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塑料袋当Logo的五条人火了,那些“土到掉渣”的海报怎么来的?

转载2020-08-07举报26147

用塑料袋当Logo的五条人火了,那些“土到掉渣”的海报怎么来的?

扫描,分享朋友圈

作者:设计青年,来源:设计青年公号
原标题:给五条人做设计,算不算一份好的工作?


“我这么年轻就已经这么罗嗦啰

狗屎一样的东西呢  我见过很多

但是最美丽的风景

我至今从没见过”

——五条人《一些风景》


五条人火了。

在这次突如其来的大火之前,其实五条人已经从海丰,一路唱到了全国,唱到了欧洲。在他们的首张专辑《县城记》里写出的“立足世界,放眼海丰”,如今看起来倒也不算是一句玩笑。靓仔们从哪里来,就随手携带哪里的江湖。有的英雄,是一路怀揣宝剑 ,打怪升级,而五条人,一直怀揣着怀揣着他们的阿珍阿强,丽莎发廊,还有那双略显潦草的人字拖。


《乐队的夏天》2要是再晚上线两天,那双人字拖估计也开始冻脚板了,好在,乐夏2算是踩着夏天的尾巴来了,没让穿拖鞋上台的五条人给冻着。相反,五条人这次,是从脚到头火了个透。“阿茂”和“仁科”这两位道上靓仔,凭借着自己的音乐和有趣,一夜收获到了大量的喜爱。

然而,在“五条人”这支乐队,进入到大众视野前,有个男人就闷头给他们做了整整八年的设计,这个人,就是胡子。

胡子和五条人之间,有着你唱什么,我就能做什么的默契。

昨夜做梦去流浪


曹操你别怕


梦幻丽莎发廊


像将军那样喝酒

最近,仁科又把自己的地球仪扔进了垃圾桶随便拍了张照,丢给胡子让他做个专辑封面。胡子也反手给他做了。

五条人最新单曲专辑《地球仪》的封面
摄影:仁科 / 设计:胡子

其实,说到底艺术还是多少带点儿很私密的意味,这就像是:北方的大澡堂里, 老熟人撞见了,彼此一个眼神,就知道该怎么躺下,让大哥接着给你好好搓盐。大家彼此默契,坦诚,又带着些心照不宣。

你唱什么,我做什么。那些诗性和市侩所孵化出来的浪漫,也因此变得有迹可循,有声音,也有了颜色。故事外的人,听到了,也看到了。

五条人回到海丰音乐会系列海报




带着对五条人设计风格的好奇,我们找五条人的设计师胡子聊了聊,试图去解答给五条人做设计,算不算一份好工作。


胡镇超(Zhenchao Hu) 昵称:胡子


1、Q&A设计青年 x 胡镇超

Q1:作为五条人视觉系系主任,先给大家介绍下自己吧!

A:我是海丰靓仔胡镇超(胡子),平面设计师,HuDesign胡子设计工作室掌柜。


Q2:您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和五条人合作的?促成你们合作的契机是什么?

A:第一次认识应该在高中,他们第一次回到海丰音乐会举办的场地就在我考前班的画室。县城很小,都是学艺的圈子,经过共同的朋友区区500元先生介绍,很快就认识了。第一次做海报是在2009年,当时还是个学生;正式设计上的合作应该从2012年算起,那年我搬来广州。


Q3:您是如何理解五条人的音乐和艺术的?

A:“尴尬美,赤子心”这是阿飞对他们的评价。特别精准,我喜欢这六字。


Q4:宁愿“土到掉渣”,也不俗不可耐。从设计层面,您如何理解这个理念?

A我觉得“土”可以理解为老土和土地,老土是美学指向;土地是创作根源,且土地是个中性词汇,是所在之地,不是卖弄乡愁。最终,以一个玩笑的方式表达出来,幽默是一种很好的沟通方式,设计也如此。


Q5:五条人现在已经红出圈了,身为背后的设计师,您的工作有什么影响吗?

A:对我没影响,我只是幕后工作者之一,工作量多了也正常。我不觉得我做的有多好,只是因为他们的音乐才被几个设计媒体关注到。


Q6:五条人的logo是一个迎风飘扬的红色塑料袋,这个设计的灵感来源和用意是什么呢?

A:塑料袋最早的雏形出现在2017年的巡演海报,主题是“明天的太阳依然为你升起”,我将塑料袋化作太阳飘在空中,诠释五条人式的诗意。

五条人2017新专辑全国巡演:
明天的太阳依然为你升起


乐队之前没有正式logo,只是一个简单的手写字一直沿用,气质上偏向于早期作品,觉得logo气质不符,仁科提议改,后来做了三四个方案我们都不太满意。

用具象物品来表达是我们一贯的风格,但具像的东西做得不好会很危险。有什么样一个东西是可以被无限解读,有无限包容性的?即使以后的曲风变了,logo还可以用。后来仁科这机灵鬼提议说,不如我们用垃圾袋。当这个点子被提出的时,我们一致觉得就是它了。

它是一个去设计化的logo,没有字体设计,还是一个位图,没有矢量。

Q7:那您平时工作的时候,一般习惯去怎样找灵感呢?

A:深入研读主体,敏感捕捉细枝末节。


Q8:给这样一支文化性的乐队做设计,最大的难点是什么?

A:保持持续性的良好的水准,跟上乐队节奏。


Q9:工作遇到瓶颈时,您一般会怎么去寻找突破口呢?

A:多读多看多动手,死磕。


Q10:现在大家都知道仁科是一个特别能聊的人,设计项目启动前,你们会进行充分的沟通吗?还是大家简单说一下设计目的,然后给您足够的空间发挥呢?

A:我们的合作属于后者,平时连设计目的也不谈,如果是海报只给主题,如果是专辑先听音乐,然后开始工作。也有特殊情况,就是当设计结果不能准确的反应他们当下音乐形态的时候,他会给我打电话聊上一小时的音乐或阐述观念,往往新的想法会在聊天里碰撞出来,但不干涉设计范畴的东西。我会尊重他们的意见,他们的音乐才是最重要的,设计师不重要。


Q11:能简单说一下您做设计的流程吗?

A我注重内容先行,形式在后。确定好的idea或概念之后,会放一边,晾它几天,因为当你想到一个点的时候,兴奋的情绪会干扰你做出判断,也许那个点并不见得好,冷静下来,也许还能在那个点上锦上添花。而后再寻找合适的表达手法。日常也会有记录习惯,把一些想法画下来,说不定哪天就用上。


Q12:给五条人做设计的过程中,一稿过和反复修改才能定稿,哪种情况出现的几率高?

A:我们不是传统的甲乙方关系,给他们看方案之前,我会做出三四个方案自我筛选,然后反复修改,最终提交给他们往往只有一稿。得到的反馈会是“No problem”或推倒重来


Q13:您自己心里有考量一个设计,是好或者是坏的标准吗?

A没有标准,如果有,打破它。就像他们的音乐一样。


Q14:您印象最深的是哪张专辑或者海报的设计?这背后有什么故事?

A:2012年的回到海丰歌友会、音乐会两张海报,那是第一次正儿八经为他们设计海报,虽然现在看起来粗糙和不成熟,但第一次找到了自我表达的方式,和对语境的兴趣。海报上的瓜子花生,还是让我妈去菜市场买的,我说是用来做海报的,她也不懂我具体学的什么专业,反正脸上露出了一丝对我未来就业的担忧~



Q15:我看到五条人的第七张专辑《昨夜我又梦见自己去流浪》已经出版,设计风格上和以往区分很大,这背后有什么原因吗?

A:用纪实照片作为主视觉的转变,其实从2017年的巡演海报开始就有,这次直接体现在专辑上。设计是随着他们的音乐在变动,所以首先改变的是他们的音乐。现实主义的照片摒弃了修饰与情感倾向,也与视觉上的美丑无关,这也是他们现阶段的音乐。

《昨夜我又梦见自己去流浪》
封套摄影原作:吴冠雄 / 专辑设计:胡子


Q16:近几年国内的音乐市场越来越成熟,很多厂牌和音乐人也越来越注重设计,您觉得这对想从事这个行业的设计师是一个机会吗?

A:国内的独立音乐市场和国外相比,只能算是刚起步,例如在纽约,会有专门卖爵士乐队T-shirt的实体店,在国内很难想象。但是和以前比,还是多了很多机会。


Q17:《故事会》这张唱片获得了第八届豆瓣阿比鹿音乐奖的实体唱片设计奖,唱片的设计风格和主题非常吻合,能简单谈下,您当时是如何构思的吗?

A:这是一张音乐和语言多样化的专辑,一开始很难找到突破口,后来从歌词的叙述性得到启发,随后将其伪装成一部警匪片“电影”,将乐队成员塑造成电影角色,并在封面上加入电影广告语、主演名单等,强化这个概念。封面埋了个彩蛋:贝斯手牛河手上拿的就是内部的歌词本《故事会》,这样就让歌词本成为这部“电影”破案证据。

故事会
艺术指导:胡镇超 / 设计:何思静
封面插画:吴启明、胡镇超




Q18:这样问可能不太礼貌,不过还是想问下,给五条人做设计,设计费收的高吗?

A:如果以工作室商业项目收费来衡量,当然很少,这不是他们吝啬,因为小众音乐的生存环境很艰难的,相反,哪怕在他们最困难的时候也会坚持支付设计费,即使很少,这是他们的原则。在早期的演出市场,设计师做演出海报都是免费的,他们是最早支付设计费用的乐队之一。有一回我跟仁科说,别付我设计费了,他很鸡贼地回答我:“那不行,这样我就有权利对你的设计提出意见!”哈哈。


Q19:您最喜欢的五条人的歌词是哪句?

A:这太难了,就像仁科和阿茂掉水里我先救哪个一样……我先跑吧。


Q20:能谈谈对您影响或者说帮助比较大的一些人或者作品吗?

A:每个阶段都不一样吧。例如在高中考前班,周末会跑去网吧看张晓舟更新的文章,现在最怕接到他电话。非要选一个的话,杜尚。


Q21:如果不做设计师的话,您想成为什么样的人呢?

A:可能会成为渔夫。


Q22:为一名成熟的设计师,对即将毕业的学生和青年设计师群体有什么建议吗?

A:如果有一天想转行了,不要有心里负担,这不是什么大事。


2、Q&A设计青年粉丝 x 胡镇超

@妙仔遇朝:海报的设计和五条人的音乐风格相辅相成,有一种能把音符视觉化的感觉,如果说他们的音乐主题传递出了市井或者“塑料感”,那么在图像的设计中有没有特别想表达或者作出补充的呢?

胡镇超:他们的音乐已经有大量的表达,我做好选择题就行了。我会把重心放在传播上,让边缘的音乐与大众之间可以沟通,画面的幽默感发挥了作用。也有个例,例如《阿琳娜》单曲封面,我觉得歌曲有点甜,所以我买了一个芭比娃娃来当封面,就像在牛奶里加一把辣椒。

五条人《阿琳娜》单曲封面


@高玄Ground:五条人为什么愿意花费这么大的精力和费用投入到设计细节中。

胡镇超:因为他们不用自己动手做设计,只要打电话给设计师就好!????


@黄橘子爱吃香菜:塑料袋的徽章还会出嘛 想买了哈哈哈哈。

胡镇超:很快会有的,放心!


@眯眼小王:如何成为音乐或者说流行文化领域的设计师?

胡镇超:我发现国外好些设计大咖早期都做过音乐相关的设计,有个共同点是他们都非常喜欢音乐,音乐品味也高,哪怕免费设计。如果本末倒置,仅仅是为了这样的职业身份,我想很难持久。


作为设计师,除了五条人的设计之外,胡子平时也做很多商业设计项目。从设计风格上不难看出,即便是商业项目,设计师也试图展现更多文化性和趣味性的元素。


1、碧山精酿啤酒酒标设计



碧山村位于安徽黄山市黟县,河水流淌、群山环绕,是个美丽的原始古村落,碧山精酿啤酒便诞生于此。我们遵循碧山的自然生态与精酿啤酒的手工制造,采用木刻版画的方式贯穿整个品牌视觉和酒标设计。


2、龙洞有个美国城



龙洞有个美国城——曾翰摄影个展,于2019年8月24日在PinkSTAR举办,展出艺术家曾翰在美国期间穿越66号公路所拍摄的作品,与以往不同,本次展览首次加入艺术家在纽约与旧金山创作的作品。基于PinkSTAR的独特空间(仿真美国小镇),本次展览规划为三个单元: 1 、地狱天堂,尽在纽约;2、66号公路:迷失美国梦;3、旧金山:嬉皮异托邦。

我们为此次展览设计了整体视觉,参与展览路线规划与展品空间布置等工作。


3、草间儿童美术私塾形象设计




以前,人们习惯用“殿堂级”来称赞艺术,可是殿堂里没有油腻的灶台,没有艳丽的垃圾袋,没有马桶,没有马桶边的厕所读物,也没有爱上了打工仔的打工妹。

在胡子给五条人做的设计里,我们看见了什么呢?我们看见了县城里面,坐在大马路牙子上大口喘气的人,看到了抱着河洗澡的民工,还有踩着人字梯,步伐散漫的诗人。

我们看到那只随处可见的塑料袋,它被人匆匆的扯下来,揉的乱响,人们拎着一兜兜关于生活的零碎到站了,那塑料袋被随手扔去,然后随着一阵长风,去了与这所城市有关的角落……


Writer:杉茶先生是棵树
Visual:张三矛

本文系作者授权数英发表,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数英立场。
转载请在文章开头和结尾显眼处标注:作者、出处和链接。不按规范转载侵权必究。
本文系作者授权数英发表,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数英立场。
未经授权严禁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作者本人,侵权必究。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数英立场。
本文禁止转载,侵权必究。
本文系数英原创,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授权事宜请至数英微信公众号(ID: digitaling) 后台授权,侵权必究。

用塑料袋当Logo的五条人火了,那些“土到掉渣”的海报怎么来的?

扫描,分享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