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依然只热爱滚烫的人生

原创2019-10-29举报

我依然只热爱滚烫的人生

扫描,分享朋友圈

本文3574字,可能全是废话。只想找干货的朋友,慎读。


00.

又到了不考虑转发和阅读,只是说说真心话的moment了。(这算不算江一燕体)

自媒体之所以是自媒体,归根结底还是在于独立思考与认知,在于做的人有一些不肯妥协的东西和偏执,在于相信一些钱之外的价值是真实存在的。

以上三者是让我饱含热情,始终努力下去的核心。这些高于所有【术】,这高于所有【套路】。

所以本文没啥套路,没有按照术来写。就是想点真心话。关于世界,关于故土,关于爱,关于生意,关于人味。



01.

前几天的一场饭局上,讨论到一个有意思的话题,就是上海的鄙视链有多长。我说:上海的鄙视链细分到了街道。当时大家都哈哈大笑了起来。

其实,我一直认为因为过于深重的门第意识,让很多本地人错过了浦东的崛起,你现在还能想象世纪公园曾经2000元一平还不怎么好卖么?

而很多抓住之前红利的人,如今也陷入了很深的门第意识,看不起这个看不起那个,这是可怕的,因为你终究会看不起一些未来最伟大的人或事,而被超越。



02.

多出国走走,就会更爱国。欧洲之星德国的社会年龄中位数是48岁了。(在中国传统观念里,50岁就可以退休养老了)大多数美国人其实并不知道中国在地球的哪个位置。北欧五国基本上人均工资3万多人民币一个月,但是普遍陷入了平均主义思想和伴随而来的效率低下中。

这就是西方的一些侧面。不能否认的是,西方依然有很多优势。但目前全世界最具有活力和希望的地方依然是中国。

我依然只热爱滚烫的人生,我依然只热爱这个炙热的国家和这里炙热的人们。



03.

从2010年后VC行业的诸多共识,会在下一个周期里被推翻。比如,过去几年都说三流的企业做产品,二流的企业做品牌,一流的企业做平台。这句话乍一听特别对,特别醍醐灌顶。让人感觉此君格局高啊,佩服佩服。

但是这句话是倒推性结论,并且是根据某个周期里的市值和估值倒推的。虽然有一定的价值,但是不能是个公司就拿这句话做榜样。

苹果是先有了好的产品,才做成了品牌,最后抓住了移动互联网做成了一个生态和平台。

华为也是,当年华为给中移动们生产低端机的时候,可没有人相信他会变成今天这样。

好产品是底盘,这点我想是下一个周期的基本常识,不相信常识的人,“格局”再高都只是空中楼阁。

几年前,在餐饮界第一大品类是火锅,一股火锅风潮掀起,巅峰时候,郑州有五六千家火锅店同时经营,但是死得也非常快。业内称为:中原火锅大战。

最后,获胜者是一个坚持以产品主义获胜的人。是一个坐下来可以和你讨论三五小时怎么去内蒙古找羊肉,怎么去四川找最香的花椒,怎么去找最新鲜的黄喉的人。他就是巴奴毛肚火锅的创始人杜中兵。这就是为什么巴奴不怎么做广告,但是在北京能做到天天排队并且客单价高于大多数火锅的原因。在巴奴还没进入上海的时候,专门有人开车从上海到无锡去吃他的毛肚。



04.

十多年前做IT互联网行业的购买力,基本上可以深圳一个月1.5平方。因为当时这是高新产业。今天IT互联网已经不再是高大上的行业,他已经变成了劳动密集型产业。这是个聪明人早已明白,但是小白还被蒙在鼓里的基本事实。

互联网产业在这一轮去泡沫里,会有非常多没有核心价值的人被彻底淘汰。并且他们又很难融入到朴实无华的产业里去实干。或成为“内心最痛苦”的一批人。



05.

我始终幼稚得相信,我们来到这个世界上,一定是有自己的意义的,只是我们要找到他。而不可渴望意义的人,终究不会获得真正的满足感。

我始终相信,有一天,我们不会仅仅根据金钱去判断一个人的价值。虽然这事离我们目前的文化氛围还很远。

我始终相信,虽然辛苦,但是只有那滚烫的人生是我所想要的。



06.

研究贫穷的本质的专家今年得了诺贝尔奖。这或许本身就是一种进步。前天我在公司和同事们说:这个问题其实我也琢磨了很多年了。甚至我模糊找到的结论是无限趋近于诺贝尔奖得主的结论的。(当然人家的研究是扎实的多得多)

但我和同事们说的更重要的事情是:相信自己一定会【富有】,并且消灭心态上的【贫穷感】,就真的会变有钱。

这或许就是为什么二十岁时候的自己,比现在更让自己满意的原因。那个时候想赚一万就真的很机智得赚到了一万五。然后花9000买了一件超酷的皮夹克(我当时理解的有钱人就应该有这个皮夹克),再花4900给爸妈买了东西,然后揣着一百块车费回学校,并且相信下一个十万很快就要到了。

那叫做少年壮志不言愁。看人生豪迈,大不了从头再来。

但更主要的是:那时候很瘦。也一点都不油腻。

对抗油腻,已经成为了男人最重要的事情了。因为那些你最初反感的东西,突然有一天真的会变成习惯。



07.

前些日子的一个深夜,朋友发了一个帖子,讲的是他们家四姐妹每个人的真实的情感生活。二姐嫁给了她以为的“爱情”,但是那个男人是这个彻头彻尾的人渣和窝囊废,为了他,二姐还借钱替他买了一辆卡车跑货运,就在刚刚还完钱的那个月,二姐陪他去送货,发生车祸,当场死亡。我的朋友在帖子里写到:为什么这个人还有脸活着。她还想对二姐呐喊,这就是你麻痹要的爱情。

当时大概是2点多了,我的书稿写到大脑一片空白,我被这个故事彻底击中了。她说:她不相信爱情。我说:因为爱情曾经出现过,所以她一定是存在的,哪怕多久她都不会再出现,但是我依然相信她。

其实我非常佩服她的二姐。或许她很平凡,她的婚姻很失败,结局很悲凉,但又很微不足道。但她具备了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的勇气。无论是被下了降头,还是真爱至上,这都是这个时代稀缺的。

我们都是精致的利己主义者,我们只是希望获得更多一点,但从未思考过更付出一点,我们对感情那么吝啬,我们骂商人唯利是图,但我们其实都是一个感情的商人,仅此而已。

当我们讨论这个时代为什么爱情变得稀缺的时候,我们有时候还是得自省。

那就是:你自己是不是把感情放在第一位的,当你面对 金钱,事业,诱惑,攀比,家庭的时候。你是不是优先考虑的是别的?既然你优先考虑了别的,就不要抱怨,因为你总得为自己的选择买单。



08.

遥远的夜空,有一个弯弯的月亮。弯弯的月亮下面,是那弯弯的小桥。小桥的旁边,有一条弯弯的小船。以前我觉得这个歌词特别傻,现在觉得特别美。

人成熟之后,就觉得简单的文字最有力量。因为力量本身不依靠华丽的词藻。力量本身依靠的是写出这句句子,说出这句话的人本身的心力。寰宇之间,唯有心力本身可以接近无边无际

这个意识,第一次出现是高一入学的第一次月考。我的中考语文是接近满分的。以至于整个暑假我都沉浸在自己是文豪的幻觉里,第一次月考的作文的命题是写一个通知书(具体记不清楚了)。

于是我用了一堆华丽的词,但是最后就得了三分,这对于当时的我来说,简直是一场溃败。后来我就想明白了,华丽本身并不重要。



09.


周星驰对张柏芝说:我养你啊。


张雨生唱到:我热情的眼眸,曾点亮最灿烂的天空。


可惜的是:他们要么老了,要么远去了。


属于我们这一代人的【爱情标记】最后都随西风缥缈远走。

我们成长于这个国家最繁荣的时代,我们见证着中国的速度,我们年少时都曾经为了梦想和爱情呐喊过。

但我们突然感到错愕,感到彷徨,感到无助。

因为消费主义,因为分层言论,因为无穷的欲望向我们扑面而来。

因为我们错误得以为在宝马里,就一定比自行车上更开心一点。

但这些都是不牢靠的。

什么是牢靠的。那就是我始终相信,每一个人都渴望爱与被爱。而爱像阳光一样属于每一个活在这个地球上的人。他不专属于富人,不专属与帅哥美女。他属于每一个相信他的人。


阳光也会遇到乌云,暴雨和夜晚。但他终究会出现。



10.

在我的脑海深处,永远留着三四岁的夏天,爷爷带我去郊外抓龙虾,我们抓了一大篓,太阳落山的时候,篓子翻了,最后就剩下了两只龙虾。我就在那里哭。马路边有一个老农,五块钱卖了一大篓给我们。后来又买了一根光明盐水棒冰,4毛钱。那个夏日已经过去二十多年了。

所以快乐就是5.4块钱的事情。这么多年过去了,吃顿龙虾要好几百了,光明也和Godiva卖四十多的冰激凌了。爷爷也作古了,当年的河也填掉了,盖起了七八万的楼盘。

而快乐在哪里呢?我这么多年的执着与奋斗,好像追寻的并不是快乐吧。



11.

正如我在《中国商业正在发生两个根本变化》一文中所说:

顺利的时候,我每天都思考一件事情,上一阶段顺利的背后,我做错了什么?那些正确的,都不值得反复讨论,说多了还容易自我膨胀,但那些好的背后一定藏着问题。

如果我们的目标是一个巨大的,巨大的,高悬在头顶的。那么我们不应该多花一分钟去自我满足。

昨天深夜和朋友讨论:什么是创业者的悲哀。他说创业者的悲哀就是没有成功,只有成长。

我说我不这么认为。我认为创业者的宿命与悲哀是:你的思维逻辑换成了以增长为唯一目的的闭环逻辑后。前期确实有好处的,但有一天,你发现,增长会到尽头,增长也不会带来幸福感。

所以这里说到了两个问题,第一个问题是创业者和企业家的核心能力是什么?核心能力只有一个,那就是不断捅破天花板,捅破上一个天花板,进入下一个更广阔的天空。

第二个问题是过去用增长的快感替代幸福的充盈感的时代,已经穷途末路。未来,创业者和企业家还需要一个能力,那就是感受和理解幸福的能力。




<end>


本文作者:沈帅波  

湃动咨询CEO

畅销书《迭代》作者。

个人微信号:rayshen071210 欢迎交流。

转载请联系,未经授权,违者必究。

我依然只热爱滚烫的人生

扫描,分享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