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文案:嗨,我得了肺癌。你好吗?

举报 2016-04-06

长文案:嗨,我得了肺癌。你好吗?

扫描,分享朋友圈

长文案:嗨,我得了肺癌。你好吗?

这套新加坡慈怀理事会的广告,其实已经有些年头,是我深深喜欢的一位新加坡广告人Eugene Cheong 的作品。更久以前的声名在外的新加坡基督教会广告,也是出自他的手笔,那也是一套始终历久弥新的作品。

来源:顶尖文案TOPYS(微信号:TOPYSCN)
原标题:嗨,我得了肺癌。你好吗?
本文已取得授权发布,如需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很难描述出第一次看到下面这套广告时候的震撼,似乎是发现了寻求已久的一种理想的存在,一种非常真实的安全感。没有任何花哨的排版设计,大道至简,只有由浅入深拳拳到肉的精辟,篇幅虽长,却没有一句废话。

绝症这个主题,很容易被处理的很撒狗血,然而这套广告最值得尊敬之处,正在于没有打温情牌,没有炖鸡汤,只是严肃的讨论了问题的症结,并且客观冷静的给出各种实际可行的解决办法。娓娓道来,层层深入,对于目标消费者来说,也许反而是最好的救赎;温情之外,字里行间充满真正的人性关怀。

当下的世界可能已经容不下140字以上的长文案,然而总是会有人,愿意去追寻流行以外广告更持久的价值感与生命力。

*双击图片即可阅读长文案

长文案:嗨,我得了肺癌。你好吗?

嗨,我得了癌症
你好吗?

关于末期疾病的谈话技巧

如果你正在为某种疾病受苦,我们要鼓励你,用轻松的姿态面对它。在晚宴排队上,你可以这样和别人谈起:“我的医生说我只能活两年,但是我打算活得比他更久。”或是,你也可以幽默地说:“我的星座是天蝎座,专克我的毒瘤,以毒攻毒。”

公开讨论你的病情,是非常有效的疗法。当你打开你的心胸,每个人(包括你自己)才能学着如何去处理病情所带来的焦虑和不确定感。或者我们也可以这么说:只字不提死亡,并不表示死亡就不存在。相反地,勇敢地去说、去面对,可以让你和至亲至爱的人的心连得更紧。

也许你会这么想:压抑情绪,只字不提, 可以让家人的心情更好过-些。但是,我们可以清楚地告诉你, 这么做,根本于事无补。相反的, 此时此刻, 你更应该和家人一起分担心里的悲哀, 想哭就哭, 也让他们和你 一起哭。毕竟这是你的生命中最悲痛难忍的一刻,哭了反而轻松。而且, 因为你的悲情宣涯, 关心你的人的悲情 也得到了宣泄。通过这样的痛哭与宣泄,或许可以帮助我们渐渐地接受宇宙万彷最终必然走向死亡的事实。 

在面对病患哭诉的时候, 我们能给于他们最大的支持力量,就是让他们感觉你一直都感向身受。当然, 你难免会紧张地问:“那我应该说些什么?或者做些什么?’我们的建议是:尽心地去听。听他哭诉, 听他 回忆,听他的悲伤, 也听他坦然地说出生命即将结束的无奈。然后,再听他又一遍地哭。除此以外,别无更好的 方法可以帮助我们勇敢地西对死亡的真实。到最後,在充满真诚跟关爱的氛函中,你才有力量去接受原本不能 接受的事实。 

我们的文化倾向对末期疾病保持缄默,或是把它视为羞耻的事。垂死的病人被当作是已经病故的‘活死人’。 我们从来不否认, 这些垂死的病人,正一步一步的走向死亡 ,但是我们对待他们的方式,却无疑是残忍的‘活埋’ 他们。我们认为他们毫无能力, 不能自主做决定;我们不听他们的意见;我们忽视他们的需求;我们对他们稳盖在 一切的讯息;我们甚至把他们当成’隐形人’, 当作他们根本不存在。但是,此刻的他们,却是最需要我们情感上 的支持,而我们,却把他们孤立起来,最後,让他们孤独的死去!



长文案:嗨,我得了肺癌。你好吗?

死亡

一份实用的指南

我们为什么怕黑?我们为什么看到毒蛇和蜘蛛就吓得要命?害怕的心理来自我们对死亡的恐惧。死亡的幽灵一直隐隐约约地纠缠着我们,让我们深怕一旦招惹上它,就会跌入万劫不复的深渊之中。在面对死亡时,有些人 成为哲学家,但大多数人却沦为懦夫。我们吞服维他命、 选吃高纤食物、每周跑步三天无时无刻不在处心积虑、 费尽心思地要和死亡划清界限。 

医学的进步并没有让我们战胜死亡。人的死亡 几率依然是百分之百, 即使在-万年前也 是如此。人一呱呱落地,就得面临死亡。生与死,其实是人生必经之路。一旦我们接受死亡是必然的 ,而生命只是万物 宇宙中的-部分, 死亡就会像老友般提醒我们:“嘿, 你不过是到此一游, 何不一路享受鸟语花香?”

解开心结。“你希望将来怎么死呢? ”面对这个问题,大多数人或许选择回避: “我还没活够呢!’“大吉大利,我要活到一百一十岁!’ 我们希望怎么死去?不辞而别的骤然离世看起来很干脆,但我们有很多心愿未了,很多事来不及交代,而家人也最难以接受这种突如其来的噩耗。相反的, 慢慢地安然病逝,却让我们有时间和机会解开心结,了却牵挂,包括修复破裂的关系,弥补褪色的感情,不管是和前伴侣、父母或成年的孩子。只有当两人的关系圆满,他们生前的故事才会成为后人美丽的回忆。



如果只剩下6个月的生命,你可以做些什么?

如果只剩下6个月的生命,你可以做些什么?

1.首先必须提醒自己, 你还活着。2.了解身体只是 “小我”气而你自己才是”大我“。你实在无需老想着自己的 身体和疾病。3. 重着 “大长今”。4.躺在床上,为自已的病情感到难过。5.笑,开心地笑! 6.偶尔不妨幽自己 一默,但不要贬低自己。7.每星期吃一次炒裸条.8.在平淡的生活中寻找简单的快乐。倚坐窗前,听小鸟唱歌。 到位家楼下的咖啡店喝下午茶,看人来人往。9.到植物园,听树叶子在晨风吹拂中沙沙作响。 10.三读金庸的 《射雕英雄传》。11.到超市大尝各类促销食品。12. 买一本记事簿。13.记下你心中的怨恨和沮丧。14.用手杖划过 公共走廊的铁栏杆-三更半夜寻开心。15.下回去K歌,穿紫色土衣搭配绿色长祷。16.别孤立自已,更别拒人子 千里之外,公然地和别人谈论你的病情。17.让别人喂你吃无籽葡萄。18.听有声版本的《水浒传》。19.不要老想着自己 一无是处;看低自己只有让自己更沮丧。20.记得, 除了你自己之外, 没有人能够令你自卑。21.设定目标,做些自已 想做的事,即使是收集剪报这种小事。22.不妨再定大目标, 如学跳查查舞或教孙儿学认字。23.承认自己的健康 已不如前。24.向智者讨教,更好地解读生、离、死、别。25.去拍一张自己满意的半身照。26.吃你喜欢吃的食物。 27.处理财务问题, 如公积金和保险, 以确保家人无后顾之忧。如果你未立遗嘱, 应赶紧行动。28.为自己哀伴、 悲伤、哭泣。我们经常是哀悼父母或至爱的家人,而不是自己。哭,能帮助你逐渐接受人终需一死这一不可逆转的 事实;哀体与悲伤之后,你的内心或许会更加平静。29.泡个香槟澡。30.和别人分享你的伤痛。在他面前流泪、 和他一起痛哭,让他也能发泄哀伤的情绪。31.向他人讲述自己一生的故事,点点滴滴不遗漏。32.听者万一睡着了? 那就把他唤醒! 33.抱着一桶雪糕,一口一口地吃。34. 以温柔和耐心善待自己。爱你自己,犹如父母在你小时候 爱你那样。35.种一棵你喜欢的树。36.恳请你错怪的人原谅你。37.原谅别人。38.原谅你的父母。39.原谅你自已。 40.走累了,就在人行道上坐下来。41.将自己抽离出来,从旁观者的角度观察自己的想法和情绪。只有懂得自我分析, 才能自我认识。42.确认自已想改正的行为, 并下决心改正宅。43.从小的方面做起。比方说,如果你不想再做一个 爱发牢骚的人,最简单的就是先将“早安,你好! ”“ 请”、不客气和 “谢谢! ’常拴在嘴上。 如果你想别人多 和你交谈,那就得做一个用心聆听的人。如果你希望别人多来拜访,那就要让采访的客人感到愉快。44.搭2号 巴士到橡宜尾,再转搭渡轮到鸟敏岛-只为了吃早餐。45.策划自己的葬礼。亲自选择灵前的鲜花和安放骨灰 的地点。46.在晚风中、星空下,数着星星入眠。47.决定在哪里终老。如果像大多数人一样,你选择在自己家中 寿终正寝,慈怀居家护理服务能让你得偿所愿。48.上网,www.lifebeforedeath.org.sn或拨18003336666, 了解慈怀护理服务。49.了解慈怀护理的概念和各方面的相关服务。50.拿出一张白纸,写下另外50件你想做的事。



剧终

剧终

那是人生另一出戏的开始?

人生如戏 , 人生也无常。或许有一天,屡医不愈的久咳在你的胸膛X光片上留下一个不祥的阴影.从此,副情急转直下。 命运,未经你的同意, 已悄悄地把你带到了戏的尾声,还逼着你继续演下去.或许, 主角不是你, 而是你至爱的妻子, 她的腹痛刚被诊断为胃癌。无论戏中的主角是谁,残酷的事实是死亡不期而至,病者已毫无选择地被推到了人生的 尽头。死神此刻就在他家门口 , 准备叩门。

新加坡慈怀理事会成立的宗旨, 就是为晚期病人及他们的家属提供服务。我们刊登这到广告,是想帮助你丁解伊豹莎白·库布勤罗斯博士(Elisabeth Kubler-Ross)所确认的五个面临死亡的阶段(也关系到百对悲痛及丧亲的过程)。如果你未曾跌入生命的幽谷 , 这死亡之说对你或许是多余的。然而,对于那些刚被宣判死刑的绝症患者而吉, 这段琉期病患的心路历程,将能照亮他们前方的暗路, 让他们走得更舒坦!

1.否认期。人是长生不死的?在我们的无意识里, 我们的确这么认为 , 而且极不愿意去承认死亡的可能性。因此, 当我们接到自已患绝症的消息时, 佳往犹如晴天霹雳,-时之间头磁空白, 全身麻木。清醒之后的第一个反应即是:“不可能是我 , 他们一定 是搞错了!” 接着 , 我们四处求医, 帚望是个误诊而舵逃过一劫。 的确 ,在我们所知的记忆里, 我们不曾在这世上消逝, 又怎么可绝 接受自己已濒临死亡的边缘?我们当然极力否认, 同时也变得沉默寡言。在我们艰里,-切都是造化弄人。


广告公司:    奥美 (新加坡)
创意总监:    Eugene Cheong
       文案:    Eugene Cheong
                   Dave Fowle
美术指导:    Stuart Mills
                   Khai Tham
                   Michelle Tranter
       排版:    Michelle Tranter
客户主管:    Hui Tze Lim
                   Sariyanti Sannie

本文系作者授权数英发表,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数英立场。
转载请在文章开头和结尾显眼处标注:作者、出处和链接。不按规范转载侵权必究。
本文系作者授权数英发表,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数英立场。
未经授权严禁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作者本人,侵权必究。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数英立场。
本文禁止转载,侵权必究。
本文系数英原创,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授权事宜请至数英微信公众号(ID: digitaling) 后台授权,侵权必究。

长文案:嗨,我得了肺癌。你好吗?

扫描,分享朋友圈

    参与评论

    文明发言,无意义评论将很快被删除,异常行为可能被禁言
    DIGITALING
    登录后参与评论

    参与评论

    文明发言,无意义评论将很快被删除,异常行为可能被禁言
    800

    推荐评论

    全部评论(1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