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前鹅厂程序员的血泪史:年薪50万,感到人生好绝望!

转载2015-05-19举报127

一个前鹅厂程序员的血泪史:年薪50万,感到人生好绝望!

扫描,分享朋友圈

文章转自: 跳槽大师 (微信号: wejump2014)

本文系腾讯前离职员工投稿,由跳槽大师整理编辑首发

转载请注明出处



编者语:本文作者是一个被猎头坑害的鹅厂前员工。 


他是这么告诉跳槽大师的:现在经常一个人夜里睡不着,看着腾讯的股价蹭蹭的涨,想起自己曾经拥有的2万股RSU,净损失1000多万。 


如今,再有猎头来跟我说有家前景无限光明的公司,我非揍死他不可! 


这当然是气话,但我们也可以看到,如果跳槽时候只盯着眼前的小利,或是被一些本就心怀鬼胎的人蛊(guai)惑(mai),分辨不清眼前的现实,头脑发热地跳了。那结果,就不是损失一两千块的事情,可能就是你下半辈子挥之不去的悔恨。




本人今年34岁,做技术的。

2008年加入鹅厂,当时还是腾讯的互娱,就是管游戏那摊子的,还算幸运一步一步混到了个小管理层的位子上,陆陆续续拿到了2万来股鹅厂RSU(受限股票单位)。这看上去是很美,鹅厂的惯例是每年给5千股RSU,连续给了4年,但每次给都需要5年成熟(也就是说,每5000股都得5年之后才全部是你的,这样给了4次就相当于给你戴了9年的金手铐,积攒得越多,你要在鹅厂呆的时间就越长才能兑现)。


还好互娱的业务不错,虽然没有拿到25个月年终奖,但平均下来每年不算股票的收入也有小100万了。可自己总觉得人生要有梦想,总盯着这5年又5年的RSU,总忍不住会觉得惆怅,难道就这么呆在鹅厂等着养老了吗?看着好多后来的创业公司2年就可以套现了,看得自己心里痒痒的,真心替自己不值。


一念之差成千古恨


终于有天,机会来了!

2013年的时候,某知名猎头公司把我推荐到了一广州的游戏公司,那边给了一个高级总监的title以及更大的发展空间,可以带一个大团队。当时想想在腾讯也就是带7-8个人,出来有更大的机会,其实还蛮有吸引力的。收入方面,现金跟腾讯差不多(游戏公司的月薪没太多的吸引力,年终奖很大比重),股票也等值给折了更多的股数。于是,为了我那颗依然年轻的心,一咬牙毅然跳了,当时觉得自己简直是走在了通向金矿的大道上。


可老天就是太喜欢捉弄人。

加入后没多久就发现公司根本没想过要上市,给的期权完全不值钱。之前总说鹅厂不好,流程长、效率低,跳槽后发现这家游戏公司的内部管理更加混乱,连流程都没有。项目变来变去,调来调去,呆了小半年,项目换了2次,啥业绩也没做出来。公司业绩也是大变脸,出现了发展的瓶颈。

这苦逼的日子该怎么过呢?


再次惨死在猎头手上

正在这时候,我当时觉得简直是生命中的救星——猎头们再次出现了。他们跟我说,现在要实现个人价值,应该去更早期的公司而不是相对成熟的公司。为什么?因为成熟公司的股票和期权增长空间都不大,而早期公司,你拿到手的股票可能是1毛钱一股,随便往后做2轮,涨20倍就变成2块钱一股了,这一下子就是20倍的收益,非常可观。以我的能力,做个技术合伙人完全没问题。


正好当时我在游戏公司呆着真是不爽,所以就选择了跟一个PreA阶段的创业公司进行了接洽。这家公司是做游戏社区的,我做游戏很久,自认为轻车熟路,社区又是互联网风头最胜炒的最热的领域,前景看好,于是决定接下。


简历、面谈,都很顺利,直到最后的选择时候,由于PreA的创业公司还面临巨大的资金压力,想拿到成熟公司的工资,几乎是不可能的。


但哪里知道,入职后才发现创业公司真是一穷二白。之前的游戏公司,虽说跟BAT不是一个量级,但至少各个职能部门都还有。现在的公司,几乎没有办公环境可言,所有事情都得自己动手,几乎没有任何管理可言。在A轮之前的阶段,业务模式都不稳定,多方受制竞争对手,经常要为业务折磨和煎熬。公司做游戏社区,又是一个没收入的状态。那个焦虑啊,看着深圳的工程师猝死的新闻,自己就更心慌了,每天都不知道自己还能活多久。


自己点的创业屎,含着泪也要吃完

现在经常一个人夜里睡不着,看着腾讯的股价蹭蹭的涨,翻来覆去总是忘不掉,仔细一算,2万股净损失1000多万。可现在还能怎么办呢?再去找那些只会拼命忽悠你把你卖掉的猎头?


今天看到有篇文章说,“自己点的创业屎,含着泪也要吃完“,这话真刺耳,可这咬碎牙也要往肚里吞的心酸别人怎么会知道呢。


当初一起入鹅厂的哥们,到现在已经是手持3万净股的土豪了,四处牛气轰轰的。自己却只能抱着10%的股份,不知道哪天才熬出头。
所以真心奉劝那些一激动就拼命想要往外跳的兄弟们!看清楚点吧!


而且!特别提示!珍惜生命,远离猎头!

一个前鹅厂程序员的血泪史:年薪50万,感到人生好绝望!

扫描,分享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