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家办公”初体验

原创2020-03-26举报1

“居家办公”初体验

扫描,分享朋友圈

作为最先进入“居家办公”状态、也是最先脱离疫情的国家,有什么经验与感悟能与国外同行分享呢?麦肯中国MRM首席执行官Bryce Whitwam应邀撰写此文,聊了聊“居家办公”对于他及他的团队的影响与改变。本文首发于CampaignAsia。

甫进入农历新年,中国就因新冠病毒肺炎而陷入了一段时期的封锁,人们被迫学着适应“宅家”的生活:孩子们开始线上学习,大人们在家办公,为了工作学习而回到大型城市的人们也必须先经历14天的隔离期。为了减少细菌传播,办公大楼关闭了中央空调和暖气,饭店也关闭了,甚至星巴克也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只提供外卖。

至于我所在的广告公司,从二月初就实行了“居家办公”的政策。幸好我优秀的团队反应迅速,在封城之前就带走了重要文件和电脑——毕竟广告公司只需要人和一屋子的iMac就够了。

“居家办公”对我们的业务产生了不小的影响,我甚至觉得这可能会深刻地影响到中国广告行业的未来工作模式。

虽然执行之初大家都心怀疑虑(包括我在内),但事实证明“居家办公”的确可行,团队的进度不仅稳定,还赢了几个比稿。之前所担忧的在家工作会分心、影响效率等情况都没有出现。

我认为,有利因素主要有这几方面:首先,在家里可以更有效地管理时间。虽然孩子们也在身边,但来自他们的干扰和打断似乎比办公室里少得多——创意团队也说他们在家产出很高。

其次,大家可以不用到处跑。以前我们要浪费一个小时的车程去客户那里开会,现在只要5分钟用来说“喂喂,请问您听得到吗”就可以了。会议结束后我们也不用往回赶,说完“再见”就可以投入到其他工作中去了。

微信图片_20200326161801.jpg

在疫情期间,技术也发挥了很大作用,而中国又是一个创新速度惊人的地方。95%的城市人口都拥有微信,所以线上的团队合作根本不是问题。我们新采用的“企业微信”也让内部沟通变得更高效。目前可以使用的平台除了微软Teams和Skype之外,腾讯还推出了一个类似Zoom的会议软件。

当然,面对面的讨论是无可替代的,广告又是一个离不开团队的工作——不过,我们是不是偶尔也能采用这种“居家办公”的模式?也许员工自主选择的办公环境能让效率更高。在世界的某些地方这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但在中国市场还是比较少见的。

首先,灵活自主的办公模式可以减少开支。一直以来,广告行业倾向于在市中心的办公室里塞尽可能多的人来节省成本。但如果我们只需在开会的时候在办公室聚集,就可以租用更小的空间和桌子来实现协同办公。

更重要的是,灵活办公将帮助广告行业更好地面对压力。随着越来越多的客户放弃固定合作伙伴、以项目制为周期召集比稿,在家办公或许可以帮助代理商有更多时间、更专注地为赢得比稿而努力,并实现营收目标。

尽管体会到如此多的优势,我已迫不及待要回办公室了,毕竟面对面交流是这个行业最重要的事情之一。不过我希望“居家办公”的体验将会对整个广告业带来积极的影响:它可以让我们更高效高产,让我们体验更好。如果每天去办公室不再是一件必要的事,那我们就能以此为基础考虑降低空间成本了。现在是时候推行灵活的办公制度了。

“居家办公”初体验

扫描,分享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