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量小组被雪藏,个人化广播停滞,豆瓣到底怎么了?

转载2019-10-08举报

流量小组被雪藏,个人化广播停滞,豆瓣到底怎么了?

扫描,分享朋友圈

作者:阿北,来源:娱乐产业
原标题:被「雪藏」的豆瓣

大概豆瓣用户也想不到,有一天,他们会需要到微博去寻找友邻的消息。 

鹅组走的第二天,想它……

广播停的第二天,也想它…… 

两天内,豆瓣被雪藏了三个小组,其中包括瓜组、船组和鹅组。 

鹅组与瓜组,号称豆瓣两大流量小组。继5月被封30天整改之后,鹅组本年度再度迎来雪藏。 

流量小组被雪藏,个人化广播停滞,豆瓣到底怎么了?

这个聚集了60万用户的“八卦小组”进入了孤岛状态,原本在组成员依然可以发帖,但原本不在组的用户将无法看到相关动态。 

之后的5号,豆瓣首页不再显示实时动态,进入单机工作状态。关于豆瓣此次广播停止运作和小组被雪藏的原因,官方并没有给出说明,娱sir也不好揣测。 

但此刻的豆瓣,全员潜水,仿佛回到了十年前。

  

一、豆瓣的两张面孔

像往常一样,娱sir打开了自己的豆瓣首页,广播状态在、书影音评论、东西也都在。能添加标记书影音、传照片等,发送的内容,也还是会在相应的页面出现,只是不再更新实时动态广播,时间线停在了2019年10月5日。

流量小组被雪藏,个人化广播停滞,豆瓣到底怎么了?

整个页面透露着一股死气,就像塔可夫斯基电影《潜行者》里的“区”, 没有半点活物的迹象。 

在雪藏两大流量小组之后,豆瓣广播毫无征兆地无限期停止动态更新了。 

目前豆瓣其他功能依然正常,用户还是可以发日志和广播,但这些动态不再出现于时间线上了,除非点进你的主页,友邻将不再看到你的动态。

流量小组被雪藏,个人化广播停滞,豆瓣到底怎么了?

好在,今日官方回应,动态功能能够在半个月之后恢复使用。 

而此次豆瓣的劫数,相比较个人化的豆瓣广播,豆瓣雪藏的两大小组更像是事件发酵中心。 

除了影视作品的口碑坐标轴这一文艺清高的模样,豆瓣还有一张著名的八卦面孔——各类小组,其中鹅组与瓜组堪称是娱乐八卦的素材库。 

流量小组被雪藏,个人化广播停滞,豆瓣到底怎么了?

鹅组原名为“八卦来了”(过去也叫八组),尽管被无数豆瓣用户诟病为“豆瓣智商盆地”,但这个拥有超60万组员,话题内容从娱乐明星到社会热点、消费维权的小组,一直有着超乎想象的能量。 

不得不承认,鹅组在娱乐八卦领域几乎无人能出其右。那些年无数网络热词、明星外号梗等真真假假虚虚实实都带着鹅组影子。 

捐姐是杨幂、李易峰是“不可说”、杨颖是组内唯一的“她”、黄晓明变身“绿大暗”,鹅组的鹅们有统一又默契的“刻薄”以及与段子手不相上下的造话题能力。 

在被雪藏之前,有过无数次鹅组账号卖到近千块的消息,被雪藏之后,甚至有网友爆料有鹅组成员建群以文档方式转述讨论帖,收费60每位。 

流量小组被雪藏,个人化广播停滞,豆瓣到底怎么了? 

豆瓣作为一个内容社区 App,八卦这张面孔对与用户的留存至关重要。毕竟,没有用户就没有评分,而社交关系,恰恰又是社区留存的好用方式之一。 

豆瓣的兴趣小组,活跃用户数量众多,内容更新频次快,内容互动氛围良好;而豆瓣广播,私密性强,用户社区隔离度高,的确在某种程度上实现了不同人群的“精神角落”。 

豆瓣没有采用熟人关系链为主的产品设计,特征鲜明的爱好分类,让每个豆瓣用户都可以以独立平行的视角存在。 

一手鹅组吃瓜,一手写高分电影长评的用户也不在少数。在数年没有新界面新功能支持的“老旧”环境下,豆瓣群组的活跃度依旧是内容社区的佼佼者,豆瓣将去中心化的产品特征玩到了极致。

  

二、豆瓣被传将死几回?

“盈利一点也不庸俗,只有庸俗是庸俗的。” 

豆瓣第一本书是《11位牺牲在建国前的无衔军事家》,第一个雪藏小组叫“南方周末”。黄继新和胡维办知乎搞冷启动,第一批考虑在豆瓣派邀请码。算起来,豆瓣已经14岁了。 

在瞬息万变的中国互联网公司里,豆瓣更像是一个异类,它长寿,用户黏性高、活跃度不差,有上亿死忠粉,但又长时间难以回答盈利这个问题。 

流量小组被雪藏,个人化广播停滞,豆瓣到底怎么了? 

一方面,豆瓣的创始人阿北,与所有的互联网大佬相似又不相似,任互联网风潮如何变幻,阿北自不动如山(来自冯大辉在知乎提问上的回答,阿北是一个“不动如山”的人)。 

他坚持着豆瓣影评相对公正、小组话题帖由管理员管理、不卖评分、少量广告等等的精神净土梦想,甚至曾宣称对用户“永远免费”。 

另一方面,豆瓣要维持不沾烟火气的高冷形象,并不容易。或许你并不知道,豆瓣的最新一轮融资,停止在2011年,距今已有8年之久。 

直到今年2月,豆瓣FM获得了来自挚信资本、腾讯音乐娱乐集团的战略融资。这个曾经豆瓣十分看重的项目,改版上线之后加入了音乐流媒体战局。 

在某种意义上,以书影音起家,以“作品长评”为主的豆瓣,如今的确成了影视作品的口碑风向标,甚至能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票房。这样的地位与它在商业表现和转型方面的疲软,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流量小组被雪藏,个人化广播停滞,豆瓣到底怎么了? 

盈利问题困扰豆瓣已久。 

多年来,豆瓣的弹窗广告、动态图、Flash都极少,即便是广告,也多以用户喜好为准。阿北放弃了用广告大规模盈利。他不希望用涸泽而渔的方式去盈利,他也不赚快钱,让无数《逐梦演艺圈》恨的牙痒痒又干不掉它。 

2012年5月豆瓣先后上线豆瓣阅读作品商店和电影票“在线选座”功能;阿北也曾努力开拓知识付费领域,豆瓣时间主打知识付费,邀请学界名家、青年新秀、行业达人,推出付费专栏;2013年9月又上线了豆瓣东西,尝试电商分成业务;2016年宣布成立飞船影业,从IP切入影视制作。 

但,过去了这么久,拥有着大量拥护者和不庸俗好产品的豆瓣始终还没能寻找到大规模盈利的商业模式。 

流量小组被雪藏,个人化广播停滞,豆瓣到底怎么了?

而对于此次风波中小组与广播,这两大板块,隶属于豆瓣社交社区的重要支线,也是一直以来豆瓣引以为傲的社交社区。

尽管市场唱衰传统的兴趣社区,可豆瓣小组和广播的活跃度从未让阿北失望,这是豆瓣用户黏性和使用时长的重要贡献力量。 

但根据易观千帆的数据显示,第一季度,百度贴吧和知乎的活跃人数均大于豆瓣,并且百度贴吧季度活跃人数几乎是豆瓣的10倍,而微博和今日头条这类当之无愧的头部产品,无论是从注册用户还是MAU都能够碾压豆瓣。 

如今,头部大组被雪藏,个人化广播停滞,豆瓣该从哪里找补回来的确是个问题。

但无论如何,作为豆瓣资深用户的娱sir,无论人们在它商业化进程上给予了何种评价,对于忠实用户而言,它始终都在努力成为一片不可多得的净土。豆瓣网右下方“关于豆瓣”那一栏的内容,十多年来从未曾改变过。


经授权转载至数英,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作者公众号:娱乐产业(公众号ID:yulechanye)
流量小组被雪藏,个人化广播停滞,豆瓣到底怎么了?

流量小组被雪藏,个人化广播停滞,豆瓣到底怎么了?

扫描,分享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