价值百万的香蕉,揭露艺术圈骚操作的真相

转载2019-12-17举报4149

价值百万的香蕉,揭露艺术圈骚操作的真相

扫描,分享朋友圈

作者:播报员:来源:IDEAT理想家
原标题:价值百万的香蕉揭露艺术圈骚操作背后的真相

“我是一个演员。”“香蕉”在接受我们的采访时说,“看到我、评论我的你们也是。”

这是一根不平凡的香蕉, 它被意大利艺术家莫瑞吉奥·卡特兰(Maurizio Cattelan)选中,贴到了在迈阿密巴塞尔艺术博览会贝浩登画廊的墙上。从一根平凡的香蕉一夜成名,成为了各界追捧的对象,身价更是从0.3美元攀升至15万美元。

很不幸,香蕉在12月7日的下午被纽约表演艺术家达图纳(David Datuna)吃掉了,获得了“艺术品的味道很好”的评价,愿蕉生无憾。


没错,这根香蕉就是卡特兰在迈阿密巴塞尔艺术博览会的新作《Comedian》(喜剧演员)。一根香蕉 + 一小节胶带 = 12万美元(卖出去的版本价格),最后被吃掉的版本(香蕉)已经涨价至 15 万美元。香蕉就是普通的香蕉,腐烂了购买者还能自行替换,每一根香蕉都能成为15 天的艺术品。

此后所有的香蕉都可以自豪的说:

此作一出立刻激发起网友的无限创意,一根胶带与一根香蕉就能DIY拥有自己的天价艺术品。

但网友并不满足,他们用实际行动证明,人类的本质是坏了的复读机。(在此处,“创新”是不是很像在复制的过程中产生了偏差……)  

有想法谁都了不起,用胶带创作奇迹。(个人最喜欢特朗普这个版本。)


有什么奇怪的东西混进去了……

 品牌营销,润物细无声。 


01
问题来了
为什么是香蕉?

首先,我们要严肃的提出一个学术 问题:为什么不是苹果,不是梨,而是香蕉?


理由1:香蕉更具可操作性

从上图就可以看出:苹果和梨明显少了香蕉自带的那份优雅和美感,胶带与它们配合也显得很勉强。

而香蕉就不一样了,它便携,轻巧,天然的流线形设计,更具有观赏性。(电视购物式微笑)


理由2:卡特兰想用香蕉,于是就用了香蕉

艺术家表示:在一年前就在构思一个外形像香蕉的雕塑品,因此每次他出门旅行时都会随身带着一根香蕉。 卡特兰一开始考虑了各种材质:先是用树脂,然后是青铜,再是着色青铜,最后回到了初始的理念,即真实的香蕉。 


理由3:香蕉成为了“符号”

“ 香蕉除了是全球贸易的象征,也是性行为的暗示。艺术家将平凡的物体变成艺术品,这让人感到高兴也让人感到讽刺。”

——画廊是这么说的。


这个回答就很有意思了。

香蕉“全球化”的过程,就是一部“西游记”:

1、香蕉起源于亚洲东南部。别看它如今是一种极为普及廉价的水果,但是它曾经也是被奉为“贵族”,对欧洲人来说带着东方的异域风情

2、 1870 年美国船长Lorenzo Dow Baker从牙买加购买了香蕉运至美国,引起了香蕉热,当时香蕉是昂贵而稀有的水果。1876 年美国费城的百年博览会(现在的世博会),香蕉与贝尔的电话一起被展出。

3、1880 年代后冷藏技术的改进增加了香蕉海运的流通性,这种技术促进了这种高度易腐烂的商品向遥远市场的运输。需求、市场、暴利、殖民地压榨成为了关键词,《百年孤独》中就提到了哥伦比亚香蕉工人为改善非人待遇,罢工遭屠杀的“香蕉大屠杀”事件。 

至于性行为暗示……就不赘述了(手动狗头)。  


02
道理我都懂
香蕉为什么这么贵?

贵的不是香蕉,是卡特兰

争议这件事他并不陌生。在过去的30年之间,他一直在做自己擅长的事:让大家议论他。


一只名叫《美国》的金色马桶

这个黄金马桶大家应该不陌生,在马桶面前人人平等。一个人无论吃多贵的食物,使用多昂贵的马桶,“食物”的终点都是一致的。 

但是没想到在博物馆漂流的马桶,最后被偷了。卡特兰呼吁盗贼将作品保持原样,并写信称:

亲爱的窃贼们,如果你读到这篇文章,请让我知道你有多喜欢这件作品,以及在黄金上撒尿的感觉如何。


看来金子做的马桶还是一样,即使见过那么多“本质”与“平等”的它,也掩饰不了其本身(金子)的价值。


《Him》

他曾声称要“搞死艺术”,其艺术品却越来越昂贵。2001 年,他创作了《Him》雕塑,把希特勒创作成孩子的身形,神态谦卑的跪着。2016 年,这件作品在佳士得拍卖以逾 1700 万美元(人民币过亿)的价格成交。 


《第九个小时》(La Nona Ora )

挑战权威,总是那么奏效,他也曾对教皇下手。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过一块从天而降的陨石,这种独特的陨石可以让教皇保持身体完整,却倒地不起。这就是卡特兰于1999 年创作的作品《第九个小时》(La Nona Ora ),也是这件作品让他声名鹊起。 


《L.O.V.E》 2009 ,米兰证券交易所前

A:“这也能算艺术?”
B:“这为什么不能是艺术?”
C 把问题上升到一个终极高度:“什么是艺术?”
对于本质的孜孜以求,让人忘记了最初A只是想吐槽,认真使人失去方向。 

然而,这个问题并不难回答,毕竟杜尚的《泉》已经在各大美术馆博物馆摆放很多年了。如今看到他的作品依然会觉得智商被按在脑洞与嘲讽上摩擦。 关于自己的作品杜尚本人是这么说的:

“ 事实上现成品被当成艺术品那样尊重,意味着我打算把它彻底带离艺术的企图没有成功。我发现现成品的方式,是打算用它来消解审美的。而新达达们却拿起我的现成品要在其中发现‘美’。”

 

贵的不是卡特兰,是点子。


早在 1999 年他就用胶带将画廊主 Massimo De Carlo 贴到了墙上,A PERFECT DAY, 1999

首先要有个点子。

把香蕉贴到墙上这件事,卡特兰思考了一年,使用了各种材质制作雕塑到使用香蕉本身,看似是个荒唐的点子,但是卡特兰不这么觉得,贝浩登画廊也不这么觉得。 一件荒唐事,只要做的人够认真,周围的人也会跟着认真起来。(毕竟人的本质是坏了的复读机。) 

贵的不是点子,是你们(的关注) 

每一件艺术品都不是艺术家一个人的,尤其是在现在这个时代。

这件作品有人呈现,有人买单,有人赞,有人骂。通过网络,一夜之间引起的是全世界的关注,如此声量如此流量,怎么会不贵呢? 


以上内容纯属口胡
如有不同意欢迎留言


经授权转载至数英,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作者公众号:IDEAT理想家(ID:IDEATMAG)

价值百万的香蕉,揭露艺术圈骚操作的真相

扫描,分享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