矶崎新:“未来的城市是一堆废墟。”

转载2019-03-07举报96

矶崎新:“未来的城市是一堆废墟。”

扫描,分享朋友圈

来源时机时机

北京时间3月5日晚23:00,建筑界最高奖普利兹克奖揭晓了2019年得主:88岁的日本建筑师矶崎新。

在50多年的建筑实践中,矶崎新设计并建成了100余座建筑。评委们在评语中指出:“他是当代世界建筑界最具影响力的人物之一,他不断地追寻,不怕改变,勇敢尝试新的想法。他的作品不仅基于对建筑的深刻理解,同时对哲学、历史、理论和文化有很深的建树。他把东西方结合在一起,不是通过简单的模仿或拼凑,而是开辟了新的道路。”

大分县立图书馆
矶崎新:“未来的城市是一堆废墟。”矶崎新:“未来的城市是一堆废墟。”

在国际建筑界同行中,矶崎新以富有远见而著称。自20世纪60年代以来,他的前瞻性思维方式、对“空间艺术”的深入执着以及超越国界的工作方法屡屡得到事实印证。这位多产的建筑师一直致力于促进东西方之间的对话,重新诠释建筑领域的全球化影响,并鼎力支持年轻从业人员的培养发展。通过对各大洲建筑技术的掌握、对场地和环境的理解以及对细节的丝丝入扣,他的严谨与灵活得到了完美展示。

日本水户艺术馆,1990年
矶崎新:“未来的城市是一堆废墟。”

矶崎新和黑川纪章、安藤忠雄并称为日本建筑界三杰,黑川纪章曾称矶崎新为“建筑思想家”。但相比其他两位,大众对矶崎新的了解并不多。也许是因为,直到今天,他的作品仍然无法用任何一种风格来定义。他总是以全新的思维和视角来设计每一座建筑。

洛杉矶当代艺术博物馆
矶崎新:“未来的城市是一堆废墟。”矶崎新:“未来的城市是一堆废墟。”

他的名声不仅来自他的作品,还来自他的慧眼独具。在1982年香港举行的国际建筑竞赛上,是他使扎哈·哈迪德的方案从初审淘汰的名单中起死回生,一跃获得首奖,从此声名鹊起。2004年,扎哈·哈迪德收获了她的普利兹克建筑奖。多年后,在中央电视台新台址的竞标中,作为评委的矶崎新再度力排众议,选择了雷姆·库哈斯的方案,于是有了今天的“大裤衩”。

群马县立近代美术馆
矶崎新:“未来的城市是一堆废墟。”矶崎新:“未来的城市是一堆废墟。”矶崎新:“未来的城市是一堆废墟。”

在上海,也留下矶崎新的印记。2014年正式开幕的上海交响乐团音乐厅,就出自矶崎新之手。

上海交响乐团音乐厅内景
矶崎新:“未来的城市是一堆废墟。”矶崎新:“未来的城市是一堆废墟。”

在矶崎的早期作品中,很多是由大块的混凝土墙构成的笨重体块的组合,呈现出一种透入地层的沉重感.如他早期完成的“空中城市”1号方案,将螺旋状的办公室跨桥和柱芯体重叠、交织、穿插布置在一座希腊陶立克柱式寺庙似的断垣残壁中,矶崎用诗人玛利奈蒂的语调明确地解说他的意图:废墟是今日城市中的一种状态,未来之城市总有一天本身也将变为一堆废墟。

实际上,矶崎只是借手法主义的表现方式来表达他的思想。从这个意义上说,“废墟”隐喻暗示不稳定感及物质世界的不可靠(难以信任),废墟隐喻包含两种意义:首先,它与心理上的忧虑和不安状态密切相连;其次,它象征着丧失了完整性、整体性和平衡性。

北九州中央图书馆
矶崎新:“未来的城市是一堆废墟。”矶崎新:“未来的城市是一堆废墟。”矶崎新:“未来的城市是一堆废墟。”

矶崎新把自己描述为“一个自由的人”。

“即使住在东京,也感到东京不是属于自己的地方。不想拥有任何土地或房产。一本叫《建筑家的自宅》的书里收录了全世界很多建筑家设计的住宅,我能提供的只有在轻井泽市的小屋。因为其余的都是租来的,而且没做任何改造就住进去。”

矶崎新(右)4岁
矶崎新:“未来的城市是一堆废墟。”

“60岁以前我已经做了不少建筑,得了不少奖,60岁以后我就想,我要成为一个非常自由的人。”矶崎新不购置房屋地产,不追求权力,不接受荣誉职位,也拒绝担任大学的教授。

东京是矶崎新开创事业的地方。从18岁时为应试离开故乡踏上东京的土地,矶崎新把故乡九州大分县比作“母亲”,把东京喻为懂事后一直对抗的“父亲”。当东京变得越来越巨大,变得无法理解时,对抗的感觉就变成了敌意。1960年,师从建筑大师丹下健三的矶崎新制造了一个“破坏东京”的计划,从中领略到破坏的快感。

但这种破坏只存在于他的思想里。“结果都是以我的挫败而告终,一个也没能实现。”这些没能实现的计划就被收录在《未建成/反建筑史》中。

“未来的城市是一堆废墟。”这是矶崎新的激烈宣言。


筑波中心大厦
矶崎新:“未来的城市是一堆废墟。”矶崎新:“未来的城市是一堆废墟。”矶崎新:“未来的城市是一堆废墟。”矶崎新:“未来的城市是一堆废墟。”矶崎新:“未来的城市是一堆废墟。”矶崎新:“未来的城市是一堆废墟。”

筑波中心大厦位于日本战后首批新兴城市之一筑波市,这座市民活动中心意在同时唤起人们对“废墟” 和“重建”的记忆。综合体涵盖了音乐厅、信息中心、酒店、餐厅和购物中心——这些就是让城市焕发生机所需的全部设施。

矶崎新近年来仍保有非凡的创作活力,不断创造建筑代表作,如卡塔尔国家会议中心(2011),与安尼施·卡普尔(Anish Kapoor)合作为2011年海啸受灾地区设计的可移动充气音乐厅“新方舟”(2013), 以及2018年落成的米兰新地标——气势恢宏而不失优雅的安联大厦。

这些建筑作品无疑再次证明了他的实力,理解错综复杂的区位环境并由此创造出一座非同凡响、精心设计、鼓舞人心的建筑,从城市尺度格局到建筑内部空间都成功可行。

卡塔尔国家会议中心
矶崎新:“未来的城市是一堆废墟。”矶崎新:“未来的城市是一堆废墟。”矶崎新:“未来的城市是一堆废墟。”矶崎新:“未来的城市是一堆废墟。”

圣乔治宫体育馆
矶崎新:“未来的城市是一堆废墟。”

多穆斯博物馆
矶崎新:“未来的城市是一堆废墟。”矶崎新:“未来的城市是一堆废墟。”矶崎新:“未来的城市是一堆废墟。”矶崎新:“未来的城市是一堆废墟。”矶崎新:“未来的城市是一堆废墟。”矶崎新:“未来的城市是一堆废墟。”

这座致力于探索人类自身的互动科学博物馆坐落在Orzan湾的一个废弃采石场。朝向海边的外立面形成 一个弯曲的防护墙,以石板饰面,看上去很像风帆或贝壳。另一侧的外墙则由本地取材的花岗岩砌成,形状曲折,类似折叠屏风。

琉森音乐节新方舟音乐厅(由 Anish Kapoor 和矶崎新联合设计)
矶崎新:“未来的城市是一堆废墟。”矶崎新:“未来的城市是一堆废墟。”矶崎新:“未来的城市是一堆废墟。”

显然,他是当代全球建筑界最具影响力的人物之一,在不断的探索中,不畏变革,勇于尝试新思路。他的建筑作品不仅基于对建筑本身的深刻理解,更是基于对哲学、历史、理论和文化的深刻理解。

他融汇东西,绝非模仿拼贴,而是另辟蹊径。作为慷慨奉献的典范,他支持并鼓励其他建筑师,无论处于竞争关系或共同合作项目。矶崎新作为2019年度普利兹克奖获得者实至名归。

他不是顺从已有的建筑观念和主义,而是以批判性的视角重审建筑的现代进程,及其本质意义。在某种程度上说,他首先是一个建筑精神的探险者,他的探险精神和意志源于他对一切已有建筑秩序、规则、方法和风格的怀疑,他的目光穿越了建筑与城市、结构与规划、自我与社会的界线。

矶崎新:“未来的城市是一堆废墟。”

部分图片内容来自网络

数英已获授权,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作者公众号:时机时机(ID: shijizipin)

矶崎新:“未来的城市是一堆废墟。”

扫描,分享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