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说相声没落了?在抖音直播间里,有100多万人在线哈哈哈

转载2020-04-03举报93

谁说相声没落了?在抖音直播间里,有100多万人在线哈哈哈

扫描,分享朋友圈

谁说相声没落了?在抖音直播间里,有100多万人在线哈哈哈

作者:吕玥,首发:深响

 核 心 要 点 

  • 喜剧在线上直播,不只是自救,更是找到了“互联网+”入口;

  • 平台布局喜剧赛道,既可以提升品牌形象,也能够建成完整的内容生态。


用快板搭配神曲《惊雷》、以抖音神曲“857”当背景音说《报菜名》、吉他弹唱经典老歌、跳最火的抖音舞……

这是嘻哈包袱铺和抖音直播达成独家合作后,由班主高晓攀率先展开的第一场直播。在抖音两个小时的直播里,第一次当“主播”的相声演员高晓攀可谓是竭尽全力展现出了“十八般武艺”。

谁说相声没落了?在抖音直播间里,有100多万人在线哈哈哈

高晓攀在抖音直播,其实是因为嘻哈包袱铺入驻了抖音直播已推出一个月的喜剧IP“欢乐DOU包袱”。在嘻哈包袱铺之前,笑果文化李诞、演员王自健、《欢乐喜剧人》潘斌龙、著名喜剧人许君聪等知名喜剧大咖也都走进了抖音直播间,一众喜剧大咖纷纷转型当上了“主播”,和观看直播的网友们一起"抖"起了包袱。

和DJ直播打碟、歌手线上演唱不同,习惯了在剧场里和观众互动的相声、脱口秀演员,在直播间做表演并不容易。而能吸引百万人看直播的抖音,是如何让线下的喜剧顺利走到了线上?喜剧走向线上,除了疫情之下“应急”,深入独家合作之后对于喜剧厂牌和平台双方有何意义?


1、喜剧入场

在当下,相声这一传统曲艺不仅没有“衰落”之忧,反而备受年轻人青睐。这一现象背后,体现出的是传统行业里的演员们并不拘泥于传统的创新力。

嘻哈包袱铺就是这样一个集传统与创新于一体的相声团体,用年轻人最容易“get”的梗逗笑年轻观众是他们最擅长的事。

谁说相声没落了?在抖音直播间里,有100多万人在线哈哈哈

自2008年成立,嘻哈包袱铺始终保持着“年轻态”,班主高晓攀及一批80后、90后年轻相声演员不仅在相声界有较高知名度,同时也时常活跃在话剧、演出等领域。因为以年轻演员为主,嘻哈包袱铺的作品也始终保持着穿插流行语、热点事件等“年轻化”的特点。

在这次直播中,高晓攀也展示了自己超强的创新融合能力,将传统相声与流行文化融合、经典段子创新演绎也成了此次直播过程中的最大亮点。不论是抖音的热门歌曲还是热门的“抖音梗”、土味情话,高晓攀都能搭配上传统相声表演中的快板,反过来,一些热门的歌曲和节奏,也能成为说贯口和绕口令的背景音乐。

除了一人单挑“抖音宇宙”,高晓攀也是两小时全程不停歇地展现了相声的四大基本功“说学逗唱”。包括相声中的经典贯口《玲珑塔》《同仁堂》《地理图》、模仿刘德华等人的唱法、吉他弹唱热门歌曲等,几乎是网友点什么就能来什么。

谁说相声没落了?在抖音直播间里,有100多万人在线哈哈哈

由于是第一次直播,高晓攀表示“挺紧张”。本来是想尝试PK等多种玩法,但高晓攀表示还是得多直播几次,慢慢来适应直播的节奏和状态。

关于用户特别想看到的“连麦”,高晓攀没有选择和网络红人一起,而是安排了在4月1日和3日的两次直播中与相声界的同仁、老前辈们进行连麦。他表示自己的想法其实很简单,就是“用自己一点点的流量,让更多优秀的相声演员被大家看到,也让大家认识自己非常尊敬的前辈们”。

在和抖音直播独家合作后,嘻哈包袱铺的尤宪超、刘钊、孙超、李财等多名演员也将陆续在抖音进行直播,每个演员要表演的内容和直播的主题各不相同。 这些“有梗又有才”的相声演员们将会在4月每晚在直播间带来精彩内容,未来半年双方还会合作推出近百场直播表演。

谁说相声没落了?在抖音直播间里,有100多万人在线哈哈哈

嘻哈包袱铺进入抖音直播,其实也是相声行业的一个缩影。正如高晓攀在直播中所提到的,许多相声演员在疫情下没了工作,自己身边也有朋友的公司倒闭。疫情这一"黑天鹅事件",给包括喜剧在内的所有线下演出带来了巨大影响:剧场演出停滞、艺人无法参与商演、节目录制,所有从业者都陷入了“零营收”状态。

据中国演出行业协会发布的数据,据不完全统计,3月份全国20余省市,近8000场次演出(包含剧场和大型演出)被取消或延期,直接票房损失超过10亿元。另外,协会还统计了在2020年1月至3月这三个月时间里,全国已取消或延期的演出超2万场,造成直接票房损失约24亿。

而在毫无预警被按下“暂停键”前,国内线下演出其实是增长迅猛、前景广阔的“朝阳行业”。据灯塔研究院发布的《2019年演出行业洞察报告》显示,2019年中国演出票房迈入200亿大关,票房增速赶超电影市场。

谁说相声没落了?在抖音直播间里,有100多万人在线哈哈哈
《2019年演出行业洞察报告》

也正是因此,包括喜剧在内的所有线下演出都在寻求可以快速复工的渠道。当走向线上成为了当下行业的一个出路时,大家也才意识到了线上流量的必要性。

事实上,从积极视角来看,喜剧在线上直播已不仅仅是疫情下顺势做出的调整,而是寻找到了一个合适的“互联网+”入口。

一方面,喜剧与直播之间具备高适配性。喜剧表演不需要过多的舞美灯光,但非常强调与观众之间的强互动,例如相声表演中的“现挂”就是演员根据现场情况、观众反应进行的即兴发挥。而在线上,不限制时间、场景,且最能体现出强互动性的就是直播,这样天然的契合度是其他内容形式所不具备的。

另一方面,喜剧与抖音这一平台也存在着很高的适配性。首先相声、小品、脱口秀等类型的喜剧原本就是具备强娱乐性的“短”内容,这就与抖音的内容特性完全一致;其次,据灯塔研究院发布的报告显示,80、90后是线下演出消费的主力军,而这人群里大多都聚集在抖音这一平台上,因此喜剧想要的观众正好也是抖音上很占优势的用户群。

谁说相声没落了?在抖音直播间里,有100多万人在线哈哈哈
《2019年演出行业洞察报告》

另外,新环境往往也存在着不少新机遇。

最直接可见的机遇,莫过于抖音的巨大流量池给了喜剧演员和厂牌一个放大自身影响力、提升知名度的好机会。但从更深层来看,抖音整个平台本身已成为流行文化的发源地之一,对喜剧创作者和表演者而言,加入抖音直播也是一个从中获得更多创作灵感和素材的过程。同时,网络热点的快速更新迭代,也会成为推动喜剧表演者跳出舒适圈、尝试更多创新内容的动力。


2、抖音的喜剧方法论

特殊时期的“合作”对喜剧行业而言,是一个原本想短期应急但却可以长期受益的方式;但对抖音这个内容平台而言,跳入喜剧这一赛道的意义并不简单。

抖音直播在疫情期间和众多喜剧人、喜剧厂牌的合作,首先是解决了喜剧人无法复工这一燃眉之急,帮助整个行业化解危机、缓解压力,与此同时也满足了大众在防疫期间以娱乐内容舒缓焦虑情绪的情感需求。同时减轻了内容供需双方的压力,平台自然也会因此提升品牌形象。

其次,喜剧类内容具备接受门槛低、受众面广、流量高、感染力强等优势,对内容平台来说是最能够快速提升平台用户增量并增强用户粘性的垂类内容。并且相声、脱口秀等喜剧也是目前年轻人喜爱且愿意为之付费的娱乐内容,这也为未来内容平台进一步挖掘喜剧的线上商业价值埋好了伏笔。

对照内容平台对其他垂类内容的扶持方式来看,喜剧这一垂类必定不会只有头部厂牌参与。让头部厂牌、喜剧领域KOL、地方戏剧团体以及更多有创作力的素人都参与其中,抖音直播才算是组成了一个完整的喜剧内容生态,这一优质垂类也将成为抖音直播整体内容生态中的一大组成部分。

另外,“直播+传统喜剧”目前还是新型内容创作蓝海,越早抢先占据喜剧头部内容、构建完整的喜剧内容生态,也就越有利于平台将这一优质垂类变为自身的内容标签之一。当喜剧行业里的知名玩家都齐聚抖音,“在抖音看喜剧”才会成为大众的固有印象。

为此,抖音的喜剧布局早在一个月之前就已开启。

谁说相声没落了?在抖音直播间里,有100多万人在线哈哈哈

2月底,抖音直播正式推出了“欢乐DOU包袱”这一喜剧IP,李诞、王自健、潘斌龙、许君聪、涂磊等知名喜剧人先后在抖音开启了直播活动。

除了以知名大咖来进行IP造势,在直播中与其他网络红人进行连线互动也成为了活动的一大亮点。例如潘斌龙、许君聪直播时都与去年爆红的李雪琴进行了连线,“潘斌龙在线教李雪琴相亲”成为了抖音上的热门话题;李诞与红人“多余和毛毛姐”连线,实力演绎了一波“殿堂级”的商业互吹的两个人让观看直播的用户捧腹大笑,一连串“哈哈哈”也是全程出现在直播评论中。 

谁说相声没落了?在抖音直播间里,有100多万人在线哈哈哈

在几位喜剧大咖的直播期间,抖音直播也启动了百亿流量扶持计划,语言类创作者、音乐类创作者以及剧团均可以参与。在此次计划中,抖音直播通过官方认证、平台资源曝光、DOU+奖励、1v1运营直播指导、定制化活动等形式对创作者进行扶持,同时还会每周评选出三位优秀直播创作者,给予DOU+、直播热门推荐、直播广场曝光位甚至官方活动直邀名额的奖励。

谁说相声没落了?在抖音直播间里,有100多万人在线哈哈哈

事实上,“欢乐DOU包袱”也只是抖音全民直播计划正式启动的开端,这一计划会在泛娱乐内容领域产出多少优质内容、出现多少个新红人,还是个令人期待的未知数。

另外,除了娱乐内容,未来抖音直播在教育、电商、公益等领域还有极大的挖掘空间,正努力拓展直播边界的抖音,在提供更多优质内容的同时也丰富了直播产品的价值。而作为行业里的头部玩家,抖音直播在喜剧垂类的布局,也会对行业形成推动效应。


经授权转载至数英,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作者公众号:深响(ID: deep-echo)
谁说相声没落了?在抖音直播间里,有100多万人在线哈哈哈

谁说相声没落了?在抖音直播间里,有100多万人在线哈哈哈

扫描,分享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