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文案小白第一次随心所欲说些大白话

原创2016-04-21举报251012

一名文案小白第一次随心所欲说些大白话

扫描,分享朋友圈

一名文案小白第一次随心所欲说些大白话

原标题:《文案小白第一次随心所欲说些大白话》
数英网用户原创文章,转载请联系本人

还差一个多月,就要在这里满上一年了。想想真他妈的荒诞。上班后,才知道还是学校的日子好,尽管也会迷茫恐慌,但至少还充满幻想,激情也很饱满。

房地产文案,又开始了厌倦,好像听说所有的工作都会让人产生厌倦,好久都没有为一件事拼尽全力的感觉。至少在学校里,会为心爱的比赛拼命,会为喜欢的某个东西一阵努力。

好像还是没被逼到绝境,安于现状的苟且活着,连所谓的梦想都摇摆不定,不清楚到底想活成什么模样。我想,如果选择的东西就能轻易实现,还是向往大众眼里的成功吧。性格也还是没有改变,想做的闯天下还剩下最后的期限。困惑,一如当初,可我的2016已将近一半。

地产文案,现在不喜欢这里的原因有哪些?没有激情,没有极大地兴趣,没有成就感,没有拼尽全力的动力。公司的人来了又走,走了又来,到现在还没找到足够释放真我的归属感。


先回顾下一年的工作经历:

6月份来到这里,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接触广告。写简单的软文、微信、物料。记得第一篇微信上版时一逝而过的成就感,真真切切的存在过。去年也遇到总是不断被改、被批的阶段,很失落很困惑,感觉不适合这一行。直到现在还有很多不明白的地方,为什么这种语言就不如那种语言,为什么不能搞笑要装得低调。地产终究是过于高大上的东西,感觉离我好遥远。网上也看了那么多说文案,有点小乱小空。

文案是什么?之前有同学问现在干啥,我说文案,然后对方说你也做文秘了啊,以前不是销售么。我淡淡的笑了,没力气解释。只是后来再回答类似问题时换了说法,写广告的,文案。

所以潜意识里我首先将文案和广告挂上了钩,最初的想法也是要成为广告公司里有个性的文案,不知道这个所谓的理想靠不靠谱,因为时常因被否认而怀疑自己到底是不是这块料,总是枯燥的模仿也让我渐渐失去了当初的热血激情。然后又会想,是不是地产文案不太适合我。

单纯的写东西可以一天不说话,可在长期的这种情况下又感觉到自己内心是渴望交流的,灵感需要碰撞的,不是光坐着憋出来的。这注定是个烧脑的行业,而坚持,又是一条多么遥远的未知路。

文案除了用文字表达,还要有源源不断的内容输出。后来又有人问,文案应该文采很厉害吧,那些说文案不一定非要文采很牛的广告大师欺骗了我,因为时常感觉到自己语言的匮乏,导致很多想法表达的过于单一,找不到够装逼的语言来包装想法,也是一件让我困惑自己到底适不适合这一行的主要原因。

从小到大写作文总是会有很多故事写,但在表现形式上只会下里巴人,那种“清晨的鸟鸣像一针一线,在黎明中缝制新衣不紧不慢”(摘自步履不停)的清新调实在模仿不出来,而“黄金中轴,商圈荟萃”的高端调也只能原句摘抄,所以,真的不知道自己在这一行还能死撑多久。

可是又有人说,文案需要脑洞,开脑洞还算在行,因为小时候自己上书店选的第一本书就是脑筋急转弯,还是两本标配。也是因为很多人说我脑洞太大,想法古怪才觉得自己好像有那么点符合广告人的特质,也许说不定是个潜力股。可是,我天生自卑,所谓的脑洞也让我在沟通方面存在缺陷,因为有时get不到大众的点,大众在没有解释的情况下也get不到我的点,而广告终究是要面向大众,促进广大消费者掏钱买账的。尤其是地产,要花几百万的正经消费,容许你低调装逼,很难让你真正的天马行空,乱开脑洞。

师父又常常告诫我,注意逻辑,表达要有逻辑。恩,这点很让人受益匪浅。没上道之前以为只有议论文这种文体才需要所谓的逻辑,后来才发现广告表达里每一句的连接都需要逻辑,不然很容易生产废话,浪费纸张。逻辑这点自认为及格朝上,玩“天黑请闭眼”时曾用逻辑征服过很多玩者,然而并无卵用啊,做广告又不是玩侦探,最关键的是你眼里的逻辑也许在看客眼里是前言不搭后语的鬼扯。

撇开所有的外在,回归到自我,每次写文案的时候,我在想些什么。

从第一篇软文开始,师父告诉我每段大概要表达的意思,我把自己当做一个会思考的木偶,思考的内容无关乎项目,无关乎销售,而是怎样完整的表达出师父想要的内容,让师父满意。可是后来仔细想一下,其实让师父满意在某种程度上也会让甲方满意,因为师父毕竟身经百战,了解甲方到底想要什么;让甲方满意了在某种程度上也会让消费者满意,因为甲方是直面客户的,他卖东西的经验相对来说更为丰富。但是,想到这一层又会直接推导出一个很荒谬的结论,难道广告就是执行吗?那还谈什么第三艺术,自由创意?再细想一下也并不矛盾,不是说广告是带着镣铐的舞者吗,也再次验证了所有的自由都是相对的。我感觉写文案时很多的创意体现在了表达的形式上,他会框定好要表达的内容,要表达的风格,剩下的都需要你用所谓的创意包装。把房子卖得有情怀,把老带新的优惠说成好东西和朋友一起分享。

所以每次写文案的时候,我有再想两点,师父让我写什么,如何在师父认可的前提下适当的混进自己的想法,因为毕竟是个会思考的木偶,我不想完全的听任他人。所以每次我都会写好几个备选,备选才是我的真爱。可师父不了解这些小心思,因为备选太多传达的另一个讯息是,你还没完全想清楚,想的太随意不够深入。如何在众多想法里精简出最能击中大众内心的痛点,我到现在还没找到方向。

都说每一个广告牛人都是穿过裤衩的小孩,我想知道,穿过裤衩的迷茫,能成为广告狂人吗?

一名文案小白第一次随心所欲说些大白话

扫描,分享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