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蕾斯AIR直播成车祸现场:100个神经病的瞎嗨

转载2016-04-27举报2416

杜蕾斯AIR直播成车祸现场:100个神经病的瞎嗨

扫描,分享朋友圈

杜蕾斯AIR直播成车祸现场:100个神经病的瞎嗨

来源:撕蛋(ID:stud178)
新浪微博:@小日先生2016
作者:小日
本文经作者授权发布,转载请联系作者。
公众号介绍:无聊的撕逼,不如有趣的撕蛋。取悦全世界有趣的妞。

 
(一)
我一直觉得杜蕾斯很聪明。
直到今天。

说实话,写这篇文章时我脑子过了下,要不要照顾金鹏远老师的面子(说好了本周要一起喝酒的呢),但我还是看不下去了。100个男女,50张床,完全HOLD不主场的主持,从21点到24点的超长前戏,乐视、优酷、天猫、斗鱼、B站同时直播,莫名其妙的营销策划,莫名其妙的事件传播,结果,我们看到一群男女像神经病人一样躺在50张床上,漫长的前戏,毫无美感的场景,中途还有蹩脚的教练做动作,最后一刻那莫名其妙的蘑菇云,以为很艺术,比起人家人造云的国外艺术家又低级了太多。

比杜蕾斯ENDING TIME高级一万倍的人造云
荷兰艺术家本德努特-斯米尔德

比杜蕾斯ENDING TIME高级一万倍的人造云 荷兰艺术家本德努特-斯米尔德
3.gif


这样的事件营销让我觉得“不懂得什么是好的东西实在太可怕了”,想起刚刚半小时前和凡客陈年老师聊到:“在中国,绝大多数的人不懂得什么是高级的,他们以为自己很努力,但做的东西蹩脚得让人发笑。”

用陈年老师的话来说,就是“寒碜”。

 
(二)
为什么说杜蕾斯不高级?

1、场景太糟烂,中国绝大多数的策划都死于执行。

为引发观众的好奇心,策划者竟然把时间拉了三小时,按照正常人,这三小时至少可以打两炮,过分漫长的时间让观众缺乏耐心。所以,不要以为观众真的很傻很天真,在直播到一小时后,已经有观众打骂“广播体操吗?”“什么时候开操啊?”“恶心”;


2、围观效应是最糟烂的的营销手段,一如我们现在要调网红经济。

围观意味着“娱乐时代”的真正开始,全民开始进入集体快感的时代,普遍表现为只在意感官快乐,无观点、无判断、无意识,只有短暂而浅薄的一个接一个小高潮,我们把这样的感觉理解为:娱乐之上的假嗨。

杜蕾斯一向比岗本舒适度差,容易干,并且难用,我一直希望它所谓的AIR可以做出新玩意。没想到竟然用了100人集体啪啪(看似)的脑残创意,重点是,没有真啪,只有假装的啪啪。这样的感觉有时我真不屑一说,要不就不玩,要玩就玩真的。

如果杜蕾斯团队不懂怎么玩,至少可以参考下德国的FKK嘛。很多人不知道什么叫FKK,我曾收藏过一本关于FKK的摄影集。

杜蕾斯AIR直播成车祸现场

下面普及一下:

FKK不是KFC,FKK是德文Freikorperkultur的简称,译为“在露天做裸体运动,进行裸体日光浴”。后来FKK又直接被称为“裸体主义”,关于裸体主义在德国的形成的原因,从历史上可以追溯到十九世纪末叶。当时的德国民富国强,众安道泰,达到小康后的中上层市民开始追求一种新的生活模式,人们越来越关注自己的营养,服装,住房,健康和身体保养,这就是有名的“新生活运动(Lebensreformbewegung)”。

5.jpg

1893年海因里希·普都尔(HeinrichPudor)出版了《裸体人,未来的欢呼》一书,提出只有正视人类的躯体,才具有真实的道德观。呼吁大家返回大自然,充分享受那新鲜的空气和温暖的阳光。1905年第一份裸体文化期刊--《美丽》(Schonheit)在柏林问世,从此裸体文化在柏林,汉堡,汉诺威等大城市流行起来。

杜蕾斯AIR直播成车祸现场


3、杜蕾斯的直播完全违背了它一直坚持的品牌人格。

在我看来,杜蕾斯一直倡导的是睿智、有点雅痞、但又对生活有追求的风趣男人,这样的品牌人格“让性真的成为趣”,一开始还比较符合好男人的标准:知情识趣。而在新品AIR的体验live中,杜蕾斯完全搞砸了。

傻逼才愿意自己的妞在床上莫名其妙地等3小时呢!如果我是其中一个参与者,我绝对操制作人,操导演,操节目组,操策划人,我绝对亮丁丁对着镜头问候杜蕾斯全家,这他吗的哪是体验LIVE,这简直就是神经病。

糟烂的直播策划让那些100志愿者成为动物园或精神医院里的生物或病人,杜蕾斯让原本美好而神圣的性毫无美感,只有莫名其妙的参与者和不耐烦的观众,而且,随着观众的吐槽,整个事件直播毫无价值。

 
(三)
守正出奇,好的品牌需要更高级的美学主张,而不是当众做爱。

我一直坚信的是“万物有灵且美”,一个好的品牌,尤其一个收获大众关注的品牌,应该倡导什么是“真实的美”,品牌是有责任的,具体点就是,“要引导观众去感知美、发现美,并且,判断美。”大众不傻,一个品牌只有告诉公众什么是高级的品味,才有可能基业常青。

纯粹哗众取宠地玩胡闹般的围观,特别LOW,这样的直播,还不如找几个不介意肉体的艺术家直播真正啪啪,哪怕最后以专访的方式聊聊体验感受也比这样的100人脑残闹剧强,要玩好点,至少能和约翰列侬和小野洋子挂钩,再找几个牛逼摄影师,没准还可以跟荒木经惟沾个边。

杜蕾斯AIR直播成车祸现场

杜蕾斯AIR直播成车祸现场
约翰列侬和小野洋子

结果,这样的视频直播既不入流又不好看。

杜雷斯的事件策划者勇气可嘉,毫无保留地揭示出自己浅薄的艺术修养和贫瘠的美学修为(我怀疑不是金鹏远策划的,照理老金看那么多书实在不应该啊),为了让大家更容易理解,同样是表现“性”,下面的蔡国强就高级多了:

蔡国强《一夜情》:塞纳河边情侣当众做爱

详情戳这里:http://www.digitaling.com/articles/24414.html


(四)
性是全世界最美的艺术,没有之一。

我对杜蕾斯的失望还源自:性是无瑕的,性是不能利用的,性是不能亵渎的。

一个连“性之美”都无法理解、一个连“性需要尊重”的道理都不懂的品牌,怎么可以代言性呢?这才是我真正反感杜蕾斯的原因。

在我看来,性是全世界最美的艺术,性不是冰冷的,性和爵士一样,是节奏,是有交流的节奏,它是身体与身体的艺术,它源自与彼此身体的好感,它源自好感,基于爱(我一直认为有爱才能有性,纯快感的性其实很恶心的),它是光一样神圣而美好。

更重要的是,我认为性是私密的,一旦没有好的转译方式(转译是创作术语:指用独特艺术手法表现事件或观点的技巧)就很难看,说实话,我在看直播时,我只想起了舅舅的农场,他有一个很大的养猪场,每天都有一群接一群配种的猪。

11.jpg


(五)
说实话,我为100个受害者感到悲伤。

我不知他们为何来参与的,为了展示自己和伴侣?还是凑热闹?我不知道他们的爱情会长久或者不会长久。就好比我们总会为心爱的人做一件值得全世界关注的事一样,他们或许把今天当成一个纪念日,但这样的方式,在未来的日子,回想起来,怎么看,怎么傻逼。

我经常劝身边的朋友,在不确定真爱时,不要起哄。不然最后都很尴尬,且不论在直播现场看到自己炮友,姑且当所有男女都是真爱,但他们的爱情会长久么?他们老了之后看到这个,想起这个,真的好吗?如何和自己新的伴侣解释这一切?一个女人,莫名其妙和一个男人,在镜头前不痛不痒的搞了3小时,这就是爱么?这样的事情怎么看,怎么傻逼。

所以有时,我特讨厌这种既不极致又不嗨的事,学学人家电影《烈火攻心》的男主角好吗?要玩就玩真的。

吊炸天的《烈火攻心》

12.gif

说到这,我真觉得参与者确实脑残,脑残地报名了,并且脑残地拉着自己的伴侣参加了。其实大家都是人,在那样的场合,怎么可能硬起来呢?除非你喜欢双飞或3P,更重要的是,真个直播真的很打脸,当看到那些参与者,当看到接近24点时某些男人哈欠连连的画面。

我就呵呵呵呵呵呵了。
体、力、不、行、呀。


最后:

我一直在想,为什么牛逼品牌一到中国就技术变形?我觉得还是和策划者的视野和品味有关,其实为了表达安全套足够薄,日本避孕套品牌Sagami的「爱的距离」短片给创意人提供了很好的范本。只可惜,大家都瞧不起,学不会。


好的品牌,就是爱和力量。


关于作者:【小日】
科技公司COO,著有CCTV中国好书《云端经济学》,创投圈最懂情感的艺术家。

杜蕾斯AIR直播成车祸现场:100个神经病的瞎嗨

扫描,分享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