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地理》2019年度最佳旅行摄影作品:这都是玩命拍出来的!

转载2020-01-01举报23125

《国家地理》2019年度最佳旅行摄影作品:这都是玩命拍出来的!

扫描,分享朋友圈

作者:国家地理,来源:国家地理中文网
原标题:这都是玩命拍出来的

《国家地理》2019年度最佳旅行摄影作品出炉!你可以从以下任意作品中感受到满满的惬意与身临其境的现场感。但是这整整30张佳作,也无一不是付出摄影师极大辛劳抑或长久观察、等待后才获得的作品——有时要动用超过三架移走舱门的直升机;有时要面对难以驾驭的野牛、情况不稳定的洞穴、呼啸而来的火车;独行大雪中渺无人烟的旷野,或于湍急冰冷的河流单桨独划几十公里。从大吉岭到肯尼亚,再到澳大利亚的大洋路,“上天入地”的《国家地理》摄影师用自己长期的“苦旅”与“试炼”,转化为我们眼前仅仅几秒的视觉盛宴。



摄影:GEORGE STEINMETZ

的的喀喀湖,秘鲁 | 湖面海拔3812米,是世界最高海拔大型淡水湖之一,这里的乌罗人久居湖畔,住在湖中“漂浮岛”上的尖顶草房子里。他们还从大陆运来泥土,打造了一系列适于耕种的小岛屿,他们一开始是为了躲避战乱才选择在湖中安居。



摄影:MAX LOWE

瓦胡岛,夏威夷 | 整个瓦胡岛的大小只相当于中国的一个县,但却有着太平洋上最大的城市——火奴鲁鲁。打开直升机的舱门,摄影师飞过瓦胡岛神圣瀑布上空,这是一幅云雾缭绕、透视复杂的作品,画面中的瀑布宛如神山中的白蛇正飞过山涧。 



摄影:MAX LOWE

火奴鲁鲁,夏威夷 | 在火奴鲁鲁附近的海水泳池边,三个女人正勇敢地面对汹涌澎湃的海潮。瓦胡岛是夏威夷的第三大岛,也是游客最多的岛屿,这里全年海水平均温度在25.6度,非常怡人。 



摄影:MICHAEL MELFORD

伊瓜苏瀑布,巴西 | 一只黑色秃鹫在巴西与阿根廷边界附近的伊瓜苏瀑布上空翱翔。每年冬天的雨季,巨大的瀑布以12700立方米每秒的速度飞流直下,宽度近乎尼亚加拉瀑布的三倍,伊瓜苏瀑布是世界上最宽的瀑布。 



摄影:MICHAEL CLARK

黄石国家公园,怀俄明州 | 摄影师和同伴在冰天雪地中,忍受着严寒和狼群的威胁,一路滑雪,穿过成群的野牛,只为目睹雪中的黄石公园饼干盆地间歇泉,这一幕太难得了。 



摄影:MICHAEL CLARK

那智,日本 | 古老的山林和日本落差最大的瀑布环绕着熊野那智大社,传说神秘的那智瀑布是熊野那智大社的别宫——飞泷神社的神体。神社有一座三层的宝塔,位于日本著名的熊野古道尽头,这座古道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认证的仅有的两条古代朝圣路线之一。 



摄影:AMI VITALE

纳纽基,肯尼亚 | 图中的右手,属于肯尼亚奥佩杰塔自然保护区的负责人Zacharia Mutai,他正在向世界上仅存的两只北方白犀牛之一纳金打招呼。纳金和法图(背景中吃草的那只犀牛)的胚胎经过雄性北白犀(现已死亡)受精,很快将交给代孕母亲。



摄影:AMI VITALE

桑布鲁,肯尼亚 | 在肯尼亚北部的萨拉拉营地,野生动物饲养员Lekupania正在给孤儿动物宝宝喂奶。包括这些网纹长颈鹿在内,非洲所有长颈鹿正面临着多重威胁的“无声灭绝”。



摄影:MATTHEW BOROWICK

撒丁岛,意大利 | 五颜六色的伞点缀着撒丁岛东南部的卡拉辛齐亚斯海滩。前去拜访家人的摄影师Matthew Borowick说,地中海“如此清澈,我们根本无法判断它究竟有多深”。 



摄影:ANDREA FRAZZETTA, NATIONAL GEOGRAPHIC

撒丁岛,意大利 | 在撒丁岛奥利亚斯特拉海岸,经验丰富的潜水员绝对无法抵御著名的赤斑岩峭壁的诱惑。摄影师Andrea Frazzetta形容它们宛如“时光打造的火红建筑”。 



摄影:DINA LITOVSKY

伊斯坦布尔,土耳其 | 一群游客在伊斯坦布尔17世纪建造的“蓝色清真寺”内合影。这座华丽的清真寺有2万多块光滑的蓝色瓷砖、彩色玻璃窗、巨大的穹顶和珍珠母贝镶板,是伊斯坦布尔最标志性的建筑之一。



摄影:DINA LITOVSKY

伊斯坦布尔,土耳其 | “宣礼塔之城”伊斯坦布尔有数千座清真寺,包括照片上的耶尼清真寺,又称新清真寺。



摄影:ACACIA JOHNSON

鲁斯冰川,阿拉斯加 | 为了保障安全,两名滑雪者用绳子把自己与对方连在一起。他们脚下,是德纳里国家公园的鲁斯·安菲特特冰川。“四下里万籁俱寂,”摄影师Acacia Johnson说道。 



摄影:ED KASHI, VII

阿格拉,印度 | 凌晨5点,印度泰姬陵周围游客稀少,非常安静。泰姬陵建于17世纪。莫卧儿王朝的皇帝沙贾汗为自己和妻子泰姬建造了这座著名的大理石陵墓。 



摄影:SARA HYLTON

大吉岭,印度 | 在西孟加拉邦大吉岭喜马拉雅铁路的古姆站,一名年轻的学生在沿着铁轨,跑在火车前面。这条铁路于1999年被评为世界遗产。古姆站海拔超过2250米,是印度最高的火车站。 



摄影:JONATHAN KINGSTON

贾沙梅尔,印度 | 一名男子站在印度贾沙梅尔堡的城墙上,向下张望。这座砂岩沙漠城市建于12世纪,如今靠着大约7000座风车供能。



摄影:KRYSTLE WRIGHT

莫阿布,犹他州 | 犹他州的莫阿布位于科罗拉多河以南,坐落在沙漠之中,落日的余晖照亮了砂岩丘。小小的莫阿布藏在画面最深处的阴影中,是深受攀登者和骑行爱好者青睐的大本营,从这里可以前往拱门国家公园和峡谷地国家公园。 



摄影:DAVID GUTTENFELDER, NATIONAL GEOGRAPHIC

特拉维夫,以色列 | 在以色列特拉维夫海滩上,沙滩游客正在淋浴。 



摄影:ROBBIE SHONE

凯特湾洞穴,格陵兰岛 | 洞穴探险者进入凯特湾洞穴后,他们的头灯照亮了石笋和冰晶。这座洞穴长104米,最近被格陵兰岛洞穴项目列为岛上最长的探险洞穴。 



摄影:ROBBIE SHONE

因斯布鲁克,奥地利 | 在蒂罗尔省诺德凯特山脉,连续下了一周的雪,摄影师一直在家中等待云开见日的那一刻。等来等去,这张手机拍的照片却成为摄影师本人最喜欢的作品。 



摄影:MATHIAS SVOLD, NATIONAL GEOGRAPHIC

伊利,内华达州 | 在拍了30张照片后,摄影师反而对第一张情有独钟:这是内华达州淘金热时代50号公路(绰号“美国最孤独的公路”)上,最荒凉的汽车旅馆。虽然看上去骄阳似火,尘土飞扬,实际上当时的气温刚刚高过0度而已。 



摄影:PETE MCBRIDE

麋鹿山,科罗拉多州 | 为了拍到仲夏夜的银河,摄影师用上了长时间曝光、头灯、10000的感光度和三四张画面。“我只是想让沉迷手机屏的侄女感受夜空的魔力,”摄影师Pete McBride解释说:“停下来,看一看,你一定会惊叹于在后院看到的景色。” 



摄影:JENNIFER HAYES

魁北克,加拿大 | 这只竖琴海豹身裹雪白皮毛,还只是个宝宝,但当这种“神兽”长到成年,便可抵御零下100度左右的严寒!这只竖琴海豹就出生于魁北克马格达伦群岛附近圣劳伦斯湾的冰面上。 



摄影:TAYLOR GLENN

大提顿国家公园,怀俄明州 | 在大提顿国家公园西部边缘的山脊线,马背上的两位骑手停下休息,沐着落日。提顿山脉的尖峰源于断裂带和冰川作用,很多山巅高度都超过3500米,构成了落基山脉中部壮观的风景。



摄影:KEVIN FAINGNAERT

多洛米蒂山脉,意大利 | 水平如镜的湖面倒映着舒适的小屋。这座小屋位于意大利北部布伦塔·多洛米蒂山脉圣马蒂诺山脚下。“倒影美丽沉静,令人终身难忘,”摄影师如是说。



摄影:DINA LITOVSKY, NATIONAL GEOGRAPHIC

费城,宾夕法尼亚州 | 在云山街海港公园,遍布着50张吊床,这里靠近费城的特拉华河沿岸,有露天啤酒馆、观景船、水上花园和户外运动场地。



摄影:KRIS DAVIDSON

萨佩罗岛,格鲁吉亚 | 在格鲁吉亚萨凡纳以南97公里的萨佩罗岛,午后暴风雨来袭,寄生藤和复苏蕨从树上垂了下来。这里是最后幸存的格勒人之一Hog Hammock的家园。萨佩罗岛上很多居民的祖先可以直接追溯到19世纪初被奴役的西非人。 



摄影:TOBY HARRIMAN

马塔努斯卡冰川,阿拉斯加 | 摄影师单人划船,沿着钴蓝色的海水,穿过43公里的马塔努斯卡冰川。这是阿拉斯加州600多座冰川之一。虽然冰川看上去一片平静,仿佛是永恒的,但实际上,它们在不断变化,水池随时会干涸。 



摄影:JENNIFER HAYES

大堡礁,澳大利亚 | 每年冬天,红海龟和上图的绿海龟都是大堡礁的常客。它们在艾略特夫人岛附近的大堡礁泻湖里休息,捕食水母,挖建巢穴。 



摄影:MICHAEL MELFORD

十二使徒岩,澳大利亚 | 摄影师Michael Melford在澳大利亚大洋路的两个观景台之间的悬崖顶上耐心等待一段时间后,拍到了石灰岩海蚀柱后变幻莫测的天空。这些海蚀柱被称为“十二使徒岩”,但如今仅剩八个。



摄影:MICHAEL MELFORD

托雷斯·德·潘恩国家公园,智利 | 在巴塔哥尼亚托雷斯·德·潘恩国家公园,一座巨大的冰山从冰川上脱落,被强风吹到拉戈格雷的海滩上。背包客在冰山面前相形见绌。 


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作者公众号:国家地理中文网(ID:NationalGeographicCN)

1530763227129049.jpg

《国家地理》2019年度最佳旅行摄影作品:这都是玩命拍出来的!

扫描,分享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