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持续下,线上买菜APP成了另类QQ农场

转载2020-02-13举报42

疫情持续下,线上买菜APP成了另类QQ农场

扫描,分享朋友圈

非常时期,买菜APP成了另类QQ农场

作者:小熊猫,来源: 青年横财发展会

口罩的紧缺治好了中老年人对于线上买菜APP的偏见。

当初我妈嫌弃盒马鲜生嫌弃得一批,现在线上买菜app用得比我还溜。

每天凌晨5:20,老人家就订好闹钟,眼巴巴地在线蹲叮咚买菜上新的绿色蔬菜。这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役,网速和手速必须兼备,毅力和洞察力缺一不可,一个APP的菜下架了必须去蹲另一个APP,只有最快的手才能秒到最新鲜的菜。

这不,我妈又夸耀她在APP上买到了新鲜的广东菜心。

这雀跃的姿态让我不由想起了小时候定好闹钟,凌晨偷偷爬起来在电脑上偷菜的古早时光。

在疫情时期,线上买菜APP就是另类版的QQ农场。


一、另类QQ农场的复兴

你也许没见过凌晨四点的洛杉矶,但你却很有可能见过凌晨四点的QQ农场。

为了QQ农场偷菜而设定闹钟,是90后共同的青春回忆。

在那个智能机还没普及,4399小游戏称霸童年的时代,QQ农场曾经是我们每天最期待的娱乐活动。

有多少人每天放学回家的第一件事,就是奔到电脑前打开QQ农场检阅自己的菜地;又有多少人为了能偷到QQ好友的珍稀作物,冒着挨打的危险定了凌晨三点的闹钟偷偷爬起来偷菜。 

       非常时期,买菜APP成了另类QQ农场       

曾几何时,我们每天以升级土地为奋斗目标,痴迷于在QQ农场种帮好友除草铲屎打蚊子,QQ农场等级最高的人更是一众QQ好友羡慕的对象。

如今,那些凌晨起床偷菜的孩子都已经长大了,QQ农场也成了一波尘封的回忆。

没想到在2020年春节期间,一只蝙蝠带来的连锁效应让我们不得不在线上买菜APP上重温了那段在QQ农场上偷菜的时光。

疫情期间,全国人民开启大型集体坐月子模式。口罩的短缺让人们有心出门买菜而无余口罩。这时,为了能吃上一口新鲜菜,纷沓而至的抢菜群众很快就把线上买菜APP挤成了“偷菜”的战场。 

非常时期,买菜APP成了另类QQ农场        

您可别说,要在APP上抢上新鲜的蔬菜可不容易。凌晨四五点,菜架更新,闹钟响起,无数守着手机的群众开始不断地刷新页面,将目之所及的所有蔬菜一股脑加进购物车里,最后,能成功地按下购买按钮的人,才能成为这场手速排位赛的最后赢家。

四点半上新的蔬菜,只需三分钟,立马售罄,战局瞬间尘埃落定。这紧张刺激,群狼环伺的场景,与十年前如出一辙。

非常时期,买菜APP成了另类QQ农场        

手速快抢到菜的人兴冲冲地昭告天下,向四方报喜。

        非常时期,买菜APP成了另类QQ农场
非常时期,买菜APP成了另类QQ农场        

手速慢的只能沉下一口气咽下失败等着明天再来,并从失败中总结出经验。

非常时期,买菜APP成了另类QQ农场        

还有人为了挽尊转战真正的QQ农场,企图靠精神胜利法赢得这场魔幻的战役。 

       非常时期,买菜APP成了另类QQ农场            

更有人喜忧参半,虽然抢到了菜,但是没有配送的小哥怎么破? 

非常时期,买菜APP成了另类QQ农场        

曾几何时,年轻人还能靠着熬夜这一利器抢到深夜两三点上新的蔬菜,成为抢菜大战的王者。

之后,蔬菜上新时间改成五点半,早起的中老年人后来居上,凭借着常年五六点起的作息秒到一波又一波的蔬菜。 

非常时期,买菜APP成了另类QQ农场        

我们这代年轻人,小时候忙着在QQ农场上偷菜,长大了忙着在APP上和别人抢菜,总逃不过和菜纠缠的宿命,真是魔幻。

线上抢菜,不,线上买菜这一行为带动的则是买菜APP交易额的暴涨。

盒马鲜生南京地区的负责人表示,春节期间,盒马每日到货约30吨蔬菜,是平时的3倍还多。每日优鲜也迎来交易额的高峰,根据数据统计,每日优鲜除夕至初四的实收交易额较去年同期增长321%,春节七天总销量突破了4000万件。

不仅是已经入局的买菜APP收割了一波流量和红利,新入局者也分得了一杯羹。买菜APP食行生鲜的下载量就在春节期间迎来激增。 

       非常时期,买菜APP成了另类QQ农场
买菜APP食行生鲜下载量

还有部分APP因为交易额暴涨而面临运力不足的甜蜜烦恼,在页面上放出招聘公告。

       非常时期,买菜APP成了另类QQ农场        

买菜APP界的大佬盒马鲜生更是联手暂时停业的云海肴、青年餐厅,希望能通过强强联合缓解疫情期间人手不足的问题。 

非常时期,买菜APP成了另类QQ农场        

在这场抢菜手速战中,买菜APP是否能成为最后的赢家?

我们还得深度分析分析。


二、买菜App的危与机 


曾有人断言,线上买菜将是O2O最后一片蓝海。

线上买菜这个概念是2014年火起来的,一经诞生便受到了无数投资者的关注。据IT桔子数据显示,2015年,生鲜领域发生了246件投资事件,达到五年内最高值;投资金额总数的高点出现在2017年,年内融资金额总数294.48亿元。 



中国生鲜市场规模及增长率预测

2017年,阿里的盒马鲜生和永辉超级物种的崛起让人们看到了线上买菜的潜力。这一年,巨头们纷纷下场,淘宝上线了淘鲜达,美团上线了美团买菜,京东开始推广京东到家,苏宁开启了苏宁菜场,近年来化身投资公司的腾讯则希望靠着投资和入股分得市场的一杯羹。

线上买菜APP靠着一股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劲头在资本市场上闯出了一片天地。

目前,实践中沉淀下来的线上买菜APP主要分为三种模式:

第一种模式是“找外援”,以饿了么为代表,借助平台优势邀请叮咚买菜、菜老包等公司入驻,为合作伙伴提供面向C端的销售渠道。

第二种是“自己干”,也就是自营模式,以美团买菜为例,依托原本的流量和平台优势试图建立自己的产业链运营。

第三种则是“两手抓”模式,以盒马鲜生为例,通过提供“到店+到家”服务兼顾线上消费的便捷性和线下消费的体验性。 

为了能保证到货的速度和菜品的新鲜度,买菜APP们还引入了“前置仓”这一概念。

简单来说,前置仓就是买菜APP设在你家附近的微型仓库,里面储藏了许多在APP上上架的货品。只需在线上下单,离你家最近的前置仓就能将新鲜的菜品在30分钟内送到你手中,听起来是不是方便快捷爽歪歪。

“APP+前置仓”模式不仅速度快,还能节省装修成本、人工成本和仓储成本,用便利店的面积达到中型超市的覆盖品类和客群,用毛坯房的成本装修出一个小商场,堪称一举两得。 

       非常时期,买菜APP成了另类QQ农场
线上买菜APP的前置仓

这样看来,线上买菜APP不仅受到了资本的瞩目,还开发了一套独有的运营模式。那么,问题来了,线上买菜APP赚钱了吗?

别问,问就是亏本了。

根据中国农业生鲜电商发展论坛2018年公布的数据,在全国4000多家生鲜电商中,只有1%盈利,4%持平,88%亏损,剩下的7%是巨额亏损。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干,在资本的较量中,线上买菜APP大多都只能落败退场。 

       非常时期,买菜APP成了另类QQ农场        

买菜APP的亏本不能完全甩锅到行业身上。事实上,买菜APP的亏本和前期运营模式和自身推广模式有着很大的关系。

前面说的前置仓,看起来无懈可击,可是“APP+前置仓”模式的盈利有一个前提,那就是前置仓的覆盖密度必须足够大,足以分摊所有的成本,这就决定买菜APP在前期发育阶段只能不停地吸血,资本不足的企业在这一步就被吸干了。

其次,线上买菜APP的推广模式走的是瑞幸咖啡那一套,靠烧钱换客户,烧出一片春天,再弥补先天故事的不足。

在线上买菜APP推广阶段,各家APP都下了血本。今天盒马鲜生开展大额补贴,明天叮咚买菜免个配送费,后天美团买菜送个大额优惠券。地铁、公园附近也成了各大买菜APP地推员的竞技场,围满了看热闹薅羊毛的老大爷老大妈。 

       非常时期,买菜APP成了另类QQ农场
美团买菜的线下推广

在互联网战役的下半场,人口红利消失殆尽。买菜APP们相信,流量远远比暂时的盈利重要。只要能靠高额补贴吸引用户到来,不断提高用户的复购率,培育用户的消费习惯,那么盈利自然是迟早的事。就像瑞幸咖啡一样,就算现在瑞幸咖啡不发优惠券了,用户不还是照样消费?

对于线上买菜APP而言,盈利的重点在于复购率。那么,复购率达到多少才能盈利呢?叮咚买菜提供了一个公式:V=(a+b+c+……)*d^n。V是规模、营收,(a+b+c)是流量,d是复购率为主的增长因子, n是购买次数。负责人表示,在消费者养成线上买菜的习惯之后,n会特别大。 

非常时期,买菜APP成了另类QQ农场

这个n也许就是各大资本不断入场,不断为买菜APP注血的动力了。叮咚买菜是幸运的,负责人声称自家复购率已经达到了57%,这表明另辟蹊径,放弃北京进击深圳的叮咚买菜,已经开始盈利了。

瑞幸咖啡的成功为互联网战役的下半场写好了剧本。如果烧钱补贴能换来消费者的青睐,烧出一条新赛道,在入局之初就画就上市的蓝图。还有谁会死磕产品,去熬一个行业的春天?何况,速度至上的互联网世界也等不起。

在这场线上买菜烧钱攻坚战中,有的APP熬下去了,烧出了一片春天,更多的则是引火烧身,烧干了最后一滴血。

对于买菜APP而言,这场疫情是是一个转机,这意味着买菜APP不再需要靠高额补贴和大量出血才能吸引新用户,全国家里蹲模式本身就是线上买菜模式的理想的场景。

在这样的场景之下,会有无数的用户自发地涌入买菜APP,买菜APP上一经上架便被秒空的菜品就是很好的证明。 

       非常时期,买菜APP成了另类QQ农场

这对买菜APP来说,是好事吗?不完全。用句老话说,这是机遇也是挑战。

首先,在疫情期间,买菜APP暴露了仓储不足和运力不足的弊端。买菜APP仍处前期布局阶段,前置仓密度和工作人手明显不足,补货速度和仓储容量远远不如生活超市。这才导致众人深夜定闹钟抢菜,菜品一上架就秒空,菜品无人运送的魔幻场景出现。 

               

其次,买菜APP面临的最大危机是,在疫情过后,必然有大量用户会离开买菜APP,回归线下消费。对于中老年群体而言,在各大菜场四处比价,在菜摊前和小贩口舌较量,或是和偶遇的邻居唠唠嗑才是更有烟火气的生活方式。

在这场疫情之中,买菜APP们关注的不是有多少人消费,而是有多少人能留住。就像买菜APP烧钱送优惠的同时,关注的也是烧钱后用户存量,而不仅仅是用户增量。

在互联网战役的下半场,烧钱不再是留住用户的万能法宝,提升消费体验才是寻求突破的关键点。

2003年,非典大爆发,成为了互联网巨头发展的一大转机。阿里全员隔离,马云敏锐抓住了电商的新契机,开启线上购物的破局之战,于是淘宝诞生了。刘强东面临巨额亏损,不得不带着员工注册QQ号推销商品,此后,京东诞生了。腾讯上线了QQ秀和Q币,统治无数人的青春时光,就此开启了线上游戏的称霸之路。

2020年春节期间,对于线上买菜APP来说,是转机,也是危机。

在这场战役之中,有人不得不遗憾退场,也有人岿然不倒,突飞猛进。  


数英用户原创,转载请遵守规范
作者公众号:青年横财发展会(ID:xrich666)
1581481938520450.png

疫情持续下,线上买菜APP成了另类QQ农场

扫描,分享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