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你最希望消失的品牌营销热词是什么?

原创2015-01-21举报66

2015年你最希望消失的品牌营销热词是什么?

扫描,分享朋友圈

本文摘自近期Branding MagazineThe Branding Roundtable栏目的采访。



世界各地的众多品牌管理专家们共同探讨了2015年品牌管理将会面临的机遇和挑战。其中的一个问题颇为有趣——2015年你最希望消失的品牌营销热词是什么?


1.以顾客为中心(Customer Centricity

——Vladimir Djurovic, CEO, Labbrand朗标

“‘以顾客为中心。为什么这么说?因为尽管在构建和管理品牌时,的确应该将超出顾客期望这一点作为一个考量要素。但是品牌的出发点和存在原因并非是以顾客为中心。品牌的义务不单单是要让顾客感到惊喜或以他们为中心,而是应该首先找到自己存在的理由,即树立品牌愿景,明确自身的价值和目的。



2. 大数据(Big Data

——Tom Adams, Global Head of Strategy, FutureBrand

“‘大数据这个词已经和先前的数字创新一样,没了用武之地。它们并没能让人变得更明白,而是让信息变得更晦涩难懂。这主要是因为大数据提供的是单纯的聚合数据,而不是详细地告诉我们它能做什么,又或者是能有什么用处。



3. 数字品牌管理(Digital Branding

——Jorge Aguilar, Executive Director of Strategy, Landor朗涛

“2015年最应该消失的品牌营销热词应该是数字品牌管理。正如朗涛2015年的趋势预告中所提到的,线上和线下的界限已不复存在。我们正处于数字时代,所以品牌管理本身就应该是通过多种多样的渠道,在每个品牌接触点与顾客产生互动。因而,数字品牌管理这个词完全是多余而又老套的。



4.数字品牌建设(Digital Brand Building

——Scott Davis, Chief Growth Officer, Prophet

“‘数字品牌建设这个词应该被消灭。不过,这并不是说不应该在数字世界建设品牌。此外,我也不喜欢武断地给所有的千禧世代‘Y世代贴上标签,认为他们所有人的行为、态度和品牌认知都一样,因此把他们当同一类人对待。既然这样,还不如把所有母亲归为一类,她们肯定都是一样的。

* 千禧世代Millennial(或称Y世代):指20世纪90年代初期至21世纪00年代初期出生的人



5. 品牌规范(Brand Guidelines

——Alexander Haldemann, CEO, MetaDesign

“‘品牌规范。在未来,各种指导规范文件都会变得更加灵活,能随时间发生演变。品牌大使将会成为与目标消费者沟通的新方式。虽然这些指导规范仍然会存在(就像字典一样),未来会出现一种更实用和灵活的系统用来保证品牌的一致性。

 


6.  编策(Curate

——Margaret Molloy, CMO, Siegel+Gale思睿高

“2015年,应该消失或被更好定义的热词是编策。你可以在你的PinterestTwitter编策内容和想法,但会编策的人未必就是一名编策者curator)。要想成为一名编策者,必须具备一定的专业素质。



7. 利益相关者(Stakeholder

——Sean McCoy, CEO, HKLM Group

我希望在明年利益相关者这用词可以被消灭。这个词从定义上看是至关重要的,它被用于形容一个十分重要的概念,但却是一个被滥用和政治化的不恰当的表达方式。



8. 浸入式广告(Native Advertising

——Don Peppers, Founding Partner, Peppers & Rogers Group

我想要消灭的热词?浸入式广告。它听上去无伤大雅,但又很有迷惑性,因为这个词实际上应该叫作推广内容或是隐藏广告



9.千禧一代(Millennial)

——Dominik Prinz, Senior Director of Strategy, Interbrand

如果圣诞老人今年能够满足我的一个愿望,那我就要许愿品牌界不再使用千禧世代这个词。这是最被滥用,又最不能让人理解的一个词。我们根本不能把年龄相差近20岁的人归为一类来谈,这没有任何的意义,我们也不该继续尝试做这样的归类。人与人之间的有差别,也更复杂。不过,这不是什么坏事。



10.雇主品牌建设(Employer Branding

——Michael Savage, Director of Employer Brand, JWT INSIDE

你可能对我的答案感到惊讶,因为我的职称就是雇主品牌建设总监。但我希望雇主品牌建设一词在2015年消失。这个词和与其相关的内容都已经成为了过去式,限制和低估了它的真正价值。



11.内容(Content

——Claude Singer, Chief Strategist, Siegelvision

我一直对内容这一用词不以为意。这个词将人类生活中最丰富的表达变成了营销者到处推销的商品。我希望,与其使用内容这一涵盖如此广泛的词语,不如更加具体的描述所传播的内容,比如新闻、评论、聊天、纪录片等等。



12.大数据(Big Data)、实体和网络界线的模糊(Blurring the lines between physical and digital)或者意见领袖(Thought Leader

——Russ Stoddard, CEO, Oliver Russell

我更倾向于小数据,我很清晰地了解实体和网络之间的区别。至于意见领袖,我想引用一首R.E.M的老歌,现今那些所谓的思想领袖的大都只是Thought Leader Pretend(自称的思想领袖)。



13.不(No

——Rob Swan, Executive Creative Director, Brand Image / SGK

我希望消失的词是。风险规避才是真正的风险,太多时候,出于自我保护,伟大的想法被抛弃或是被规避了。这样的规避在创意文化中的反映就是,在我们想要天马行空的时候却往往首先担心还未到来的负面反馈。在文化意识的层面上来说,这样的规避是非常危险的,尤其是当我们需要前所未有的成长和进步时。也许就好多了。有了网络,我们有能力设想情境,然后快速地对它做评估。你会发现,你的创意伙伴会和你一起大胆尝试——也许你会有非凡的创造。

2015年你最希望消失的品牌营销热词是什么?

扫描,分享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