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次,全民电竞终于来了吗?

转载2019-06-25举报156

这次,全民电竞终于来了吗?

扫描,分享朋友圈

“聋人身份并没有使我处于不利,甚至还有优势!”

天生听力障碍、13岁的《堡垒之夜》选手Soleil Wheeler,在参加上周末举办的第二届《堡垒之夜》PRO-AM比赛前,这样乐观地说道。

PRO-AM是《堡垒之夜》一项特色电竞赛事,其形式为邀请选手和名人配对,与其他组合一比高下,最后奖金将捐给慈善组织。今年是PRO-AM第二届,赛场上开始出现了像Soleil Wheeler这样的特别选手。

这次,全民电竞终于来了吗?中间为Soleil Wheeler

通常而言,电竞被渲染成一项高标准的对抗运动,长时间以来,成为一名电竞选手,也被认为要有超越常人的天赋。但以亲民欢脱形象活跃的《堡垒之夜》,却走了一条很不寻常的“全民化”路数,不管你普通还是特殊,只要有心,都能成为其中的一员。

经过近两个月的选拔,在6月22-23日举行的《堡垒之夜》世界杯中国区总决赛,就创造了职业、主播、路人三大阵营一百多名选手同台竞技的盛况,最终FPX_Evilmare、WE.KBB和WE.YuWang从一众优秀选手中脱颖而出,获得中国区总决赛单排和双排的冠军。下个月,这几名优胜选手还将远赴美国纽约,与来自全球五大洲七大赛区的《堡垒之夜》顶尖玩家决战世界杯全球总决赛,共同角逐3000万美元的最高荣誉。

这次,全民电竞终于来了吗?这次,全民电竞终于来了吗?


电竞没有“传播损耗”

随着概念的普及,电竞越来越被视作一项体育运动,这种说法引起部分人的反感,认为电竞是在“碰瓷”体育。在GameLook看来,这话只对了一半,电竞的确是体育,但电竞的确又不完全等同体育,其区别并非传统体育标志性的肉体对抗,有电竞对体育精神传达的方式差异。

在1991年修订的《奥林匹克宪章》中,代表体育精神的奥林匹克主义,被定义为“增强人的意志和精神,并使之全面均衡发展的一种人生哲学”。通过运动员矫健的身姿、拼搏的态度,体育倡导积极向上,努力促进建立一个和谐的人类社会。

这次,全民电竞终于来了吗?

电竞是体育的一部分,其发源于线上的特性,赋予了电竞远超一切体育项目的普及度、可参与性。相比透过顶尖运动员传达体育精神,电竞能够直接让普罗大众成为“运动员”队伍中的一员,直接感受体育精神。

也就是说,电子竞技,没有“中间人”,每个人都可以直接受益。

因而,全民化也是许多认知到电竞优势的项目赛事,一直大力推动的做法。但是,过去电竞往往强调的是“观众的全民化”,而非“选手的全民化”,电竞本身被视作产品传播、保持游戏热度的一种手段,大部分电竞用户依然需要“被传达体育精神”,使得全民化显得有名无实。

《堡垒之夜》却很不一样。今年2月份,研发商Epic公司在宣布了堡垒之夜世界杯细则后,筹备运营赛事的中国团队忙碌了起来。和大部分游戏公司先从俱乐部下手的流程不同,在筹备计划中,《堡垒之夜》一直试图弱化过去鲜明的俱乐部统治一切的架构、甚至根本没有引入俱乐部概念。

去年8月份,《堡垒之夜》就发起了一并接纳职业电竞俱乐部和个人战队的战队联盟,形成了一种“人人参与电竞”的朴素理念。

这次,全民电竞终于来了吗?

而为了让人人都能参与其中,堡垒之夜世界杯只准备了单排和双排两种赛制,线上资格赛更是长达10周。比赛的奖金的阶段性设计也非常有意思,选手不需要等到漫长的赛季结束后才收到奖金,而是每周都有机会通过赢得比赛“领工资”,更符合普通玩家的习惯。报名和选拔方式更不必说,鼓励个人选手、随时随地参与、赛制奖励亲民,可以发现,《堡垒之夜》在为全民化做好万全准备。

像刚刚结束的堡垒之夜世界杯中国区总决赛,早早打出的参赛要求便是“没有要求”,只要账号注册游戏时间超过15天的国服玩家,均可以参与。可以想象一下,挤出闲暇时间的白领、退休在家的大爷大妈、行动不便人士,以及每一个努力生活的普通人都怀揣梦想、参与电竞的盛景。

这次,全民电竞终于来了吗?

我们知道,并不是所有玩家都能成为职业选手,但《堡垒之夜》却真的给了普通玩家成为选手的机会,和表现自己、放飞自己的平台。


少年英雄出草莽

《堡垒之夜》之所以成为全民化电竞的忠实拥趸,与其自身特点是分不开的。

《堡垒之夜》是一款风靡全球的竞技产品,拥有广泛的人气基础,这也是《堡垒之夜》将自家顶级赛事,冠以“世界杯”名称的原因。

这次,全民电竞终于来了吗?

《堡垒之夜》的游戏玩法和美式娱乐理念,本来就在鼓励每一位玩家“秀”出不一样的自己,因此在有了这样的人气和游戏理念的基础上,“草莽英雄”的出现就不足为奇。比如《堡垒之夜》中的名选手Ninja,就是一名出身草根的全民英雄。

Ninja名声大噪是在2018年3月,当时他与说唱歌手Drake组队双排,创造了Twitch平台63万同时观看人数的记录,此后Ninja人气更是一发不可收拾,成为了第一个登上体育杂志ESPN封面的电竞选手,以及《时代》杂志2019年度最具影响力的100人之一。

这次,全民电竞终于来了吗?

对于曾经默默无闻的Ninja而言,玩《堡垒之夜》的“那个夜晚改变了自己”,今年的Ninja甚至还准备出3本书。Ninja告诉洛杉矶时报,“虽然听起来很奇怪”,但自己想要“被人们铭记”,正是《堡垒之夜》,给了Ninja这个机会,改变了他的命运。

这并不是一个普通的“电竞造星”的故事,因为《堡垒之夜》只是为Ninja提供了一个释放自我的平台。事实上,《堡垒之夜》不希望只是“造几个明星”,而是想让每个人都可以成为明星。所以,全球各地不乏有令人印象深刻的《堡垒之夜》选手新闻出现,也就不足为奇。

在《堡垒之夜》的电竞世界中,并不只有强大一条出路,只要敢秀、有想法,就有能实现自己梦想的机会。是功成名就、还是受人欢迎,抑或是单纯证明自己,全凭自己选择。

越来越多像文章开头的特殊选手加入《堡垒之夜》,都在证明《堡垒之夜》在海外电竞全民化普及之广、推进之深,并已经从“喊口号”进入实质阶段。像Fnatic战队第一个拿到堡垒之夜世界杯总决赛资格的选手Jake Smith,就是一名患有慢性疲劳综合症的少年。因为病症,Jake Smith原本已经停学在家休养,积极参与《堡垒之夜》让Jake Smith有机会发掘,成为了一名全职的电竞选手。

这次,全民电竞终于来了吗?

文章开头的聋人选手Soleil Wheeler,也以“Ewok”的身份,成为其求学的印第安纳聋人学校的同学们的榜样。在Soleil Wheeler看来,由于有《堡垒之夜》为听障人士设计的声音可视化系统,“自己和其他玩家的表现一样好”。

这次,全民电竞终于来了吗?

正是能够让原本普普通通的角色闪耀出自身的光辉,才是电竞全民化的最大魅力。在电竞的世界中,每个人都是金子。而《堡垒之夜》选手的案例,又会激励无数后来者勇敢追梦,因此其价值不单纯在于创造了几个“电竞明星”那么简单,而是肯定了努力的价值,倡导了积极向上的精神,和促进形成了健康的文化。


提前十年种树

这次,全民电竞终于来了吗?

在国内体育报道中,我们时常能听到“赛出风采,赛出水平”、“友谊第一,比赛第二”、“输赢不重要,重在参与”等字眼,证明全民化早有土壤。但由于时机、现实环境、文化背景等多种元素,不得不承认,中国电竞全民化进程,其实并不如海外进行地那么顺利。

这种差距的形成,与中国人强调内敛、重视集体,不喜欢出风头,而欧美人多彰显个性、敢于冒险,积极争取有一定关系。事实上,国外许多包括但不限于《堡垒之夜》的电竞选手,都有自己鲜明的打法风格,喜欢用独特的造型、夸张的表演行为让观众记住自己。

在国人意识中,从事电竞道路,被俱乐部“收留”一直是最好的办法,不仅“旱涝保收”,而且也能靠队友的力量、靠团队的力量获得更大的成功。但由于这种想法建立在现有的电竞俱乐部模式中,因此名额有限,甚至等同于“中彩票”,所以潜意识中,大部分中国玩家已经排除了自己成为“万里挑一”的电竞选手的机会。

因而,尽管《堡垒之夜》设计了一套想参与随时都能参与的赛事机制,但现实并未完全按照计划一般演进。

这次,全民电竞终于来了吗?

堡垒之夜世界杯中国赛区运营团队就透露,在推进全民化过程中遇到了一些困难,如有的路人玩家虽然成功拿到资格,但却会因为种种原因弃赛。种种原因是时间不对,还是单纯怯场不得而知,但《堡垒之夜》中国团队坚持,即便如此也要在宁缺毋滥、保证公平性的前提下,推动全民化。

归根结底,在这场刚刚开始的电竞全民化的大潮中,《堡垒之夜》扮演的角色并非收成者,而是植树人。换言之,《堡垒之夜》做好了持续投入,甚至帮所有人做嫁衣的准备。但这并不能否认《堡垒之夜》中国全民化的进展,为期两个月、在6月22、23日落下帷幕的中国总决赛,就是一次优秀的中国电竞全民化的推进实验样本。

电竞全民化是一个需要持续推动,不断投入的长期事业,我们不能期待它一蹴而就。非洲经济学家Dambisa Moyo曾说,“种下一棵树最好的时间是十年前,其次是现在”。幸运地是,全民化电竞这颗大树,一直都有人为之而奋斗。


经授权转载至数英,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作者公众号:GameLook(ID:GameLook_News)
1561439376127999.png

这次,全民电竞终于来了吗?

扫描,分享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