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为一个美术馆去一座城,非毕尔巴鄂不可

原创2020-02-18举报41

如果为一个美术馆去一座城,非毕尔巴鄂不可

扫描,分享朋友圈

如果为一个美术馆去一座城,非毕尔巴鄂不可

原标题:如果为一个美术馆去一座城,非毕尔巴鄂不可 | 古根海姆

自从小T买了这本书,一有假期就坐以待旦。这辈子不知道能否走这书中访十分之一的建筑,但是没有疫情的时候,还是尽量走动走动。看到书中著名的解构主义建筑师Frank Gehry设计的每一座建筑都惊为天人,翻阅到之后,就暗自下决心有生之年都一定要去膜拜的。

如果为一个美术馆去一座城,非毕尔巴鄂不可

在2018年参访过Walt Disney Concert Hall华特·迪士尼音乐厅之后,小T和他的朋友们于2020年1月,膜拜了让Frank Gehry声名大噪的古根海姆毕尔巴鄂美术馆Museo Guggenheim Bilbao。

独家vlog,先睹为快!

毕尔巴鄂在哪?为什么会有这么一座美术馆?

红色区域为毕尔巴鄂,在西班牙的最正北。

如果为一个美术馆去一座城,非毕尔巴鄂不可

如果说2020年出生的天秤座小朋友的故事要从一直蝙蝠说起的话,那么,在毕尔巴鄂(Bilbao)建造古根海姆美术馆得从一艘船说起……

从14世纪起开始,毕尔巴鄂这座西班牙北边的海港城市,随着船只的穿梭如织,海上贸易如火如荼,西班牙也成为海上霸主。而毕尔巴鄂,则为西班牙的海上明珠。然而,风水轮流转,随着英国、荷兰的迅速崛起,17世纪后西班牙海上威风不再,毕尔巴鄂当初造船工业也日益没落,既然海上都没有船的需求了,那还要在造船厂刷火箭干啥。尽管后来随欧洲工业革命的浪潮,毕尔巴鄂靠丰富的铁矿振兴过一段时间,但铁也不是老铁能取之不尽用之不竭,所以,铁没了,原来的工厂也就荒废了。随后毕尔巴鄂的经济急速下降,1983年又遇上水灾,失业、犯罪带来一系列的社会稳定问题,城市政府再不想办法,这座城市就完了。

咋整?

90年代伊始,城市政府终于下定决心为了摆脱困境重新给城市做定位,从原来造船为主的工业城市改变为旅游城市。

经过调研和激烈地脑暴,整个城市将迎来一次大型的“翻新装修”,为毕尔巴鄂引进并修建一座世界级的顶尖艺术博物馆,成为改造计划中的重要环节。而古根海姆家族也正在谋划纽约之后,进入欧洲的版图。

肯定有朋友对于古根海姆家族好奇,那可得喝一热水瓶水加两斤瓜子才说得完,下次有机会再说吧。

如果为一个美术馆去一座城,非毕尔巴鄂不可

在1991年,毕尔巴鄂相关部门的诚挚邀请下,纽约的古根海姆基金会就在毕尔巴鄂设立美术馆的意向达成一致。

但在建筑风格上,也是破费心思。当初,纽约古根海姆是家族排行第四的所罗门·古根海姆(1891-1958),也是古根海姆基金会的奠基人,找到了前卫的建筑师Frank Lloyd Wright(1867-1959,流水别墅作者)来设计的。

但是,一直大胆冲冲冲的古根海姆家族不可能在新馆的设计上没有突破,再说Wright也已仙逝几十年。他们对一位风格迥异的设计师,求贤若渴。被人誉为建筑界的毕加索、擅长抽象结构主义加拿大出生,尔后归化美国籍的Frank Gehry(1929-)成为了古根海姆家族的选择。

随后,Frank Gehry开始设计毕尔巴鄂古根海姆。当时被美国人成为“另一个Wright”的他,在纽约古根海姆设计者Wright的后尘下,可想而知压力有多大。

Frank Gehry设计草图

如果为一个美术馆去一座城,非毕尔巴鄂不可
(来源:latimes)

Frank Gehry结合毕尔巴鄂当地的形态、历史文化,用一套空气动力学设计出犹如海上战舰的草图,意蕴昔日海上霸主的崛起。大师就是大师,这个项目二话没说就通过了,并且推土机咔咔就开始动工了。

如果为一个美术馆去一座城,非毕尔巴鄂不可

1993年至1997年,经过四年克服无数困难的精密施工后,西班牙北面的一颗文化珍珠诞生了,Frank Gehry回应了所有人对他的质疑。这件西班牙北部的收山之作,也成为他生涯中最为著名的建筑。毕尔巴鄂古根海姆美术馆就像一艘未来的钛合金战舰,在Bilbao的迷人河畔从未来驶向现。

如果为一个美术馆去一座城,非毕尔巴鄂不可
(小T摄于2020.01.18清晨)

在Puente de La Salve桥上俯瞰,别有一番风味。

如果为一个美术馆去一座城,非毕尔巴鄂不可

由法裔美国女艺术家Louise Bourgeois创作高达30英尺名为“Maman”的青铜蜘蛛雕塑横行于建筑之外,就如星际电影中的场景一般,更为科幻。被誉为20世纪90年代最伟大的建筑之一,绝不浪得虚名。

如果为一个美术馆去一座城,非毕尔巴鄂不可
(Sophia摄于2020.01.17)

建筑之外,美术馆周边的无数当代大型艺术品更是令世人大饱眼福。无需购票,也能看到著名的几件雕塑作品。

在美术馆的正门广场上,杰夫·昆斯(Jeff Koons)的巨型花卉雕塑《小狗》(Puppy)坐落于此。

小T之前文章有介绍过,2019在北京开个展的英籍艺术大师安尼施·卡普尔(Anish Kapoor,1954-)的雕塑作品,在美术馆外围的喷泉水池中。韩国首尔三星美术馆也有收藏一件。相关阅读:《安尼施·卡普尔,印度最负盛名的雕塑大师|精选艺术家9/100》



另一侧是Louise Bourgeois的青铜巨型蜘蛛。

与森美术馆平台收藏的那只相比,感觉爬行在这儿的这只更有“杀伤力”。

隔着环绕美术馆的水池,能看到Jeff Koons的另一件不锈钢雕塑作品“花朵”。标志性的色泽和材质,令人过目不忘。

欣赏完建筑及其周边的作品,小T和他的朋友们才进入这座当代艺术宫殿的内部。毕竟是可以开连锁店的美术馆,所以没有像上一篇马德里提到的几家美术馆一样有免费参观时段。只要你要进去,不管你是男女老少,都得凭票入场。

美术馆里面,规划为三层展览空间。第一层最大的104厅展出的是以金属板材组构壮观抽象雕塑而闻名的美国艺术家“打铁匠”理查德·塞拉(Richard Serra,1939- )一系列八个不朽的雕塑装置,有迷宫、长廊、S渠等。

Richard Serra认为:“每一个观众,也是艺术作品的一部分。他们在游走的过程中体验着不同的视角,这个过程中包含了期许、记忆、时间、走动和观看。这和欣赏一幅画作完全不同。”

Richard Serra用构成造型艺术的最基本的元素来进行创作,如:线、面、圆、体积、重量与空间,令人在“铜墙铁壁”的行走中产生不同的反应。上一篇也讲到,在马德里索菲亚王后艺术中心也有一个房间展示他的方钢作品。

委内瑞拉动力学艺术领军人物Jesús Rafael Soto (1923 – 2005),是平面雕塑家还是画家?这是个问题。在美术馆北面的水池中,挂着一件他的作品。

在一层偌大的105空间,展示的是他生涯中的重要作品。

一生中,他都致力于视错觉与活动雕塑艺术的探索与创作。你以为是平面绘画?

从侧面看你会发现玄机,其实是一件有层次的立体装置或雕塑。

参观者还可以在立体装置中穿梭,用不同的视角看这个世界。

Jesús Rafael Soto的纱帘走出来,往电梯方向的角落101空间走,你会发现一面绚烂的灯光森林。

你以为是一个平面,其实是一个立体空间。

这是一位精通灯光+文案+技术的女性——美国观念艺术家Jenny Holzer (born 1950)的作品。她擅长用激光、投影和氙气灯来创造的具有精神内涵的文案装置作品。当然更有名的是她在90年让文字映照在里约热内卢的河面上。

在观念思考的过程中,也产出了不少具有哲理性的文本,从A到H开头的句子,集结成了1978年的作品《常理》。

比如:“自由不是必须的,而是奢侈的”、“吃太多是可耻的”、“时间的有效性意味着天才的诞生”……基于这些“金句”,Jenny Holzer把它们运用在不同的媒介上:大理石长凳、T恤、大楼楼面、河面等等。

也正是《常理》的出现,使许多人开始第一次注意到这位年轻的女艺术家,也奠定了她艺术实践的基石。常理一出,谁与争锋。在其后的二三十年间,里面的警句都一直变换着不同媒介运用着。

1989年在纽约古根海姆博物馆,定制展出的拓展性螺旋三色L.E.D 电子显示招牌。

日本艺术跨界大王Uniqlo深知热爱艺术的朋友们不一定买得起她的作品,所以早在2014年UT找她合作出了一系列T恤。

穿上Jenny Holzer的至理名言,也许,这是小T离她最近的一次。

带着对“金句”的一知半解到二层,是德国摄影师Thomas Struth(1954-)生涯40年的回顾大型摄影展览。

老爷子善于捕捉如社会结构的不稳定性、人类存在的脆弱性等现象作为主题。

所有的捕捉,通过相机转化为能够引起观众参与和共鸣的优雅图像。

拾阶而上,来到三层,是大家比较熟悉的当代艺术家的绘画作品。

Mark Rothko、Robert Motherwell、Yves Klein、Andy Warhol、Jean-Michel Basquiat、jorge Oteiza等应有尽有。

转完整整一下午,同样的流程可以到一楼出口的艺术品商店逛逛买几本书和纪念品后,天已经黑了。

毕尔巴鄂的复兴是成功的,虽然古根海姆功不可没,但也不尽于此。


90年代以来,新型企业与火车计划、新的电车系统与地铁线路(由顶尖建筑事务所福斯特设计)、新机场(卡拉特拉瓦设计)、大型人文建筑、以及零售与文化中心,均由世界级设计师菲利普·斯塔克、拉斐尔·莫内欧、罗伯特·斯坦恩等人一一担当重要。

Campo Volantin Footbridge沃兰汀步行桥,也是毕尔巴鄂城市改造计划的一部分。由西班牙本土建筑师SantiagoCalatrava卡拉特拉瓦(1951-)的作品,沃兰汀步行桥同样在建成后立刻成为毕尔巴鄂的地标之一。美国纽约世贸中心中转站就是他设计的。

还有,在毕尔巴鄂足球场边的佐佐塔雷(Zorrotzaurre)区域,内维翁河边的废弃工业建筑群的改造计划的负责人,当时是英籍伊拉克裔建筑师扎哈·哈迪德Zaha Hadid(当年拿普利策奖就是Frank Gehry极力推选她)。

除了古根海姆,毕尔巴鄂美术馆也升级改造了,并且是有免费时段参观的。不少西班牙当地艺术和当代艺术也值得细细品味。

即便当年在辛普森之家中,黑这座美术馆为垃圾堆捡起来的设计。1996年普利茨克建筑奖得主、西班牙著名建筑师拉斐尔·莫尼欧还是对Museo Guggenheim由衷叹服:“没有任何人类建筑的杰作,能像这座建筑一般如同火焰在燃烧。” 

古根海姆吸引着全世界各地的人们前往,尤其是欧洲人们一张200多块人民币的机票1-2小时即可抵达。这也古根海姆成为了毕尔巴鄂的经济命脉,门票收入高占毕尔巴鄂税收的4%,而带动连锁的旅游产业收入则占到20%以上。

改造之后的这座曾经的工业小城,是世界上最成功的城市焕新案例,已成为各国想复制的“毕尔巴鄂效应”。可随后,赫尔辛基古根海姆和中国台湾古根海姆计划都由于各种因素不告而终。罗马不是一日建成的,毕尔巴鄂也不是。

小T认为,Frank Gehry不是建筑师,是艺术家。他不一般的艺术家,一般的艺术家是无法驾驭如此庞大的城市雕塑艺术的。

向城市改造者顶礼致敬!

ins: #dingart


*部分图文源自网络,侵删


数英作者原创,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如果为一个美术馆去一座城,非毕尔巴鄂不可

扫描,分享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