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为什么不想做文案了?”

举报 2019-11-05

“你为什么不想做文案了?”

扫描,分享朋友圈


“没什么看点… 购买欲不强…” 
“参考下XX… 结合下OO…”
“随便想一个… 顺便改一下…”


巴拉巴拉巴拉。


文案是万精油,一边引流一边卖货,写得了口号P得了海报,夹带做做创意策划产品企划… 末了专注背锅。




门门懂样样瘟——搵食艰难。


????

写东西是从小到大的习惯——小学开始积累日记本,中学空间里的说说,大学开始用微博发动态,毕业后不定期更公众号… 是我个人表达和日常记录的方式。
读书的时候参加作文比赛获过奖,除此以外也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成绩;工作之后发现做copywriter完全是另一回事,以至于一直觉得简历很苍白,内心也空洞。


我本科的专业全称是:英语语言文学(English Language and Literature),大家通常只看到英语,忽略了“语言and文学”——人们对任何专业和行业都会有stereotype(欢迎在留言区分享你遭遇的刻板印象)。Whatever,反正我学术不精,只有一张专业八级证书。按我爸说的:英语就是个工具,不是技能。
实习做过新东方TA、Grabtalk英文客服、商务游学escourt,正式工作就不再吃专业这碗饭,只偶尔part-time做做家教或翻译(比上班性价比高)。


把码字规划进职业,要追溯到2016年毕业的夏天。我放弃了一份接近double pay的offer(反正都没几个钱),进入一家图案设计公司做新媒体——写时尚、艺术、生活方式类的公众号。一个人一支队伍,每天4pm推送,需要提前一天找素材、定主题、编辑图片,连轴转的时候不吃午饭,再也没胖过。跟当时同居的男朋友分手后,还专门搬到公司对面——我住过最久的地方。


最有成就感的一次是写密扇的设计被抄袭,@韩雯katehan 留言表达感激和赞美,还开玩笑发出供职邀请,当时我假谦虚了一把,实诚地留下了总监的微信号,但其实很想回复:要不你们把我挖走?



回过头看那时候写的东西,不堪入目,总监也是个脑子里没什么货的小婊子,自卑自负又自作多情。老板告诫过她:如果我走了,她承担一半损失,后来她挽尊跟同事说我是被离职,还舔着逼脸找我低价供稿… 被拒绝就删了好友,却在微博视奸我 :)


由于老板不签劳动合同(无险也无金)、只压榨冇加钱(涨800块留我)——啊对,就是劳资纠纷的东家,我辞了职去厦门旅行谈恋爱。回上海一周,进了一家精酿公司做MKT,title是市场主管,实质职责是编详情页、更公众号、网店上新、网站更新、拟经销合同、写活动方案… 老板觉得我有胆识、能说会道,把我往BD培养,开始应酬、出差、参展、销售… 传统企业模式僵化,酒桌上的买卖,氛围前景难有生气,我提了离职,两个月才走掉,anyway是我呆得最久的公司。


那时候分手快一年,回北京探望故人,又临时安排游访西安和青海,回来找了一个月工作,在一家高端家居新零售企业,正式开启文案生涯——无数个栏目和商品,从文案撰写到图片排版,一水儿的流程反复折腾。总监是个0到MGR的人,运营策略是开10个小号和App用户在社区尬聊,来不来就是“调性”、“仪式感“、“简约”、“高级感” 。我见证了什么叫金玉其外败絮其中——上百号员工,20多个大佬,一群人过家家似的组团开会、比赛加班… A轮融资快败完了,线下体验店也该关门了,铁打的营流水的兵,我捎带手谈了个连载恋爱,白头发越长越多。




离职之后同居,在家呆了一个月,拿到比同行同岗高25%的salary入职前司(后来才明白某种程度上这也不专业)——广告营销+基因检测(?热衷于洗稿洗PPT+临阵磨枪+拍脑门决策(?一个月后,前男友忍无可忍离开了跟我相识的公司。恭喜自己,又恢复了无业游民的身份,但仿佛失眠再也不会好了。比我早两周离职的设计师说:“你是我见过发量最多的文案。” 我是团队最后一个走的人。


最近两份工作加起来不到一年,我不想这样,但也很清楚,再干下去是不对的。


✏️

惯性裸辞、涨薪30%跳槽的我,也实在感受到了今年特别寒冬——是市场不景气,是资历不够硬… 但我也在纷繁的现状里,确定了自己没办法仰望别人的星空、践踏自己的汗水,陪梦想家自high、陪实干家卖命。


我只想好好写字。




但如果最想做的事不是自己最擅长的事,更不是最有前途的事,该怎么做?


民国时代的鲁迅、张爱玲,稿费赚得盆满钵满,买宅子买袍子;现在写字的人像古时候没什么仕途的秀才,回家给村民写家书写挽联写墓碑… 前途模糊、成本清楚,还不如天桥上、地铁口贴膜的小哥。


80后韩寒、郭敬明参加《萌芽》、《新概念》,梦想文学、梦想爱情、梦想穿越世界的旅行;90后失去了数学零分的特权,诗人也想赶上风口,深夜饮酒,杯子碰到一起,都是梦破碎的声音。


21世纪初以南方系为代表,一群写字的男女在同龄人刚拿4位数工资的时候就月入过万;如今纸媒没落,大家连公众号都懒得打开,直播、小视频成为趋势,据说比文字更具”观赏性“。

我大概永远不能像《欲望都市》里Carrie一样,靠写个人的情事和周遭的八卦,就能开报纸专栏、进上流社交,买鞋买包、谈情说爱。




于我而言,继续写字好像是为时代接盘。


????


创业者们整日做自己的梦、画员工的饼,他人的自我和志趣沦为笑谈,冠冕堂皇的会晤藏着精明的算计。大多数非内容出身的公司都认为,文案的唯一价值取决于每条内容带来的销量——有这种认知偏见的老板,大概真的以为讲个故事+4999块就能撬动李佳琦吧?


文案不是写作,文案只是工作,工作势必压榨热情和自信,催生出“干一行恨一行”的错觉。Yup,本人厌恶成功学喜欢毒鸡汤,热衷于借鉴失败案例,擅长消解任何事物的神圣性:世上无难事,只要肯放弃。


时代太急、物价太高,试错是需要预算的,情怀和理想也被明码标价。80后的前同事刚进社会的工资可能三四千,但当时房价不过一两万,咬咬牙凑个首付,现在已经不用跟人合租;我现在顶多赚个一两万,房价翻了快10倍,就像高晓松在综艺里怒批清华三学位博士没有改造国家、胸怀天下的格局,辱没镇国重器,你跟我聊诗和远方,难逃“何不食肉糜”之嫌。



如果社会注定不给写字的人好的出路,那还会有好的文字吗?或者说,还有人cares(有没有)吗?


????


写东西的人犹如秃鹫,热衷扒皮人生源源不断的苦,不同的是,人最后往往发觉自己最苦。


木心先生在《素履往之》里说:生命好在无意义,才容得下各自赋予意义。假如生命是有意义的,这个意义却不合我的志趣,那才尴尬狼狈。


试问,盼有朝一日能为大唐执笔国策的李太白,是否得以从“诗仙”的流芳百世中化解自己的折辱辛酸呢?


伍迪艾伦说:年轻的时候,我认为我肯定能成为伟大的艺术家,但我现在并不是。我有我的局限性。但是你知道,即便你自身有局限性,只要你尽了全力,只要你不出卖自己,不被不值得的东西收买,你仍然可以过上美好的生活。你不必一生都鞭挞自己,你又不是达芬奇,我也不是。


如同罗曼·罗兰的英雄主义,人首先要意识到自己有限,才能在不被世界认可之时,依然从内心谅解自己。Jesus说:走窄门并不非要苦自己,心是清晰的。


是有很多人觉得我有才华有想法很独立很特别,但并不代表我要实现他们的期待。我不想哄自己:屎难吃钱难赚,反正大家都要吃屎,我也安心坐下来吃。不是的。人生只拿一部分满足生存,再一部分彩衣娱亲,需要剩下大部分让自己开心,繁衍爱、滋生希望、磨砺出惊喜。


漫威老爷子Stanley建议:忠于自己,做自己喜欢的作品,吸引和自己有一样品味和志趣的人。


IMG_7929.JPG


“不用太渴望一步到位一锤定音,更多的决定、更多的执著是不连贯的,有断断续续的努力,也有不为人知的溃散。隐藏在一副成品之下的,是自己跟自己磨出来的许多未完成。”


要生长成一个鲜明的样子,最忌讳的就是各项特质的拼凑。被批评过、被赞美过、被诋毁过、被鼓励过,气上来了,心却沉不下去。


人这一生,需要浪漫自由,不足为外人道也。无论人生多么荆棘、世界多么聒噪,我要为内心的真挚保留一片文字的净土.

“你为什么不想做文案了?”

扫描,分享朋友圈

    参与评论

    文明发言,无意义评论将很快被删除,异常行为可能被禁言
    DIGITALING
    登录后参与评论

    参与评论

    文明发言,无意义评论将很快被删除,异常行为可能被禁言
    800

    推荐评论

    全部评论(4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