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34岁,喜欢“暖羊羊”10年

原创2020-02-26举报

她,34岁,喜欢“暖羊羊”10年

扫描,分享朋友圈

导语:秦珊,一个世俗意义上被归为从事简单服务工作的劳动者群体,是单位里的配角,没少挨领导批评,30多岁还与人合租住一个房间,至今还没有找到伴侣。但现实中,周围人很少知道的是,她是2月19日微博热搜榜单第五名“连续十年更新暖羊羊的帖子”的主人公,她是暖羊羊的资深粉丝,也很少人知道,在简书上,承载着她的一个作家梦。


作者 | 思想漪

编辑 | 石    灿


白天早晨7点到晚上6点,34岁的秦珊是广州一家物业公司的服务人员,干着打杂的活,比如接打电话,收拢杂物;晚间,吃完晚饭,她转换身份,成了百度贴吧里的“皓雪公主”、微博与简书里的“超龄熊孩纸”。

秦珊的百度贴吧账号“皓雪公主”

在网络的世界里,她已经在简书坚持日更文章3个月,文章是是佛陀小故事、人际交往哲学或者自己创作的虚构小说和随笔。虽然所收获的不过个位数点赞与评论,更多的时候,也没人关注,但这被她视为“作家梦”的起源地。 

从2010年开始,24岁的秦珊一边看《喜羊羊与灰太狼》,一边把所有“暖羊羊”的镜头截下来做成图片,在一个名为“暖羊羊吧”的贴吧里不断更新。

2月19日,她因为“连续十年更新暖羊羊的帖子”上了微博热搜,那天,与她同上热搜的还有“宋威龙姐姐”“朴振英腹肌 车银优腹肌”和全国疫情的最新情况。


秦珊所发的帖子登上微博热搜榜

秦珊上了热搜,这个消息是她在“暖羊羊吧”的QQ群里知道的。有眼尖的吧友在2月19日发现,“连续十年更新暖羊羊的帖子”登陆微博热搜第5位,而发帖人“皓雪公主”就是秦珊。

知道上热搜的消息时,秦珊还在广州的物业公司正常地工作着,工作服是红色的裤子,白色的上衣。

今年过年,秦珊没回老家。公司优先让外省的人回家了。大家差不多一年都没回家,秦珊的老家在韶关,距离广州230多公里,她觉得平常节假日也能回家,就把春节休假的机会让给了外省的同事。

暖羊羊是动画片《喜羊羊和灰太狼》的配角之一,首次出场是在第一部的第55集《灰太狼之死》,她以转班生和班长的身份出现,体格和脸盘顶得上其他两只羊。在一众喜羊羊、懒羊羊、沸羊羊等角色中,她很好辨识,时尚的BOBO头以及红蝴蝶结、粉红小包、红鞋。

在秦珊创建的一个名为“Monitor暖·暖羊羊图片集”的帖子里,从2010年9月到现在,她共发了超过15000张暖羊羊的截图帖子,盖楼超过20000层,页数过650页。

“Monitor暖·暖羊羊图片集”的帖子

帖子的第一层楼发布于2010年9月22日,放了两张暖羊羊的特写截图,取自《喜羊羊与灰太狼》第117集《核电风波》,剧集时长14分钟,暖羊羊出现的镜头屈指可数。

故事起源于2009年,秦珊和“00后”表弟一块看《喜羊羊与灰太狼》,她喜欢上了“暖羊羊”,如果没有看到暖羊羊出场,她就会觉得这集“喜灰”无味。

后来,表弟不再喜欢这部动画片。秦珊依然喜欢,虽然她的关注点到了“暖羊羊”身上。

秦珊的自述

2015年的时候,有人在“Monitor暖·暖羊羊图片集”的帖子里留言,说,“截了几年图,不累啊?”秦珊说,“喜欢就不累”。

如今,这个曾经怀疑自己有社交恐惧的34岁女孩,不得不面对从微博、B站、抖音等平台踊跃而来的关心者,冒名者以及各路“水军”。

疑似《喜羊羊与灰太狼》剧组的人在“暖羊羊吧”回应“皓雪公主

一位从发帖内容看是《喜羊羊与灰太狼》官方制作组的工作人员,表达了自己谢意,并献上了美术组同事的画作。还有吧友顺着热搜,找到在“暖羊羊吧”在2014年埋下的伏笔,“不知道会不会变神贴,先留名吧。”在6年之后,重新感叹一句,“真成神帖了”。

2月23日,秦珊在“暖羊羊吧”发出了一则声明。有人在知乎以“为暖羊羊截图十年的病孩子”的名义更新文章,提醒大家注意。

“声明:‘微酸羊羊’并不是我的知乎账号,我本人的知乎账号已经闲置很久了”。

秦珊谈论起自己的特长,“心善、为他人着想、善于分析”。让她想象自己还有什么专长,她说,除了善良之外,想不到其他的。

在公司里,秦珊不是主角,进来的比自己年龄小的人越来越多,看到别人干活机灵,讨领导喜欢,她也着急,那一刻,年龄的问题时不时会跑出来,提醒她,你已经是个30多岁的女孩了。

这几乎是“暖羊羊”的人设。在《喜羊羊与灰太狼》这部动画片里,暖羊羊这个配角定位,心善、敢承担、奉献。村长遇到危险,暖羊羊报恩留在最后。喜羊羊、懒羊羊嘲讽她,不像个女生。羊村的河桥断了,村长让女生去打扫草原,男生去搬木材,村长把暖羊羊归到了男生一列。

“太多的偏见和刻板印象集中在她(暖羊羊)身上,可她依旧温暖善良”。有网友评价说。

集中更新的年份在2012年到2015年。此前,秦珊在高级技校里学数控,毕业之后,她在工厂里当过库管,也卖过彩票,当过保险公司的培训员。按照她的话说,“漂泊了好几年”。后来去了广州工作。

秦珊在广州漂了三年多,已经30多岁了,还是和一个1991年出生的女孩合住着一个主卧,一个月赚着三四千元的工资。20多本书,一个坏掉的煲汤锅,两只悠嘻猴玩具,还有一只从公园捡来的QQ公仔,和几件衣服成了她在广州现实生活的家当。

从世俗上看,秦珊在整个的社会分工中,被归为从事简单工作的劳动者群体,是单位里的配角,单位里新来了小姑娘,比她年龄小,做事又利索,这个时候,她觉得自己的年龄真是大了。

“我都不介意把自己作为教育的反面典型去宣传”。秦珊说。从小,她不自信,自闭。小学的时候,她想给同学讲一个历史故事,但没有一个人听她讲。到了高级技术学校(高技),她去问别人不会做的题目,别人说,“这么简单都不会”。

秦珊一直被父母质疑着,安排着一切。她记得很清楚,小时候回到家,父母一会儿说,吃苹果,一会儿说,喝骨头汤,一会儿说,吃沙田柚,而她只能慢慢地吃下去。事实上,那时候她并不想吃那些东西。

上高技之前,秦珊还想和同学考中山大学,父母说,她的同学一定在骗她,让她去考了高技。

就算工作之后,父母对她的影响也是巨大的。前30年的人生,她一直在韶关工作。2012年从韶关学院毕业后,她去了一家工厂工作,在里面当设备调节,工厂倒了。她去了招待所工作,后来裁员,她又去KTV工作,KTV转让之后,她也被裁了。

她想去广州,父母说她,不让你去是怕你上当受骗。2016年年末,秦珊来到了广州。她并没有上过当,受过骗。

但这一切,并不影响她喜欢一个虚拟的动漫角色“暖羊羊”。她并不一定在其中找到某种力量或者信仰,“为什么一定要现实回报或者改变现实呢?单纯喜欢不可以啊?”秦珊说。

她,34岁,喜欢“暖羊羊”10年

扫描,分享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