月的零花钱,我一咬牙请我同桌小美喝了一杯。她说:这个可乐就是比瓶子里的更好喝。


十五年前,我在浦东机场送她,她们全家移民,进安检口前,她问:你还记得那杯可乐吗?后来,在那个通信不发达的年代,我们失联了。


去年的有一天,我妈说她在路上碰到小美的妈妈了。老人家不习惯国外,每年都要回来半年,小美嫁了个老外,小美的爸爸和别的女人私奔了。


我突然想起,小美的爸爸曾对我说:男孩子要拿命去爱自己的女人。然后往我碗里夹了一块巨大的红烧肉。他曾经也是一个工厂主。


那场景那么近,又那么远。但这一切终究是过去了。


但中国工厂的重生,却不曾因为一代人的老去,而结束。无数的屠新业,雷丛瑞,正在用这一代人的方式,重整旗鼓。


远大前程,轰轰烈烈。


<end

本文系作者授权数英发表,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数英立场。
转载请在文章开头和结尾显眼处标注:作者、出处和链接。不按规范转载侵权必究。
本文系作者授权数英发表,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数英立场。
未经授权严禁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作者本人,侵权必究。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数英立场。
本文禁止转载,侵权必究。
本文系数英原创,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授权事宜请至数英微信公众号(ID: digitaling) 后台授权,侵权必究。

中国工厂「重生」记

扫描,分享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