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爱看“言情小甜文”,你偏要拉我出“舒适区”?

原创2020-02-21举报

我就爱看“言情小甜文”,你偏要拉我出“舒适区”?

扫描,分享朋友圈

导语:“网文读者都是娇气的宝宝,你要他吃药(你的私货),最好先给他吃一颗糖。但是,如何制糖是一个很值钱的商业秘密。”


作者 | 佳    璇

编辑 | 赵思强


近日,晋江作者“袖侧”被推上了女频网文圈的风口浪尖。对“袖侧”的众多指控中,包括但不限于:“挂羊头卖狗肉”、“诈骗”、“PUA”。

最开始是在微博,小说原有读者们发表了许多或讽刺或愤怒的言论,紧接着在晋江平台,作者的连载小说被大量刷负分、投诉、举报、甚至被要求退钱。随着事态发酵,作者“袖侧”事件在部分豆瓣小组刷屏,越来越多的圈内读者抱着“吃瓜”心态来看文,一探究竟。

一场网络小说作者与读者间的冲突,渐渐发展为了女频网文圈的大讨论。 

“挂羊头卖狗肉”

图片来自晋江 

事情本身并不复杂。

作者“袖侧”在晋江平台连载的小说《篡位将军的白月光》,在更新了近60章付费章节后,读者隐隐发觉作品有“男主对女配有爱,结局一男N女”的倾向,便在微博上向“袖侧”询问,结果得到了作者的肯定回复。 

对于大量言情小说读者来说,这一点踩了她们的“大雷”。第二天,一位知名推文博主通过私信与“袖侧”讨论了有关小说情节发展的看法,随后将聊天记录的截图放出。 

在截图中,“袖侧”说:“很多女性读者有一条底线,就是男女主迫不得已分开,男主可以睡别人。这就是她们能够接受的底线了,但是绝对不能爱别人。 

她紧接着又强调:“要把这条底线打破。” 此话一出,引发了众怒。 大量读者质疑,“袖侧”为了提高订阅量,将小说标签设为“情有独钟”、“天作之合”,却不按套路出牌,故意踩读者“雷区”,破坏了阅读体验,有“挂羊头卖狗肉”之嫌。 

微博用户“易凛凛”自己也写网文,“袖侧”是她最喜欢的网文作者之一。因为这次争议,她特意到晋江把这部未完结作品连夜刷了一遍。看完后她表示,没觉得“情有独钟”这个标签有什么问题。

 “爱情分很多种,个人觉得男主对朝夕相处的妻妾有那么点心动?依赖?怜爱?都正常。只要最真挚热烈的爱给了女主也算‘独钟’。

一帮人替女主委屈,可女主对其他男性也有爱了啊。” 在“易凛凛”看来,凡是看过“袖侧”之前几部作品中的任何一本,都会知道这位作者只要想写,就不会是单纯的男女爱情。更何况,文案中已经明确标注了“公主三嫁,帝王有妃,洁党勿入”。 

“洁党”,是耽美及女频网文小说相关的常见词,主要指此类读者对男女主的感情有洁癖,不允许男女主与作品其他人物发生暧昧互动。

由于“洁党”对作品的限制过强,后来还延伸出了更为细化的限制方式,比如只要求身体洁癖的“双处党”。 这些词汇常在作品推荐贴的“排雷”部分出现,以帮助读者在挑选网文小说阅读时,不要踩到雷区。

而一些网文作者为了让读者们放心追更、订阅收藏,也会把作品中明确是“雷点”的部分,提前标注在文案里,保护读者的阅读体验,避免一些不必要的争端。

 图片来自百度搜索

而对于女频小说,正如作者“袖侧”所言,男主爱情的纯洁性,是绝大多数读者的底线。

 “体验和感受爱情”是大部分女性读者阅读言情小说的核心追求。这种爱情可以虐、可以悲、甚至可以有辜负,但必须仍有女主视角上的“爽感”。“排雷”恰恰是为了保证读者“爽感”不被破坏。 

细细看来,作者文案中“帝王有妃,洁党勿入”的“排雷”说明,放在不少女频网文上也通用。 

就拿大众熟知的女频改编IP《甄嬛传》与《如懿传》为例。男主均为皇帝,多情虚伪且雨露均沾。

但甄嬛有果郡王的一心一意,也在后期反虐皇帝,复仇成功;如懿与皇帝有初恋的甜蜜,又有默默守护的凌云彻,最后在婚姻围城中与皇帝决裂,女主“断发”和“死亡”等情节,本质上都是“爽点”。 

在核心爽点上“埋雷”,无疑是这部争议作品“翻车”的重要原因。

大量读者因追求“爽感”入坑,作者“排雷”却不排干净。随着小说情节不断发展,读者投入了时间、金钱和感情,却发现故事走向全然不符合期待,也就发生了有关作者“挂羊头卖狗肉”的争端。

 “读者”or“用户”? 

按理说,萝卜青菜,各有所爱。如果不喜欢这部小说,读者弃文即可,事情远不至于发展到“全网狙袖侧”的局面。

然而,读者们愤怒程度的攀升,不仅仅因为阅读体验被破坏。

作者“袖侧”在讨论中提到:“读者所谓的‘膈应’是被我拉出了舒适区。”“如果是明确要写营业文,会做好设定,按照‘营业文’标准来写,但这部作品不算是‘营业文’。

这些言论深深伤害了众多言情小说的用户。

没错,用户。这些支持正版的网文读者,不仅仅是读者,还是用户。

网络文学从诞生之初,就伴随着“文学性”与“商业性”的矛盾。互联网的普及,让文学从精英化创作走向草根时代,到了今天,更发展出了独具特色的网文产业。

“同类套路反复写”、“百万长文不完结”等现象的根本原因,来自于网络小说VIP章节付费阅读的商业模式。

虽然,近年来“免费阅读”的声音反复出现,行业巨头们纷纷探索“打造精品网文IP”的新途径,但“付费阅读”仍以低成本的营利方式、经过市场检验的直接路径,作为网络文学行业的根基,不曾被真正动摇。

有读者贴出了“袖侧”在2019月12月31日发出的年终总结微博,作者对这一年的评价是:在商业化的道路上疯狂试探

同时,作者还透露了正在连载的小说最初名为《公主归来》,为了符合晋江平台潮流而修改,也就是现在这部争议作品《篡位将军的白月光》。

“你们别不信,就‘富二代’、‘白月光’这种很羞耻的名字,数据真的会比那些比较文艺的名字强非常多。”作者说道。

从微博内容可以推断,”袖侧“在迎合商业需要的过程中尝到了一些甜头,即这些“慕名而来”的读者订阅。但她内心仍有矛盾,于是呈现出极为分裂的状态。所谓“营业文”与“非营业文”,是她单方面为作品选择的划分方式,为自我表达留出的空间。

图片来自微博

但作为“用户”的读者,无法买账。 读者们用“诺尔贝袖”“宇宙文豪”等外号,来讽刺“袖侧”不顾用户需要、自作主张、高高在上,并通过“弃文”、“打负分”等方式说要带领作者也走出“舒适区”,而后又有部分读者要求“袖侧”退钱,或是鼓动大家对作品投诉和举报。

不少读者甚至是“粉转黑”。 微博用户“格里高尔变形计”说,她之前很喜欢“袖侧”的几篇文,但最近隐隐感觉到作者本人在PUA读者,就是试探再三、投其所好,但心里一直看不上,不时贬低读者品味。

无论“袖侧”写成啥样都能全盘接受的那批读者,也在受伤害。 那么,网文作者自我表达的界限在哪里?商业营利与文学创作之间又该如何平衡?

“药和糖” 

“袖侧”是不是一位成熟的网文作者?或许她还不是。在网文行业中,一位成熟的作者,若非在市场中变得更加游刃有余,就需要更“佛系”地看待作品的“商业化”程度。

但许多为“袖侧”辩护的人,也并非是所谓的“脑残粉”。相反,她们中的很多恰恰是网络小说的资深读者。

有些人因好奇才去看了这部争议作品,带着审视的目光刷完,得出了“小说本身并不违背逻辑”的结论。作者在前期完成了较为合理的铺垫,故事走向可以被接受,作品很精彩,作者写得不错。

这也就是说,“袖侧”对作品本身是负责的,也较好地完成了自我表达。但在网文行业,作者的自我表达,从满足读者的角度上,也被称为“夹带私货”。

在知乎有这样一则提问:网文作者是如何处理自我表达及读者需求平衡的?

知乎用户“熊十三”认为,这个问题的本质是:你能不能站着把钱挣了?

他用到的一个比喻很有趣:“读者都是娇气的宝宝,你要他吃药(你的私货),最好先给他吃一颗糖。但是,如何制糖是一个很值钱的商业秘密。

显然,在男频网文圈,这些策略得到了更多的尝试和验证。

起点神级作品《大王饶命》的作者“会说话的肘子”曾直言,坐等自己的新书《第一序列》扑街。但对于现阶段的他来说,想写什么,比能写什么更重要。不太缺钱了,就有这个任性的资格。

图片来自知乎

 对于竞争激烈、动辄上百万字的男频小说而言,作者对读者口味的试探,代价可能是巨大的。这也是许多男频小说作者,对于“套路”和“爽点”两个词更为在乎,对满足读者需要慎之又慎的原因。

与此同时,作者们也在创新,精彩的网文不断出现。 事实上,长期以来,女频小说圈都面临困境。 目前为止,晋江仍是女频网文最繁荣的平台,但也同样面临着作品类型化、创新题材少、套路反复等问题。

许多读者感叹书荒,每发现一个“宝藏作者”,即便是“随缘更新”也不肯放弃,期待“有生之年”。 

甚至有不少作者和读者转战“耽美圈”,发现“言情”之外又是一片新大陆。 这些困境不只源于文学创作本身,也来自整个社会的女性文化。甚至不止于某个国家,也蔓延至世界上许许多多的人。 

也因此,在这些“吃瓜”、讨论、争议的背后,针锋相对的双方在“是否举报”的问题上,却殊途同归。 

有读者担忧,因为此次事件,更多作者在创作中畏首畏尾,只迎合主流写“小甜文”;也有豆瓣用户发帖呼吁大家慎用举报机制,不要“自下而上”对网文内容进行“阉割”。 即便是在微博上,因“袖侧”事件写长评、态度十分强硬的用户“其实我又在发呆”也在评论区申明:虽愤怒但不提倡举报。讨厌归讨厌,但仍然支持写作题材的多样化。 

无论是热衷于“小甜文”、“虐恋情深”、还是“只想搞事业不想谈恋爱”,女频读者们对网文行业多样化发展、欣欣向荣的期待,始终不曾改变。

我就爱看“言情小甜文”,你偏要拉我出“舒适区”?

扫描,分享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