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Lantos:视觉盛宴,用静物制造出最浮夸的食物美学

转载2018-06-14举报2317

专访Lantos:视觉盛宴,用静物制造出最浮夸的食物美学

扫描,分享朋友圈

作者:AM  首发: AMCREATIVE埃姆创意
标题:Interview |他们俩用静物制造出最浮夸的食物美学

今年,我们采访了国内年轻的一对二人组:最有趣有料的静物摄影情侣档:Lantos,以及他们令人赞叹的作品:用静物烹饪出来的最性感的食物大片。

专访Lantos:视觉盛宴,用静物制造出最浮夸的食物美学

Lan1 和 Soto 本质上是一类人,都极度热爱视觉。曾经是同事,后来恋爱的他们拥有比普通情侣更默契的工作方式。直到去年10月,他们才认真地成立了自己的工作室:Lantos Studio(蓝多士工作室)。

除了与品牌、创意广告公司合作一些商业类的静物大片,他们很快发现了自己真正的兴趣所在:他们立志要制造最浮夸的食物美学,以世间万物为食材,挖掘每种食物的演技,执导天马行空的视觉大片。通过自编自导,他们拍摄了一系列超级好看的食物造型大片,通过公众号发布,用“惊艳”一词形容这些作品毫不为过。

会有味美颜值高的实用菜谱,也会说些不着边际的奇妙故事。他们说:“ Lantos 就像最普通不过的吐司片,夹上千奇百怪的食材,每次都能吃到挑逗味蕾的美味三明治。

专访Lantos:视觉盛宴,用静物制造出最浮夸的食物美学

专访Lantos:视觉盛宴,用静物制造出最浮夸的食物美学

专访Lantos:视觉盛宴,用静物制造出最浮夸的食物美学

专访Lantos:视觉盛宴,用静物制造出最浮夸的食物美学

专访Lantos:视觉盛宴,用静物制造出最浮夸的食物美学

专访Lantos:视觉盛宴,用静物制造出最浮夸的食物美学

专访Lantos:视觉盛宴,用静物制造出最浮夸的食物美学

专访Lantos:视觉盛宴,用静物制造出最浮夸的食物美学

Lantos 自编自导了一出名为《超市惊魂夜》的血腥“大电影”,用食物讲述了午夜的超市中,人类异常的死亡方式。演员们从南瓜、电锯、绳索、牛奶到货品架,它们都在犯罪现场留下了可疑的证据……


AM.CREATIVE ×  Lantos

专访Lantos:视觉盛宴,用静物制造出最浮夸的食物美学
Lantos的两位主理人:Soto(左)和Lan1(右)

星座: Lan1:巨蟹  Soto:天秤

最爱的食物:Lan1:芒果  Soto:花生

最厌恶的食物:Lan1: 香菇  Soto:白薯

最拿手的料理: Lan1: 番茄牛腩煲  Soto:完全不会做


合作让彼此变得更强大

AM:工作时怎么分工的?彼此的特点?创作中你们是互补型的吗?

Lantos:我俩蛮互补的,Lan1掌控宏观局面,负责创意策划、主要的静物造型和平面设计部分; Soto 则担当摄影师,擅长处理好所有细节问题,在小处出彩,后期部分一起完成。也是性格使然,Lan1 外向,善沟通,喜欢的东西广泛;Soto内敛,沉默冷静,喜欢专一地研究一类东西。


AM:分享一个彼此工作或生活中的怪癖/强迫症?

Lan1:Soto拍照只喜欢横构图。

Soto:Lan1追求平衡和稳定感,构图都是横平竖直的。


AM:什么经历影响了你们现在的审美?

Lan1:工作和日常的学习积累,多看好的东西,任何方向的工作我都乐意涉及和尝试。在良仓的工作让我结识了节奏感以及品味相近的人,深化了现在的审美系统。

Soto:小学时受到哥哥电子游戏和玩具收集的影响比较多。


AM:艺术界里很多情侣/夫妻二人组,推荐一个你们喜欢的吧!

Lantos:夫妻档里最喜欢弗里达·卡罗和她的老公迭戈·里维拉,二人都是墨西哥国宝级的画家。其实最重要是真心喜欢弗里达,太美的女性。

专访Lantos:视觉盛宴,用静物制造出最浮夸的食物美学
1931年,弗里达画的她和老公迭戈

AM:两个人一起工作的好处是?坏处呢?

Lantos:好处是知道彼此所长,在长期的默契中迸发出超乎想象的有趣结果,做事更加随心所欲,可以不限次数地去尝试,直到出现最满意的效果。坏处就是常吵架,有时甚至会因为一个拍摄角度的问题吵个两小时,因为没有第三个人提出意见,导致我们经常浪费很多无谓的时间。


AM:工作中遇到分歧怎么处理?

Lantos:找最亲近的朋友帮忙作出选择,或者冷静分析引发分歧的原因,然后放弃原来两种结果,重新去做新的,往往第三个效果会让彼此都满意。


AM:最欣赏彼此的地方,以及最难以忍受的?

Lan1:Soto 的手工制作能力非常厉害,还有聊不完的蠢电影段子。最难以忍受的就是他打起游戏来永远没完。

Soto:Lan1 就是“女子能顶半边天”这句话的代言人。最没办法忍受她不爱刷碗。


AM:没有工作的日子,两人一天的生活是怎样安排的?

Lantos:可以拷一整个U盘的电影从早晨看到半夜,或是做一桌菜请朋友来家里吃,再不然就是出去逛玩具店,我们收集各自喜爱的玩具和中古小物,这算是 Lan1 在 Soto 影响下培养出的共同爱好。

1528880203923950.gif


Lantos有一个以RGB色彩为主题的系列,号称要吃掉这颗星球上的每一种颜色。这期供应“满眼绿莹莹夏日最清凉全席”。每份菜谱不但喂饱眼球,还可以入胃放心食用。


这期是有关发财梦的金色料理!用象征丰收与财富的黄色食材制作金灿灿的美味。


“最想拥有把东西定格的超能力!”

在下面的部分,我们跟Lantos聊了聊静物摄影背后的辛苦和趣味,良好的工作学习习惯,以及处理多余道具的方式,并透露了我们下一个访问对象。

AM:为什么将Lantos Studio定位于美食创意工作室呢?Logo也设计成了吐司的形态?

Lantos:一方面因为以往静物摄影的工作常会涉及到食物,另一方面我特别喜欢做饭给大家吃,所以我俩决定专注于做食物类的创意造型摄影,自成一派形成我们的风格。吐司面包是生活中最司空见惯的食物,我们希望Lantos的创意大片就像最日常的食物,逐渐渗透到大家的视野中。


AM:Lantos怪诞的视觉风格有几分像Toilet Paper,以及《The Gourmand》杂志里给食物凹造型的大片,你们主要受哪些影响形成现在的风格?

Lantos:这两个都是我们特别喜爱的创造源,《The Gourmand》的片子属于干练型的,简单直接效果强,针对食物的创意经常能给我们提点。Toilet Paper无厘头的思维方式和鲜明的视觉呈现极具表现力,它很大程度影响了我们的视觉风格。但Lantos有意识地克制了画面的荒诞感,更想给大家营造出有序而明晰的内容。


AM:通常一篇内容从创意到拍摄,最后到达读者的手机端,要花费多少时间?

Lantos:通常需要一周的时间,不过我们还会有其他商业工作掺和在这个周期里,所以基本算下来零碎的工作时间也就是半周。


AM:这里面,最享受/最痛苦的环节是什么?还有哪些趣味是我们无法体会到的?

Lantos:最享受的是每次拍摄常会因为一些偶然的契机,阴差阳错地出现预料之外的惊喜创意。

最痛苦的就是在执行拍摄时各种定型苦手,很多东西摆起来相当困难,比如悬浮的物品,最希望自己有超能力能把东西随意定住。还有时效性的食物,夏天拍摄冰激凌之类的东西就是在跟时间赛跑。其实这所谓的享受和痛苦都正是趣味所在。


AM:推送中,你们的叙述就像电影一样逐帧讲故事,有些语言也很诗意。这样的叙事你们需要提前开会确定吗?还是随性地发挥?

Lantos:这是跟超厉害的编辑朋友XY一起商量出来的语言叙事风格!通常会提前确定好拍摄的创意和菜品,文字部分再根据最终大片的呈现去编写和润色。我无数次地感叹过,这些文字就像一剂润滑剂,让造型大片更富有生命力。


AM: Lan1之前有剪贴旧杂志、画报的习惯,现在还保持着吗?你觉得这对你的创作和设计有帮助吗?

Lan1:以前学生时期一直在做,现在都舍不得剪了,因为很多国外的杂志都特别贵,本身也有收藏价值。大学时接触的东西太多太杂,剪贴簿的习惯像一层过滤网,筛选留下有价值的参考,对设计审美的提升帮助很大。现在我主要收集纸制品,例如广告折页或展讯手册等。再有就靠平时浏览网页时狂Down图了。



Lan1的剪贴簿

AM:同拍摄大片的才华相比,给自己的料理技术打几分呢,会不会只是卖相好,味道平平?

Lan1:一直担心被大家误解,其实大多数菜谱都是不断试验了味道才呈现出来的,都是我在家经常做的菜,肯定保证美味。虽然不能跟专业大厨相比,但是如果10分满分,我能给自己的厨艺打8分哈哈。


AM:用过的道具要怎么处理?

Lantos:自己吃掉,或者送给隔壁DATESE工作室的大伙儿们,我们工作过程中一直在尽量避免浪费食物。


AM:拍摄时爱听什么音乐?因主题而定吗,还是有固定的拍摄曲库?

Lantos:音乐听Rockabilly,Surfrock比较多。有时还会听一些老相声,不太会跟着主题走,不过做里约奥运会的内容的时候真的一直在听BossaNova….

(在文章开头我们也很应景地挑了首经典的巴西BossaNova曲子。)


AM:日常积累灵感的渠道?

Lantos:主要就是浏览网页、翻书、出国旅行、看各种展览,还会特意去拜访文化与艺术设计氛围极好的商店与书店,通过到处游历来扩充视野。


AM:对工作室的发展有什么规划吗?

Lantos:目前工作重头戏就是拍摄食物造型大片,因此接触到很多食品产业相关的人,陆续会有针对美食的合作推出,把食物玩儿出各种可能性,形成Lantos独树一帜的特色。之后会把转移一部分精力,投入到Soto为主的手工造型中,依旧围绕食物,设计制作自己品牌的手工艺品,如首饰和家居产品等。总之,希望尽全力把我们擅长的和最想做的事做到极致。


AM:最后,请为AM推荐下一个被采访的人物吧。

Lantos:Lisk和岑骏,是一对认识的插画家朋友,也是情侣。非常喜欢他们的画,现在居住在纽约。

·1.gif

微信图片_20180613171056.jpg
欢迎来到Lantos的浮夸学餐厅,这一期关于“地球居民从未吃过的面食”。他们利用胶管、电话线、松紧带等素材,仿造出“嫖客通心粉”、“包租婆靓汤粉”、“夜归人卷面”等脑洞大开的面食。


以下是几个视觉系小问答,请 Lantos 用图片代替文字来作答:

Q:做过花费时间最久的道具?

A:


给某电商做的部分道具合照,一大堆搂做了快半个月


Q: 做道具时最喜欢用的素材?

A:

微信图片_20180613171300.jpg
各种质感的绳子和假发


Q:Lan1习惯按色彩整理图册,分享几张吧,处女座或强迫症看起来特别爽!

A:


Q: 分享一个家里/工作室最喜欢的角落。

A:

27.jpg
家里的一个玩具区域,有Soto的怪兽软胶和Lan1的古董娃娃


28.jpg
这是工作室一个存放道具和杂物的小区域


在 Lantos Studio,一切视觉和味觉都是幻象。

-end-


本文引言部分有所调整
微信公众号: AMCREATIVE埃姆创意(ID:amcreative)

微信截图_20180613173444.png

专访Lantos:视觉盛宴,用静物制造出最浮夸的食物美学

扫描,分享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