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诞的直播大冒险

转载2020-03-18举报765

李诞的直播大冒险

扫描,分享朋友圈

作者: 逍遥客,来源: 幕味儿

在《乐队的夏天》里,马东问新裤子主唱彭磊如何看待李诞,彭磊半开玩笑地说李诞是“网生艺人”,哪天停电了就没有了,现在看倒有些一语成谶的感觉。

受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范围内进一步扩大的影响,笑果文化近日暂停了国内的专场演出(呼兰《脚踏实地》等);取消了在日本的演出。

而《李诞和他的朋友们》在北美地区的巡演由3月延期到了10月,在澳洲和新西兰站原定于2020年3月31日-4月13日的巡演则延期至2021年3月。

李诞的直播大冒险

虽然已逐渐复工,不过线下一系列的脱口秀专场、开放麦、主打秀和拼盘演出显然不在复工行列中。单立人喜剧的创始人石介甫表示:“我们的核心是线下演出,大部分收入都来源于此,现在业务基本上完全停滞。”

疫情总会过去,脱口秀事业也总要发展。笑果于2月26日在腾讯视频上线了脱口秀综艺《笑场》,自称是“全国首档脱口秀专场演出节目”,共六场,分别由我们熟悉的呼兰、思文与程璐、Rock、张博洋、梁海源和庞博结合时下热门话题进行表演(李诞为推荐人)。

不过这里的“时下”是2018年。

比如第一期,当呼兰的一个梗里提到洛克公园,说科比、艾佛森都在那打篮球时,弹幕上飘过许多“科比走了”、“去和上帝打篮球了”。

是的,《笑场》是隔了两年才播出的一场录制综艺,虽说质量尚可,但更像是在疫情当前为了保持热度才推出的一档节目。


相比于《吐槽大会》和《脱口秀大会》这种拼盘演出,《笑场》采用的是专场演出,每期只有三十分钟左右,节目形式和时长都有所不同,更像是线下专场演出的一次录播。

除去保持热度外,《笑场》的最大功能是让诸多从未观看过线下专场演出的观众意识到有这么一种演出形态,培养他们对这种演出形态的好感,最终把之前只在线上消费长视频、短视频的消费习惯,转变为线上与线下消费相结合的形式。

线上追综艺、线下购票观看演出,为笑果增长营收。

即使在家这些脱口秀演员也没闲着。笑果联合快手在2月22日推出了一部“云上”直播综艺《诞愿人长久》,号称是直播版的《吐槽大会》。每期节目中,李诞会连线几个快手上的头部网红和笑果旗下的脱口秀艺人,与他们进行直播PK。

目前《诞愿人长久》已更新三期,每期时长约90分钟。第一期的嘉宾是宝石Gem、老四、Giao哥、以及同样在家憋疯要来凑热闹的呼兰和CY,第二期的嘉宾是朱一旦、二驴、浪胃仙和王建国,第三期的嘉宾则是演员宁静、张二嫂、韩美娟和手工耿。

李诞的直播大冒险

无论你是否使用快手,只要你热爱上网冲浪,都会或多或少的听过过“来,左边跟我一起画个龙”、“一给我里giao giao”、“有钱人的生活,往往就是这么朴实无华且枯燥”和“百因必有果,你的报应就是我”等出圈之语。

在第一期节目开头处,李诞表示“诞愿人长久”这个节目用了他最不喜欢的谐音梗,主要是为了分享一下彼此的不快乐,然后互相快乐快乐,和众网友们“千里共婵娟”,也希望人们都能长长久久、平平安安。

谐音梗在单口喜剧(standup comedy)里是比较初级的技巧,而且效果往往也不会太好,观众不容易get到。

李诞的直播大冒险

据说,在《吐槽大会》说谐音梗是要扣钱的,笑果的一些艺人也经常拿“谐音梗”来吐槽,比如卡姆就说:“结交了一些不三不四的朋友(此处@王建国),然后我就养成了坏毛病——谐音梗。”

当期主咖是凭借《野狼disco》火遍全网并登上今年春晚的宝石Gem,李诞和宝石Gem就《野狼disco》的“抄袭”风波展开了讨论。

李诞的直播大冒险

就我了解到的消息而言,《野狼disco》的词曲都是宝石Gem原创,Beat(编曲)来自芬兰一位名为lhaski的《More Sun》。

2019年7月,宝石Gem以99美金买下了《More Sun》的非独家版权;11月宝石Gem在经纪人的提醒下与lhaski联系打算买下《More Sun》的独家版权;lhaski邮箱回信表示《More Sun》的非独家版权已经卖出了几千份,没必要再买独家版权。

11月15日,lhaski告知宝石Gem《More Sun》的独家版权被一中国台湾商人以5000美金买断;此商人买到版权后联系宝石Gem的经纪人,希望双方达成合作,《野狼dicso》一歌自15日以后收益的40%归此商人所有,但被宝石Gem的经纪人拒绝。

不久,关于《野狼disco》的Beat“抄袭”《More Sun》的消息被大肆传播,在QQ音乐、微博、抖音等平台上随处可见“《野狼disco》抄袭”的留言。

当期节目中,为网友所热议的还有李诞与Giao哥撞脸,两人从脸型、发型乃至衣服颜色都极为相似。

李诞的直播大冒险

Giao哥问李诞:“你感觉你是一个成功的人么?”

李诞思考了两秒,说自己“是一个比较幸运的人”,成功与否“不知道”。

Giao哥立马回应:“跟我一样,我也感觉我是一位幸运的人。”

当Giao哥要细说原因的时候,李诞打断了他,说“因为我们都能买到灰色的睡衣”(当天,两人都身着灰色睡衣)。

Giao哥表示李诞说得对,但自己最大的幸运是“赶上了快手这个时代”,没有快手,他不会有现在的生活。

第二期的主咖是凭借《一块劳力士的回家路》同时登上微博热搜、知乎热榜并喜提B站排行榜第一的朱一旦,运营“朱一旦的枯燥生活”账号一年来,视频播放量全网超十亿次。最为网友所热议的是慵懒的配音、“有钱人的生活,往往就是这么朴实无华且枯燥”及出场率最高的劳力士手表。

在节目中,李诞展示了自己与朱一旦的“同款”劳力士手表,然后就“‘朱一旦的枯燥生活’是如何萌发的”话题展开了讨论。

李诞的直播大冒险

李诞从《今晚80后脱口秀》走出,依靠《吐槽大会》大火,又做了《奇葩说》与《脱口秀大会》的导师,在中国脱口秀事业中,它可说是数一数二的人物。

这次尽管《诞愿人长久》在内容和形式上做出了创新,但这次先锋喜剧实验的结局却略显尴尬。

纵观这几期节目,由于没有文本,全部是现挂,所以笑点并不密集,吸引的粉丝和流量也比较有限,有些时候甚至有些尴尬。

如果你并不喜欢直播的形式,《诞愿人长久》对你而言不是一个好的选择,而且李诞与这些快手头部网红似乎不在同一个次元壁。

李诞的直播大冒险

在国产喜剧世界里,明显有两个派别,泾渭分明。

一是以爱优腾自制综艺、网大、影视剧为主,如《奇葩说》《吐槽大会》《脱口秀大会》等,制作精良、大碗明星、标准化流程、工业化产出且有资本加持,广为观众所追捧。二是以抖音快手为主,里面充斥着魔性短视频、美丽小姐姐、土嗨大哥、社会语录和洗脑神曲,如《下山》《桥边姑娘》等,同样被上亿用户所喜爱。

当然也会有人看完《奇葩说》然后打开快手大喊一声“giao”,都是图一乐呵、消遣,我们每一个人个体的体验都是单薄的。

艺术形式本身并不存在雅俗之分,载体也无高下,不管热映的是《战狼2》还是《复仇者联盟4》,人们说的是“你好骚啊”还是“雨女无瓜”,看的是“二营长,你他娘的意大利炮呢”还是“你要是唠这个,我可就不困了”,某种程度上都隐藏着一个时代一个社会的症候或流行文化。

李诞的直播大冒险

但二者的受众的确有所不同。快手用户更多的代表着下沉流量,群体庞大,大有潜力可挖,这也是爱优腾有待进一步扩大用户的市场地。

《诞愿人长久》所做的尝试是将这二个群体进行碰撞、融合,现在来看,效果不佳,热度比之李佳琦、薇娅两位头部网红还相差甚远,但不可否认的是日活早就过亿的快手,对于笑果文化是一块香馍馍。

或许很快便会有传媒公司瞄准这片蓝海,通过把握用户心理、精心设计流程、打磨直播剧本、迎合快手生态等等打造出一个大火的直播综艺来。

杨德昌在《麻将》里说:“这个世界上没有人知道自己想要的事什么,所以他们看杂志看报纸看广告看电视听电台,希望从其中找到答案,希望让别人来告诉他们,他们自己想要的到底是什么。”当你试图追逐流行、打造流行或复刻流行时,或许流行正悄然远离。

“流行”的事,谁又能真正说得准呢?

李诞的直播大冒险


经授权转载至数英,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作者公众号:幕味儿(ID:movie1958)
1584357278140930.png

本文系作者授权数英发表,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数英立场。
转载请在文章开头和结尾显眼处标注:作者、出处和链接。不按规范转载侵权必究。
本文系作者授权数英发表,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数英立场。
未经授权严禁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作者本人,侵权必究。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数英立场。
本文禁止转载,侵权必究。
本文系数英原创,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授权事宜请至数英微信公众号(ID: digitaling) 后台授权,侵权必究。

李诞的直播大冒险

扫描,分享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