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微信、抖音、新氧、小红书等被曝数据刷量,多少人在发造假财?

原创2019-07-18举报

微博、微信、抖音、新氧、小红书等被曝数据刷量,多少人在发造假财?

扫描,分享朋友圈

武汉姑娘小颖犹豫要不要整形,关注新氧三年,看了数百篇“美丽日记”后,终于下了决心。


她在推荐一栏找到排名第一的上海某医院,花了四万块钱,做了隆鼻手术。术后半年,她的鼻子非但没有像医生所说的变小变秀气,反而更加肿胀,鼻梁上方还有一条浅色折痕。

 

小颖在新氧上发了自己“毁容”的文字和图片,却被平台以“真实性不能证实”为由予以屏蔽。

 

她当时并不知道,让自己下定决心的那些有术前术后对比照片的“美丽日记”,有的是医院从淘宝上购买的,明码标价2000元一套。就连那些成交单量,也是可以找人刷出来的!


《IT时报》的截图

 

上述案例,源自《IT时报》今年5月的报道。前几日,新京报又曝光“新氧医美”日记造假、刷单等乱象。其实,不只新氧,内容平台如微信、微博、抖音、小红书、马蜂窝,电商平台如淘宝、拼多多等,都曾假象缠身。

 

都说有图有真相,数据见未来,但在用户批量造假、刷量司空见惯、虚假广告肆虐的当下,我们在互联网上还能相信什么?身陷造假、售假泥淖的平台,又该承担怎样的责任?

 

 

先说微博。去年蔡徐坤的一条微博转发一亿次,就震惊了“共青团中央”。

 

一般来说,转发量是低于点赞量的,但随机截取蔡的10条微博,转发量最高是点赞量的95倍,最低也有18倍。转发账号,有不少疑似水军。而这,已经是明星微博的普遍现象。

 

“共青团中央”微信推文截图


狂热的粉丝能把量刷出来,想要上位的博主当然也能做到。如果商家在投放广告时只看博主的粉丝量、转发量、点赞量等显性数据,就容易赔得血本无归。



曾有品牌方向阿尚叔吐槽,他们之前找微博KOL投了50万的广告,虽然粉丝量多是几十万、上百万,但最终只带来3千块的销量。

 

刷量造假的没人管,揭发举报的却被删除。尚叔发布的调查“壹可医研”宣传是否虚假、产品是否违规的文章,前不久就被微博以涉嫌侵权为由删除。

 

再看微信。很多业内人士都会记得2016年9月28日,这一天被称为“黑色星期三”。

 

当天,不少微信公众号“大号”的阅读量大面积“跳水”,尤其是房产、时尚、餐饮和汽车行业,以往阅读动不动10万+,当天的数据却回落到数千到两万之间。

 

“新榜”报告显示,当天有超6成微信大号阅读数下降,其中124个暴跌达80%以上。

 

据悉,这是因为微信后台技术升级,导致原有的刷量工具无法使用。“裸奔”之后,担心客户发现端倪,不少大号悄悄删除了当天的推文。

 

不过,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刷量办法也在不断进化,从机刷改为人刷,报价大幅上涨。据新京报前两年调查,刷10万阅读,淘宝卖家报价5000元,单个阅读在0.02元到0.05元不等。

 

根据iiMedia Research(艾媒咨询)发布的《2017年中国微信公众号刷量专题研究报告》,在2017年营运类微信公众号行业刷量行为调查中,有超八成的微信公众号运营者曾有过刷量行为,与2016年相比上升5.6%。这些刷量公号,实际数据量仅为显示数据量的21.4%



2017年微信公众号刷量市场规模达市场规模达到510亿元,2016378亿元相比增长率34.9%这还只是微信公号,如果算上其他几家平台,灰黑产的规模怕是超过千亿。

 

这几年异军突起以种草著称的小红书、抖音,同样面临内容造假、数据刷量的困扰。

 

今年3.15前夕,小红书被爆出笔记造假,看似是消费者的体验文,实则是商家找人代写的种草文。同样是明码标价,根据《证券日报》报道,代发小红书的业务非常普遍,1万至2万粉丝的“达人”们,直接发产品推荐的费用要300元至600元一篇,看图写文的费用在700元至1000元,粉丝数少的,则要便宜一些。而普通人即素人发一篇产品推荐,只要50元。

 

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则在近日曝光抖音网红带货猫腻,虚假刷单,销售三无产品。在报道中,杭州一家网红新媒体公司的工作人员毫不掩饰地说:“我实话实讲,数据肯定会做一点,可以找专门的公司刷单,抖音上也可以刷单,刷几十万、几百万都行。”




除了两微抖红,医美平台新氧、旅游平台马蜂窝、购物平台聚美优品、拼多多等,包括前两年崛起的直播平台,都曾身陷作假售假当中,甚至导致市值暴跌。

 

在野蛮生长的阶段,可能有些乱象难以避免。就像某平台运营人员所说,“刷,也是运营的一种。”但在平台做大之后,还继续纵容刷量造假,误导、蒙蔽用户,那就无可救药了。

 

 

平台数据刷量被曝光之后,多数平台信誓旦旦地表示对作假零容忍,要加大应对黑产的打击力度。

 

他们给出的对策有三,一是加强技术对抗。比如微信公号后台曾多次突然升级,让刷量公号措不及防,曝光于众。小红书用算法打击机刷,新氧医美也表示要引入人脸识别技术。

 

二是建立举报机制。内容和电商平台多已建立了举报和评价机制,用户发现后可向平台反映。对于跨平台、高频度造假的黑产团伙,有的平台也和警方合作,报案提供线索。

 

三是加大打假投入。7月17日,小红书发布了2019年第二季度社区反作弊报告,公布了一组数据:小红书平均每天清理刷量笔记4285篇;平均每5分钟清理18.6个刷量账号。

 

拼多多创始人、CEO黄峥则在今年3月份的财报电话会议上表示,为进一步减少假货和侵权产品的数量,会在产品质量团队上新增500名员工打假。

 

平台公布了这些措施,真的有效吗?是真刀实枪地打假还是只摆摆花架子?

 

可能从平台的角度来说,已经是在全力行动,还有数据为证,但从用户角度来看,似乎效果并不明显。数据刷量仍明目张胆,消费者还是冷不丁买到“三无产品”,问题究竟出在哪里?

 

在尚叔看来,平台是否真心打假,一看他们能否从内容造假中获益、看其发展阶段和盈利模式,二看是否鼓励用户参与打假并使其获益,过程是否公开透明。

 

新京报在报道中提到,“新氧曾在2015年7月起进行了持续逾一年的刷单行为,希望和医院“一起把数字弄好看一点”;其员工一再向医院承诺,刷单的数十万金额,都可以在次日退还给医院……在网上盗取整形效果好的用户前后对比图,然后伪装成自己的案例上传。”

 

去年10月20日,旅游分享网站马蜂窝被曝点评造假。

 

微信公众号“小声比比”发布一篇推文,题为《估值175亿的旅游独角兽,是一座僵尸和水军构成的鬼城?》,其调查认为,马蜂窝上的2100万条“真实点评”中,有1800万条都是“是通过机器人从点评和携程等竞争对手那里抄袭过来的”。

 

有业内人士称,马蜂窝的估值可能会因此从175亿暴跌到20亿。

 

平台数据常和公司估值息息相关。那么,平台对外公布的数据报表,会过滤掉这些水分吗?

 

若做不到,哪怕打假的声明再义正词严,也只是个牌坊而已。

 


 

尚叔这两年一直在关注数据刷量和内容造假,发现常规手段应对造假售假力不从心。个人的观察是,非常时期要用非常手段,建立全民打假机制,才能让平台生态更为健康纯净。

 

要点有三,一是流程透明。在举报一栏中增设虚假广告、数据刷量选项,用户举报后可以看到处理进度,其他人也可以看到举报人数和原由,像商品点评一样,供消费者参考。


二是结果公正。建立一个由热心用户或资深用户组成的仲裁/社区委员会,判别用户的举报是否有效。如双方对结果不满,也有申诉或救济渠道。对恶意举报者,也会采取禁言、封号等措施。


三是多重激励。举报成功后,用户可以获得相应的积分、勋章和购物券等奖励。既有物质奖励,也有精神鼓励。




如果每个平台都能有像“朝阳区群众”那样以举报为荣、以打假为乐的玩家,而且能从中获得荣誉、获得实惠,造假、刷量还会这么猖獗吗?


办法总是有的,那些大平台不是想不到,也不是做不到,恐怕只是投鼠忌器。如果平台只喊打假,不转变盈利模式,不完善举报机制,那和“嘴上不要,内心欢喜”没啥区别,难免会在半推半就之间让黑产团队占尽便宜。

 

互联网时代,没有永久的秘密。靠虚假出来的繁荣,难以为继。泡沫破灭之日,也就是平台崩塌之时。失掉了用户和消费者的信任,再多数据都将沦为硬盘垃圾。纵然还残留些体量,也只是一堆破砖烂瓦而已。


 

 

推荐阅读:

来自广东的“英国”摩飞,是如何火起来的?

ROI超1:4,萌牙家电动牙刷如何投放?

拆解微博公号抖音小红书:如何甄别真假博主?

4千万广告费打水漂。41个杭州号32个异常 

揭秘假时尚博主的流量产业链


热情好奇  去伪存真

扫码关注「阿尚叔」

了解博主、平台、品牌更多社交数据

转载规范及须知*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数英网立场
本文由作者授权数英网发表,并经数英编辑。转载此文章,在文章开头和结尾标注“作者”、“来源:数英网”并附上本页链接;
数英编辑原创文章及专题,必须确认已被数英官方微信发表后,方可转载;
如作者注明不能转载及需要授权的,请联系作者本人;
本站(网页、APP)部分文字及图片来源于网络,如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及时告知,我们将及时处理或删除。

微博、微信、抖音、新氧、小红书等被曝数据刷量,多少人在发造假财?

扫描,分享朋友圈